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一章 入伙1

第二十一章 入伙1

  在魏华他们的眼中,岑祖航只是曲天,那么他们一定会认为真正拿着那族谱的会是我这个岑可人吧。这是不是说明我的危险性就比曲天大了呢?难怪他要给我这个。

  我没有客气,将那符收下了。

  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在那个晚上见到魏华监视我们之后,不到几天的时间,梁庚就到学校找到了我。

  还是通过带我的老师,电话联系,让我去办公楼的接待室去的。一开始老师也没有说清楚是什么事情。我还以为是我做错了什么要去说明情况的呢。害得我紧张的路都不会走了。

  忐忑地到了接待室,中规中矩地敲门,推门进去,说道:“领导好,我是xx班的王可人。”

  抬起头就看到了梁庚对着我微笑点头啊。梁庚啊!他就坐在接待室那黑色的皮沙发上,还是一副主人家的坐派,就连做陪的系主任都是倾着身子,点头哈腰的模样呢。

  我心中的危险信号马上就膨胀了起来。这个人绝对是来者不善,我要小心应对。同时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摸向了挂在胸口的用红线穿着的小口袋,那里面装着的就是岑祖航给我的符。

  系主任介绍道:“王可人啊,这个是xx局长,他说有点私事找你,那么你们聊啊。”

  系主任一离开,我就暗中吐了口气,现在要应付这个梁庚了,一定要处处小心,不能坏了祖航和零子他们的事情啊。

  梁庚指指一旁的沙发道:“坐下说吧。”

  我拘束地坐下来,朝着梁庚干干一笑。

  梁庚说道:“王、可人是吧。我听说,你本来姓岑的,后来跟着养父才姓王的。”

  “嗯,对。”我应着。我就不信,他这样职位的人,如果真要查户籍的话,会查不出。我看他的心理多半就是宁可错杀一百个,不能放过一个吧。我就是那个被错杀的。

  “岑家啊,我老婆也是岑家的。只是我老婆前几年病逝了。岑家以前可是名门望族啊。岑家的风水,在我们这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嗯,不过我不知道。”

  “不用那么谦虚的。上次老钟不是也认识你吗?老钟也是真有几下子的,要不他也不会在我们这里混得开。我看他也挺给你面子的嘛。”

  “呵呵。”我干干笑着。估计着那个老钟给的是岑祖航的面子吧。

  梁庚也跟着笑了笑,终于说出了这次来的目的:“我单位有个同事,前几年买房子结婚。那房子也是找了他们老家的一个风水先生看过的,可是吧,住进去之后,他们家就出事了。住了一年,他老婆就流产了两次,以前一直身体好好的,跟着他住的老妈,也病死了。你说这房子是不是有点什么啊。”

  “呃……没实际看过我也不知道啊。”

  “那这样吧,算我请你的,周末去帮忙看看那屋子吧。红包什么的少不了你的。”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这是……鸿门宴?还是打探虚实来的?总之不是好事。“周末啊,我要赶作品的,叫上次那老钟去吧。我看他挺会的。”

  “就你了,我们都是岑家的人啊。而且岑家的东西我放心。”

  你放心,我不放心啊!要是梁庚想弄死我们,在房子里安排个厉害的鬼,我们不就栽里面了。

  带着这个心事,我也没法回画室去了,干脆直接回家。曲天不在家,我就这么待到了晚饭的时间。

  曲天回来看到我,还是愣了一下,问我吃晚饭了吗?这个时间在家里,很明显就是没有吃啊。所以我们两干脆就出去吃。

  在路边的夜宵摊上,吃着路边的炒菜。我就笑着说道:“以前的曲天绝对不会在路边的大排档吃东西的。”

  话刚说完,曲天脸上就不好看了,没好气地说道:“我没他那么讲究。”

  知道他不高兴,我就赶紧换了话题,把今天梁庚找我的事说了一遍。岑祖航也是想了好一会才说道:“去看看吧。总要知道他们想干什么。连个挑战都不敢去应付的话,那么以后,我们就会更加的被动。”

  周末的一大早,我和曲天就按照梁庚给的地址上门了。下了车子,我就不雅的打了个大哈欠。哈欠还没有打完呢。曲天就拍拍我的脑袋:“昨晚一夜没睡吧。”

  “啊?你怎么知道啊?”问完了我就觉得囧了。我晚上是和他同床共枕的啊,虽然之间的距离隔得有些远,但是我翻身翻了一个晚上,他肯定也能感觉出来了。而且直到现在我都不确定,他当岑祖航的时候,晚上是不是在睡觉啊。

  他没有回答,直接照着地址上楼去了。

  十二楼,三房两厅两阳台的房子。给我们开门的,是这家的女主人,一个温柔的幼儿园老师。她老公听到我们的声音,也赶紧从书房里出来了。

  大家坐下来说了说情况。就是这房子明明就是看过风水的,为什么还会出这么多的事情。男主人还特意说道:“看看阳台上的泰山石,那是对着尖角的,我都特意买了放着了,怎么还出事啊。”

  女主人在做饭,我们就开始测量了。走遍了整个房子,我直觉着这房子很好啊。正正方方的。窗子开得也很合适,没有缺宫啊。除了阳台有个尖角煞,就没有什么形煞了啊。新房子也没住几年,水电什么的也很好啊。而且女主人是一个幼儿园老师,工作上,休息时间比较多,也爱干净,家里各角落都比较干净啊。

  其实坏风水的房子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的比较杂乱,很多杂物堆积着,甚至是床底放了满满的杂物,这些都是不好的。

  我真看不出这房子有什么异样来。曲天用手机排盘之后,也对了各个宫位,有些有问题的宫位,都已经用五行的法子化解了,明显就是做过风水的。

  我压低着声音问道:“怎么样?”

  “双星会坐,旺人丁的格局。”

  “可是他们家流产了两个孩子,死了一个老人啊。”

  “检查一下艮、兑的宫位。”

  借着要吃饭洗手了,把他们家东北和正西的位置又看了一下,没问题啊。通风良好,干净整洁,还能射进阳光来。

  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起聊聊天。说到流产的孩子,说到病逝的老妈,然后又说到上次给他们看风水的那个老家的地里先生。最后说到了梁庚。

  那男主人说:“梁局长真是好人啊。就是我们家这个问题,还给我请了先生来。听说你们是以前很出名的一个风水家族的后人呢。姓什么的啊?梁局长说了,我都没记住。”

  曲天回答道:“姓岑。”

  “哦哦,对对,岑啊。”

  曲天接着说道:“你这宅子,宅命不错啊,双星会坐的。”他突然停顿了一下,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入住啊?有没有请人看过日子?”

  “就是XX年XX月XX日啊。就是那给我们看风水的地理先生看的日子。”

  曲天的眉头一皱:“你们有没有对那地理先生说过什么不尊敬的话?”

  两人相互看了看,那女主人才犹豫着说道:“就是装修好了之后,我妈来看房子,一直在嘟囔说看个风水就花八千块太贵了,还是农村人给看的,说农村人只会看土房,不会看楼房什么的。这个……算吧。”

  曲天掐指一算。之前我不会的时候,觉得那些老人掐指一算都很神经,后来我学了才知道,人家是把手指当成九宫格,或者是把十二地支安排在手指指节上,这样数日子,算农历什么的,就方便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