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章 小鬼屋1

第二十章 小鬼屋1

  可是说不通啊。魏华是用自己的身体还魂的,类似自体轮回。就是其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他之前神志不清,现在……现在的状况我们不清楚啊。如果魏华是清醒的,为什么要梁庚给他买衣服呢?

  本来是想跟踪一下梁庚的,结果这个商场太大,太……错综复杂了。转了两圈,我们就跟丢了。真为难那些主妇记得那么清楚啊。

  零子的速度很快。等我们傍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有人上门来拉那梳妆台了。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开着的竟然是殡仪馆的车子。弄得一大堆人围观的。这还不算啊,把那梳妆台放上车之后,那年轻人,还在车前撒了一把纸钱,才开车离开的。

  阿姨吃饭的时候就一个劲说什么不吉利啊,什么撒纸钱啊。我爸这次没有软,低吼一声:“这些事情你别管!”

  我怎么就觉得今晚我爸和阿姨关了房门就会被床头跪了呢。

  少了那个梳妆台的威胁,我也总算能睡个好觉了。而且曲天也就靠在那书桌前睡。这少不了第二天,阿姨跟我爸说话,故意说大声给我听的。说什么这么在一起不好,毕竟现在没结婚。在外面同居就算了。现在睡在家里,邻居们会说家里没教养的。我爸不说话,我就想着,我和岑祖航应该算是结婚了的吧。

  
  我们学校这边已经算是城市的郊区了,在这附近有着很多几十年前的旧小区。因为价格比新建的楼盘或者城中的那些楼盘要便宜,很多打工的人都会在这里买二手房。也有些老师也会在这里买房子的。特别是准备结婚的老师。刚工作没几年积蓄不够,这里还离学校近一些。学校里的教师宿舍楼是不够分的。

  那天下午,我还在画室里做我的作品呢,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着是曲天打来的电话,我马上接听了。他在电话中说道:“一会回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们去一下曾老师的新房子。他托人找我,让我去帮忙看看他那新房子的。在他那边吃饭了。”

  我答应了。自从上次解决了豆豆那死屋子的事情,又帮那师妹赶走了借住的阴灵之后,曲天和我会这个的消息就全校都知道了。

  加上曲天有意放出风声,说我是岑家的后人。就有人风言风语地传什么,我喜欢曲天,所以用符咒控制他,让他和丽丽分手的。怎么大家都觉得丽丽就那么好呢?

  五点多,整理好工具,我就下了楼,一边给曲天打着电话。等我到楼下没一会,曲天就开车过来了。

  那曾老师的家,刚结婚不到一个月,还是在市共青团举办的集体婚礼上结婚的。在学校里轰动了一把。所以就算他不是带我的老师,我也还是认识的。

  车子绕着后面的小路,进了一个旧小区。就是那种一栋栋楼,每栋只有五六层的那种旧小区。

  曲天一边打着电话确定了位置之后,停下车来。曾老师已经在楼口等着我们了。

  一阵客气的话之后,我们跟着曾老师一起上了楼。他的新房子在四楼,走在楼梯上,能感觉出,这跟我家那破旧的小楼差不多一个年代的了。

  曾老师用钥匙开门的时候,楼上下来一个邻居,那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他还牵着一条很大的雪橇犬,两人打了招呼。看着我们来帮曾老师看房子,那个老师也就想着凑热闹来看看。那眼神言语里,满是对我和曲天的嘲笑。估计着不是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就是等着看曾老师的笑话了。

  曾老师的家门打开了,我们走了进去,那老师也牵着大狗走了进去。只是那大狗进门就走了两步,就掉头跑了。那老师只能匆匆追了出去。

  曾老师还说道:“他啊,真是的。那点心思还以为我们不知道吗?”说着关了门。

  我打量着这屋子,还真看不出来呢,外面破破旧旧的,里面竟然装修得那么好。如果不是看过外面的环境,让我直接进这个家门,我一定会以为这是新房子呢。

  整齐干净,还具有现代气息。只是我还在打量着的时候,曲天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这房子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罗盘测测。”

  “啊?怎么会啊?干净整齐,阳光充足啊。”

  “狗狗对这些很敏感的。一个屋子,狗狗进来掉头就走,基本上不是什么好屋子。厉害的就是鬼屋了。一些农村,就是直接用狗来看房子的。”

  我很吃惊,看着这屋子真不像以往我们看到的鬼屋啊。以前有问题的屋子不都是阴暗潮湿什么的吗?

  我拿出了罗盘,开始测量山向,同时也四处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磁场异常的地方。不过我是一点也不觉得这屋子会是鬼屋的,感觉不到啊。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但是在我靠近那冰箱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指针一头快速地下沉了。

  这种情况是说明有阴灵介入了。下沉的南北极不同,代表的也不一样。但是下沉了就绝对是有问题的。

  我想着会不会是冰箱干扰呢?我这正想着呢,曲天已经拔掉了冰箱插头了。

  一旁正在上菜的曾师母,就说道:“那冰箱是新买的啊。算了先吃饭再看吧。”

  冰箱插头拔掉了,可是那指针还是下沉着。曲天看看那冰箱后面的墙,拍了拍问道:“曾老师,这墙特别的厚啊?”

  端着碗筷的曾老师说道:“有夹层,前面的屋主说是做了一个水箱在里面的。停水的时候也能用个几天的。”

  “那么大的水箱啊?”曲天到处拍拍那墙。而我在听到水箱的时候,我就汗毛竖起来了。水箱啊。上次那个水箱里可是找出了一具尸体的。

  曲天,把耳朵贴在墙上,拍着那墙,没什么反应之后,他对我说道:“用铜钱敲敲墙。”

  铜钱是他的装备,但是他自己很少用的。也许是体质的原因吧。我接过了他递过来的铜钱,一手捧着罗盘,一手拿着铜钱敲着墙。我只轻轻敲了几下,那罗盘天池的针,就异常地颤抖了起来。

  曾师母也热情地让我们先吃饭。吃着饭的时候,曲天就说了,那墙要砸开看一下。一听要砸墙,曾师母就不乐意了,嘟着小嘴说道:“这才刚装修没多久啊。这砸墙的话,到时候怎么补也不好看了啊。”

  曾老师也是这个意思,但是曲天却还是说道:“一定要砸开看看的。我怀疑里面有东西,有不干净的东西呢。你们不是说,住进来之后,一直很倒霉吗?跟个鬼住一起,能好运才怪啊。找师傅砸墙吧。”

  看着他们犹豫的样子,曲天说道:“要不你们考虑几天,想要砸墙了,叫我过来看看。”

  曾老师同意了。在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刚走出门,就听到曾师母斥责曾老师的声音道:“就你,请什么人来看风水啊?还请两个学生?你好意思吗?现在好了,砸墙吧,这个家也不要了。”

  和曲天走下楼,我低声问题:“你真的觉得那墙里有问题吗?

  “嗯。”

  旧楼,里面装修得再漂亮,外面也是脏乱差的,连个路灯都没有。这里我又不熟,下楼梯的时候,也就慢了很多。感觉着一个微凉的手牵上我的手,曲天说道:“数数吧。这里是一级楼梯一个平台的。这样就不会摔倒了。转弯了,从这里开始数,一,二,三……”

  我牵着他的手,在黑暗中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