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九章 旧家具3

第十九章 旧家具3

 “爸爸,这个好像真是真的啊。”

  “那当然,爸爸还能看错吗?下去吃饭吧。”

  我爸推着我一起下楼去了。只是真的觉得这个梳妆台有些邪门啊。

  再说,那上面的镜子不是已经坏了吗?镜子怀掉本来就不吉利啊。

  饭桌上,依旧是围着那个弟弟转的。我也知道我一个二十几岁的人了,不应该跟人家小弟弟计较,但是我也会心酸啊。吃了几口就借口没胃口,上楼去了。

  在我经过二楼的时候,隐隐约约中听到了那个小仓库里传出来的声音。“啊…不要了……不要动我…不要……啊……”

  那是一个的声音,就好像是……那个啥的声音。声音很小,我以为是幻听了,摇摇头,可是声音依然存在啊。小仓库里能有谁?就算真的有谁那声音也不应该是这样的。感觉像是在强x,那是声音也不应该那么小啊。

  我想到了那梳妆台。不会真那么倒霉的,让我爸捡了一个会闹鬼的东西吧。我几乎是三步两步就跑上楼了。我不敢去打开那门看看的。

  回到房间,我马上就给曲天拨打了电话,我现在只想让他过来看看,就好像这种时候,他在身边会比较安心一样。

  可是他的手机依旧是关机。他是不是真的和金子零子他们在做大事呢?那么我该怎么办?那声音,不会影响到家里人吧。

  我拿着手机,急得快要哭了起来,一次次拨打,都是关机的提示音。我在房间里心急着,手机拨打到都没电了。听着隔壁的声音,阿姨陪着孩子上来睡了,小男孩撒娇着闹了一下,安静了。估计是睡着了,阿姨才下楼去。

  我手机已经没电了。这里也没有电脑,我是借着书桌上的小钟看的时间。都已经十一点多了,进入了子时了。

  子时是阴阳交换的时候,这个时候的阴阳有些乱,就有一些鬼物是借着这个时候闹事的。

  十一点,这样的老城区的小巷子已经安静了下来。我躺在床上,因为记挂着那楼下的事情,所以一直没有睡着。

  床上的我突然惊了一下,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而且远远要比今天刚吃过晚饭的时候听到的那次要大声,要清晰。

  还是那个声音,还是那几句话,在不停地重复着。

  我握着已经没有电的手机,低声叫道:“岑祖航你个混蛋!”

  我的话刚说完,就感觉到床边有人做下去的感觉,一抬眼,就看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正要低呼出声,那熟悉的微凉的感觉就靠近了我,同时将我压在了床上。他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说道:“先睡,不管下面有什么声音,都当没有听到,不要开门,不要下床。就在床上睡着,要是还是害怕,就用被子整个罩着自己。留个小缝呼吸。不管被子外是什么情况,都不要出来就好。”

  我的眼睛渐渐调节看清楚了捂着我嘴巴的人,鬼?竟然是岑祖航!他不是手机关机着吗?不是没有接到我的电话吗?他怎么过来了?

  他松开了我,开门走出来房间。我大口大口喘息着,想着他就这么下楼会不会有危险啊?

  我的心里更乱了。可是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待啊。不一会我听不到楼下的声音了。借着就是开门的巨大响声。

  接着就是我爸骂人的声音、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让爸爸出了房间,那么他会不会有危险了。

正在我考虑这个的时候,我的房子温度突然就下降了。要来了吗?那个女鬼还是出现了吗?我赶紧用被子罩住整个自己。就连脚尖都罩了起来。紧张着一颗心,连条缝隙都没有留。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感觉不到外面的然后变化,我不知道它到底来了没有,我更不知道它走了没有。还有就是,我不敢揭开被子的任何一条缝隙,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脑补了一个我揭开一条缝隙,就会看到那个女鬼发红的眼睛的情节来。

  我也不知道这样到底持续了多长的时间,知道被子里的氧气稀少,我开始出现了呼吸困难之后,听到了外面熟悉的声音说道:“好了,伸脑袋出来吧,别闷在里面了。”

  是岑祖航的声音!我小心的掀开了一个角,就看到了他坐在我的书桌前,按亮桌面的台灯,

  柔和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脸上有些疲倦的神色。而他正揉着眉心,说道:“睡吧,暂时镇住它了。那是一个已经沾过人命的女鬼了。是民国的时候,在那梳妆台前,被人强奸致死的。死前,她用额,撞了上面的镜子。魂就被封在了那梳妆台里了。沾过人命的,就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了。明天让你爸,把这个梳妆台埋了,在做场超度看看吧。不行再说。”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都是闭着的。就算他是一只鬼,他也会累的吧。

  我轻声说道:“谢谢你啊。你今天很忙吧。累了你就……”先回去睡?回去?离开这里?我不想说出来啊,万一他真的就这么走了,楼下那东西再闹起来的话,说不定会更凶的哦。

  岑祖航回头看了我一眼,估计也明白我的意思了。然后说道:“那就起来,给曲天开门去。曲天还在车子上呢。明天你家那阿姨要是发现我的秘密,那估计你爸这婚就结不成了。”

  大晚上的,还是在刚闹鬼的屋子里,让我下楼给他开门啊。这个……

  “走吧。”岑祖航再次叫道。我也不好再不动了,赶紧起身跟上他下楼去。在经过二楼的时候,想着那小仓库里有个阿飘呢,我就紧张。一时就抓着岑祖航的胳膊,拉着他往楼下跑去。

  他愣了一下,跟着我的脚步跑下了楼。开门。出了家门之后,我才停下脚步,大口喘息着。

  身旁就传来了岑祖航的笑声。低低的,但是确实是在笑着的。

  我回头就瞪了她一眼:“笑什么笑啊?”

  “我也是鬼,你就不怕我?”

  “呃,别问那么愚蠢的问题。车子在哪、要不我们回去住吧,我不想在这里了。哦,不行,我爸还在这里呢。我要留下来陪他的。岑祖航,谢谢你啊。”

  他还是笑着,伸手摸摸我的头。可是也就那么一下,他就收回了手,苦苦一笑:“我现在还是先不碰你了。白天多晒太阳吧。“

  说完,他叹了口气走向了路边他的车子。不一会,就是曲天走了下来。牵着我的手,带我走回家里去。

  我边问道:“那个梳妆台……”

  “这种别人的家具,在房子里放着多少是不好的。就算不是像这个一样,有灵体附在上面。原来主人的气息磁场都还会存在的。也就只有古玩店会放这种东西了。让你爸别想着卖出去害人了。埋了超度了吧、”

  “谁叫我家就是古玩店呢。那要是租人家的二手房子呢?”

  “空调绝对不能用啊。就像那天晚上一样啊。其他的家具什么的,能不要就不要,不然会受前一个屋主残留的气场影响的。要是租房子,实在不能丢的话,那也要移一下家具的地方,破坏原来的磁场,减少受原来主人残留气场的影响。就像我成了曲天,住进曲天的房间,我就把他的东西都重新移动了一下。唯一没有办法移动的就是那空调,你那晚还偏偏就开了空调了、”

  我嘟嘟嘴。手上的力道突然一紧,进了家门锁了门,曲天突然就拉着我朝着楼上跑去了。

  “啊”我低呼着,突然这么被人拉着跑起来。不叫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