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章 小鬼屋2

第二十章 小鬼屋2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曾经的样子。唯一的改变就是我睡在了曲天那张大床上。而曲天也会睡在床的另一边。但是我们再没有什么亲密接触了。应该是担心我会再次发烧吧。

  过了几天,曾老师又来找我们了。还是直接上门来叫我们过去的。那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

  曲天的尸体就在客厅沙发上,我去开的门。岑祖航就站在我的身后,那时我还慌了一下,才想起来,曾老师应该是看不到岑祖航的。

  我说,去也要等第二天吧。

  但是曾老师却一直要求现在去。

  岑祖航悄悄地回到了曲天的身上,才走了过来说道:“去就去看一下吧。”

  换了衣服,出门的时候才看到曾师母就在门外楼梯的地方,明显就是哭过的样子了。

  从这边走到曾老师那边的新房子,也要花上好几分钟的。在这几分钟里,曾师母给我们说了家里的不对劲。她说他们两人做了同样的梦。梦里一个小孩子问他们,它的主人呢,是不是不要它了?这几天都是这样,今晚曾师母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就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说,“这里有我了,我不要别的小朋友出生。”

  曾师母刚检查出怀孕,这句话让她瞬间清醒了。连夜跟曾老师说,要来找我们的。

  去到他那边新房,晚上看,这座房子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曲天是直接走到了那冰箱前,拔掉了插头,就问道:“有什么工具吗?锤子什么的?”

  曾老师想了想,才去找来了一把小锤子。这种刚结婚的家庭,也不指望能有什么好工具的。但是那锤子也太小了一点吧。也就是个修板凳的小锤子罢了。

  但是曲天还是接过了锤子,和曾老师一起挪开了冰箱。

  曾师母就在一旁紧张道:“不会砸坏墙,一会塌下来吧。”

  曲天道:“里面是中空的,又不是承重墙,塌不了的。而且,应该是单墙。”

  单墙?我们家之前做过改造的,所以我知道单墙是什么。一般建房子,特别是这种老房子,就跟我家一样,是用那时候的实心红砖的,那个时候还没有空心砖(就是蜂窝砖),建墙分承重墙和非承重墙的。非承重墙是可以砸开的。一些人家改造房子就是把非承重墙砸了。做壁橱。那样就会在另一面,砌单墙就能空出墙的空间来了。单墙就是一块砖的墙,很薄,不能打冲气钻的。

  曲天拿着那锤子,敲了几下,上面的墙漆就落下来了。我还低声说道:“这么大声响,邻居会有意见的。”

  但是他们都没有理会我。确实是单墙啊,曲天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就将那砖头敲下来一块了。还真的是单墙啊。而且还是竖起来的单墙,基本上就是比人家拍电影的时候,用来撞的那墙结实那么一点点罢了。使劲撞,估计也能撞倒的。

  两个男人忙碌的时候,曾师母紧张地握着我的手:“会不会里面真有什么啊?会不会伤害我的宝宝啊?”女人啊,这种时候紧张的都是宝宝。

  那墙弄开了一个一米高这样的洞口之后,曲天就让曾老师拿手电筒来,他进去看看。手电筒拿来了,曲天就猫着腰进去了。虽然我知道曲天不用怕这些的,但是还是会觉得紧张啊。

  也跟着曾师母一起握着手,咬着唇,不安着。

  “嗒”的一声,那里面竟然亮灯了!里面竟然是有灯的!那么那里面就绝对不会是水箱了。曾老师也很吃惊,钻了个头进去。

  曲天说道:“进不来了,出去说。”

  看也知道,从外面看,那里面的空间也就是一个人活动这样。那么小的地方,为什么还要装电灯呢?

  曲天出来了,说道:“里面灯,有一张供桌,桌上有娃娃,没有看到香炉,但是顶上有三个香薰的痕迹。应该是在这里供了小鬼的。具体是什么样的小鬼,我看不出来,不过,既然是人养着的,他们搬家了,却把这里封起来,甚至没有带走小鬼。那么这就很可疑了。”

  “小鬼?”曾师母吓得都大口喘气了,曾老师也不能镇定了。“曲天啊,那你帮老师想个办法吧。”

  “搬家吧。鬼屋不能住的,而且这还有着孕妇呢。小鬼爱妒忌,搬家吧。”

  曾师母是真的哭出来了:“可是这房子才刚买刚装修的啊。钱都没还完,我们哪里还有钱搬家啊。”

  “就是啊,曲天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吗?”

  “这种鬼屋,就算现在超度了说着直接赶走了,再大手笔一些的,直接魂飞魄散了,但是这房子的运势已经坏了。就算暂时的打散了这里的阴气,以后这里也是比较招那些东西的。真要住,就做一串法事,然后每隔个几年再做一次法事。”

  曾老师和曾师母都沉默了。这种事情,一般人一辈子遇上一次就够麻烦的了。这还是几年一次的。

  曲天看着他们没有回答,直接推冰箱将那洞口挡了起来,说道:“金属,小鬼弄不开的。先睡吧。明天叫人来看看。”

  那晚上,曾老师他们并没有在家里过夜,而是去了楼上的同事家将就了一个晚上的。在从这小区走回去的时候,我看看手机都已经是两点多了。

  夜晚挺凉的,在我还没有缩脖子的时候,曲天的衣服,就披在我身上了。他不是说他感觉不到温度吗?怎么会知道我冷了呢?

  我朝着他微微一笑:“谢谢。你打算叫零子过来吗?”

  “嗯,这事,我不能直接出面。闹大了,曲天的爸妈肯定会怀疑的。这样你要面临的责难就更多了。而你虽然顶着岑家的姓,但是真让你做,你也做不了什么。所以给零子做吧。这种事情,他还是能处理的。”

  我点点头。正谈着话呢,曲天突然紧紧拽着我的手,将我往身后带去。目光注视着街道对面的一个快速消失的人影。那人影的速度好快,绝对不是人能达到的速度吧。

  我惊慌地看着曲天。曲天没有一点要去追的意思,说道:“走吧,回去。”

  “那是谁啊?”他拉着我快步走着,我低声问道。

  “魏华。”

  “魏华?!监视我们?!”

  “应该吧。”

  “他不是用纸人监视金子姐他们吗?”

  “纸人监视金子,魏华本人来监视我们啊。上次梁庚请人看风水,请的偏偏是金子他们认识的熟人。金子他们跟去,梁庚竟然没有说什么,还让我们找到了岑家族谱。之后零子就让我小心了。因为梁庚是知道当初的事情的,甚至是那件事的帮手之一。他看到金子零子在那,为什么不防范一点。很明显的,他就是故意要将族谱放出来,让我们拿到的。而现在拿着族谱的人是我,魏华当然就来监视我啊。”

  当初的事情,到底有多复杂啊。我有些闹不明白。牵涉进来了这么多人,还让岑祖航不惜冒那么大的险来调查这件事。

  回到我们租住的房子,曲天将家里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然后说道:“这几天你多注意一些,我怕魏华会下手,这个你拿着,就戴在身上,一直戴着。除了洗澡什么时候也别脱。”

  他一边空手画符,一边说着,然后将符折成了三角形递给了我。

  我疑惑着问道:“是什么?”

  “保平安的。”

  如果对方是魏华的话,这个平安符有用吗?我又不蠢,怎么会猜不到呢?这个应该是上次他给我的分魂启动的符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