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九章 旧家具1

第十九章 旧家具1

  哄~我的头大了。

  这种事情,睡是睡过了,但是这么说出来怎么感觉就是特别别扭呢?我低着头,:“哦”了一声。

  加上今天在图书馆的时候,覃茜说的,我和曲天是恋爱的感觉。其实那压根就不是曲天,就是他岑祖航啊。

  我绕过他,准备走回房间的时候,他就跟在我的后面。也许是我心事重重的吧,我是习惯性地走向了我那只有着小竹床的房间。在经过岑祖航的房门时,他拉住了我:“还要去哪里?”

  我愣了一下,才走进了那个房间。我敢说,我现在整张脸都是红的了。这……不对的啊。

  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那感觉就跟以前他睡在我的小竹床上是一样的。他都闭眼睛了,我这再说什么是不是就有点矫情了啊。所以我也在床上躺下了,只是很自觉的在床的中间隔了尽量大的空间来。谁也不碰到谁。反正这床很大啊。

  这么睡,比当初他去睡我的小床还离得远呢。

  也许是太久没有睡这种软软的大床了,和我那小竹床相比之下真的很不舒服啊。可是那几个晚上,岑祖航还不是去那边跟我睡的啊。不会是他真的爱上我了吧。

  想着今天白天覃茜说的话,我翻过身看着床上那背对着我的身影,低声问道:“岑祖航,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岑祖航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没有睡着的。先不说鬼需不需要睡觉。就说他躺下的时间吧,也就这么几分钟,就算要睡着,也不可能睡着这么快吧。

  “喂。不回答吗?我也就是问问罢了。我知道你现在还很担心你那个小梅吧。”

  说道小梅,他翻过身来,看着我,说道:“爱和不爱有区别吗?在你的血沾上那盒子的时候,我们就注定是绑在一起了。在阳间是,等你老了,死了,也是。爱和不爱什么也改变不了。”

  “哦。”原来你并不爱我啊。后面这一句我没有说出来。我不想让自己看着那么可怜的样子。他不爱就不爱吧。那么我就自己多爱自己一点好了。

  翻身,闭上眼睛。可是心里却是一片乱啊。我这是怎么了?真是像覃茜说的,爱上这个鬼了?

  夜里,迷迷糊糊的我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真的没有办法睡沉啊。睡不着,人就很容易燥热了。我翻来翻去,不时看看那边的岑祖航。他一动不动的。当个鬼都和当死人一样啊。

  好热,我借着外面映进来的光线,看着墙上那点红光。有空调啊,那么遥控呢。想着刚才帮着他一起在房间里翻找的时候是看到遥控就在床头的。

  我摸了几下,摸出了遥控,对着空调按了开关。空调中很快就吹出了凉风,我满意地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觉去。

  可是怎么会越来越冷了呢?这个空调到了温度不会自己停下来的吗?

  我缩缩脖子,伸手摸索着床头的遥控,想着关掉空调的。可是摸了几下都没有摸到遥控。耳边传来了岑祖航的声音道:“滚!”

  我惊了一下,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再我的前,有个一个老太太。她就躺在地上,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惊慌地叫道:“啊!”同时慌乱地朝后退去。整个人都发麻了,后退中感觉到背后撞上了一个微凉的怀抱。太熟悉了,我反身就扑了过去,叫着喊着:“有鬼啊!有鬼啊!那边!那边有鬼啊!”

  岑祖航伸手拥住我,在我耳边说道:“安静下来,没事的。什么也没有!”

  “不用骗我的,我看到了。我知道那里有鬼的。一个老太太,老太太,躺在地上。她在看着我。呜呜……”

  “我不是已经叫她滚了吗?你自己回头看看,它已经不在了。”

  “不要,不要,真的有鬼啊。”其实在喊出这些话的时候,我压根就没有想到,岑祖航也是一个鬼啊。

  在我继续哭闹的时候,他微微推开我,唇就落在我的唇上,轻轻一咬:“冷静下来,什么也没有了。”

  “可是……它就在那里,它在那里看着我。”我继续喊着哭着。

  岑祖航的唇再次压上我的唇,吸吮着我的唇畔:“冷静下来,她不会伤到你的。只是你开了空调,它才出来的。它已经离开了。”

  “不是的,不是的。她还在看着我呢。它,它是鬼啊。”我继续哭喊着。

  这样的哭喊换来的是岑祖航一个翻身,将我压在身下,唇就吻了上来。他的手固定着我的头,让我不能回避他的吻。等我从见到鬼的惊慌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舌头已经纠缠着我的,吸吮着,缠绕着,轻轻咬着。

  他在抢着我的空气,让我同样惊慌地挣扎了起来。可是他正压在我的身上。虽然不是实体,并不重,但是那力道却让我挣扎不开。

  “呜呜……”我发出了因为缺氧而难受的声音。为什么别人说接吻是很美妙的感觉,而我却一点也不觉得美妙呢?

  为了避开他的吻,在他力道松开的时候,我别开了脸。正好是刚才老太太的那边。

  老太太已经不见了,什么也没有。我大口大口喘气着,而岑祖航用额抵着我的额角,说道:“我就说,它已经走了吧。有我在,他们不敢伤害你的。”

  是走了,真的走了。都是因为我开空调啊。我的神绪回来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挣扎开,让他从我身上翻下去。

  他没有坚持什么,翻身下去之后,就走过去拔掉了空调的插头,说道:“这个应该是之前的房东留下来的。之前这个房间,应该死过人,就死过那个老太太。空调的风是循环的,将老太太临死前的气息停留在了空调里。现在打开,那气息被冲出来,自然也就让你看到那个老太太了。”

  我的呼吸也平稳了,说道:“那你怎么不早说啊?”

  “之前人留下来的家电家具,能不用就不用。我以为你知道的。”

  “我……”我低下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不自觉地抬手覆上了唇。刚才他……接吻了。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还是会很奇怪啊。

  岑祖航重新回到了床上,轻声道:“会热吗?我感觉不到温度。”话毕,他伸过手来,将我拥在怀中,在我身旁躺下,闭上了眼睛,说道:“睡觉吧。你明天不是还要去学校吗?等着作品点评的。”

  他的身体不算很凉,微凉,在这样的大热天里正好让人感觉很舒服的。

  他就这么抱着我,看着好像是已经睡着的样子了。可是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呢?之前有个鬼老太太吓,之后又……其实亲一个也不算多大的事情啊。就我们现在这样,说我们没有亲过,谁也不会信啊。

  不过现在是跟他面对面,缩着手在他面前,真的很不舒服啊。时间这么流逝着,我身子都快要发麻了。只能缓缓地偷偷地伸手绕过他的腰,轻轻地搭上去。这样就舒服很多了。

  躺着舒服了。可是我还是睡不着了。满脑子乱想的,想得最多的,就是刚才的那个吻了。借着那点光线,看着岑祖航的脸。离我好近啊。那眼睛,鼻子,嘴都挺好看的。特别是那嘴,刚才还吻过我的。看着是一个大男人,唇也能那么软。看着,想着,我的唇不由地靠近了他的。最后轻轻的贴在他的唇上。

  只是轻轻地贴着而已。不一会就离开他了。然后苦苦一笑,这个男人再好也没用啊,他又不会真的爱上我。

  对于他来说,我们之间只是因为有着契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