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一章 入伙2

第二十一章 入伙2

  曲天说道:“是日子不对。他让你们入伙的日子,和房子的朝向不合。给你们的八字还有老人的八字来看看。“

  一听是找到原因了,男主人很谨慎地说了八字,还说是老人家的八字不确定,只知道一个生肖。

  “知道生肖就够了。”曲天算得很快,我基本上还是要画在纸上才能看出来的。曲天看着我一脸迷糊的样子,朝着我笑笑,拿出了纸笔在上面写下了十二个地支,然后把他们的生肖都点了出来,还有房子朝向的宫位也点了出来。

  我这样就能看明白了。入伙的日子,和老人家还有女主人是相冲的。不仅这样,和房子的朝向宫位也是相冲的。

  曲天说道:“他给你们做好了房子的风水,就是给了这房子一个好身体,而入伙的时间,就相当于房子出生的时间,就是房子的八字。这个八字他却给了一个冲着你们的八字。就算风水再好,和你们一家人不合,那也是会有伤害的。”

  我在那学习着点点头。而那边,两夫妻已经顾不上是在饭桌上,也顾不上还有客人在就吵了起来了。

  男主人说,都是女主人的妈得罪了人。

  女主人说,都是男主人请的地理先生太小气了。

  曲天没有说话,让我多吃点。等他们吵得差不多了,终于想到了什么,才转向我和曲天,问有没有化解的方法。

  “已经出生的孩子,你们还想着塞回去重新生一次啊?搬家吧。”

  然后那两个人,继续吵了起来。一直到我们吃饱饭了,说是要回家了,他们才想着要起身送送我们的。

  上了车子,我还在嘀咕着:“那地理先生怎么害人啊?”

  曲天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道:“农村的地理先生,处理事情的能力一般不高,但是他们看坟山,算日子什么的,绝对不比岑家差,有些甚至比岑家还厉害。就像零子,他就是农村出身的。他要算日子看坟山什么的。肯定比我厉害。风水先生不能得罪,地理先生也不能得罪的。”

  呃……零子金子是不能得罪啊。之前感觉他们两姐弟就像朋友一样,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啊。

  曲天继续说道:“在农村,进新房子入伙的时候,都是在新房子里请客,还会叫上很多有小孩的家庭。这样人多了,特别是来的孩子多,让孩子在家里跑动,能快速地带旺家里的旺气。可是在城市里,很多人家,入伙的时候都不请客的,就算请客也担心新房子弄脏了,在酒店设宴。更加规矩着,来家里的小孩子,不能到处跑动,有些甚至关了房门的,只让客人在客厅里坐着。这样房子的就算风水再好,也带不起运势的。”

  “是啊,我家刚出搬到那小楼的时候,我好像才读小学一年级吧。记忆里就是一家人吃顿饭罢了。连请客都没有请呢。”

  “难怪你家小店这么冷清。”

  我白了他一眼:“曲天!不是,岑祖航!那是因为你在我家晃了几年弄坏了我家风水呢。”

  岑祖航只是笑笑,我气呼呼地别开头去。车子在车道上平稳地行驶着,好一会,岑祖航才说道:“换个词叫我吧。连名带姓的,不习惯。”

  我愣了一下,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只是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来。之前,我跟曲天就不是很熟。跟岑祖航就更加不熟了。就是这段时间见面比较多一些,呃……好像也是这段时间比较亲密了一些。让我换个称呼,还真有些……嗯……不习惯。我之前没有谈过恋爱。要知道就这样的学校,那些音乐的舞蹈的女生都是身材好,容貌好的,男生在学校里的比例相对来说就比较少。男生一般都会去找学声乐,学舞蹈的女生当女朋友的。我们美术这边的女生基本上都没人看的。

  在学校里,看着人家一对对的,在那亲昵地叫着“宝贝”“老公”,我就觉得恶心。

  我们还没有回到家呢,就接到了零子打来的电话。说他现在在曾老师家处理那个小鬼的事情呢。因为离得近,问我们要不要一起过去吃饭。这业务也算我们也有份的,曲天就同意了。

  曾老师还是不打算卖房子。想着先做了法事,这么住几年之后再说。而曾师母是一直心里不舒服的。虽然这样,但是我们去的时候她也是好好的招待了我们。

  我们到那边的时候,零子已经处理好了,家里弥漫着香火的味道,零子在饭桌上说了很多以后这个房子要注意的地方。神龛是肯定要有的了。这个请神龛,还要选日子再做。家里初一十五的放佛经。

  说到选日子,我马上就想到了曲天说的,零子选日子的功夫,应该是在岑祖航之上的。

  吃完饭,我们跟零子是一起下楼的。下到楼下,正要上车的时候,零子突然喊道:“喂,岑祖航!这个周五,我们给邻镇老钟做六十大寿呢。你也一起吧。毕竟也算是……烈士家属吧。”

  岑祖航点点头应下了。上车之后,我问他老钟是谁。他说道:“是岑祖跃的二女婿。专门帮一些有钱人算发财的。五弊三缺占了一个孤,现在就他一个人了。没什么事周五一起去吧。金子应该也会去的。”

  我点头应下了。金子去的话,我也算是有个伴。

  晚上的时候,梁庚给我打来了电话,夸我神了,很多人看那房子就是找不出原因来,我竟然能这么快就找到原因了。

  其实都是岑祖航在做的。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手里抱着我从家里拿来的一些风水类基础的书,都没有注意到岑祖航坐在了床上。

  他也只是靠坐着,闭着眼睛假寐的样子。我无意间看向他,才觉得,这个岑祖航好像比曲天还好看呢。应该说他和曲天是不同类型的,曲天比较阳光,而岑祖航感觉比较成熟。

  岑祖航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问道:“看够了?”

  “呃……看一下也不给啊。我都没有认真看过你现在的样子呢。以后要是混战打起来了,我连哪个是你,我都不知道。”

  他继续闭上了眼睛。

  我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话。他是曲天的时候,话挺多的,成了岑祖航话就会少很多。不过看着他那样子,我还是忍不住想跟他说话。有点纯属没话找话地说道:“我以后叫你什么啊?你不是说连名带姓不好吗?”

  “随便。”

  他这个随便我就为难了。“宝贝”“老公”什么的我叫不出口。“那我以后叫你祖航吧。”

  他睁开了眼睛,靠了过来。我是本能地稍稍后退了一些,他的手就扣在了我后脑勺上,额抵着我的额:“以后不管我是不是在曲天的身上,只要没有外人在,就叫我祖航。我不想成为他。”

  离得那么近,可以感觉到他微凉的触感渗入我的皮肤。我点点头。

  感觉着他的唇降下来。又不是第一次亲亲了,我也不矫情等着他亲过来。可是他的唇在碰到我唇的那瞬间就停了下来。然后僵了一下,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苦苦一笑道:“有些人天天晚上跟鬼缠绵,除了会体质弱一些,多晒太阳,喝点中药补补就好了。你啊,明天要是又发烧,你爸就又要骂我了。”

  他的拇指擦过了我的唇,然后放开我回到了之前的位置,我们之间再次分隔了大半张床。

  我的心沉了下去,我骗不了自己。就在刚才,我心里是期待他吻下来的,而且是那么自然的想要去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