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二章 三指老钟

第二十二章 三指老钟

  周五的时候,覃茜还打电话让我去她家一趟呢。我直接说有酒宴,就跟着曲天去了邻镇。

  车子在郊区的时候,等了一下,很快金子他们就有两辆车跟了过来。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去。金子的车子在前面带路,也就几十分钟就到了邻镇了。那镇子就是以一个小县城吧,是属于我们市直接管辖的。

  三辆车子停在了一个小楼前。破破旧旧的小楼,看上去有些年代了。那上面还挂着一个中医的牌子,但是看上去已经被风吹日晒地弄成不成样子了。

  大家下了车子。我才看到,这次来的有金子,零子,还有一个是金子老公吧,剩下一个,好像是零子的室友。上次去找零子的时候,看到他们是住在一起的。

  金子很熟悉的拍门,开门的是一个老头,应该就是老钟了吧。好像很苍老的样子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一条黑狗。但是那黑狗貌似不怎么欢迎我们,龇着牙朝着金子零子吼。老钟把狗狗叫了回去,笑道:“你们还记得啊。”

  “记得记得。”零子挥挥手,“走,上车。福香楼定了包厢了。老钟,今天你喝醉了,我扶你上床,看到你明天酒醒。”

  说着他就拉着老钟往车子上带。

  老钟也不拒绝,笑眯眯地关门跟了出来。只是他的目光在看到我们的时候,僵了一下,小心地问道:“这两个是……”

  “上菜了敬酒了再介绍吧。”零子将老钟带入车子中,我们就朝着福香楼去了。

  我觉得福香楼应该是这个镇子上最好的酒楼了吧。很明显是之前订过桌的。我们去到的时候,已经上好菜了。

  一起也就七个人,加一条狗。大家举杯,都祝老钟长寿什么的。

  吃了点饭菜,零子就和老钟喝上了。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四个和老钟都很熟,就连金子姐都能攀着老钟的肩膀,跟他碰杯的。  一阵热乎过来,终于轮到我们了。曲天端起了酒杯,敬到老钟面前。老钟接过酒杯的时候,我才看到他的一边手竟然只有三个手指。看上去是旧伤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

  零子刚要说话,曲天就先说道:“我叫岑祖航,是岑祖跃的兄弟。”

  老钟接过的酒杯就这么愣住了。金子就在一旁说道:“说这个干吗啊?就是来吃饭的,先喝高兴了,有什么明天再说!”

  曲天却没有这么放弃,而是说道:“我是被魏华炼化过的,现在我在曲天的身上,就是为了找出当初设计岑国兴炼小鬼的幕后人。我知道你是岑祖跃的二女婿,你在他家里知道的应该会更多。”

  老钟缓缓放下了酒杯,坐了下来,沉默了一下之后,就哭了起来。一个老男人这么呜呜哭着,真的让人觉得很痛苦啊。只有非常大的痛,这样的老男人才会哭的吧。他边哭着,边摸着自己失去的那两根手指头,说道:“算了吧,都算了吧。这些事情,就这么过去吧。我的钟诚都没了,我什么也不想追究了。都过去吧。”

  我扯扯身旁的金子,低声问道:“钟诚谁啊?”

  “他儿子,也是被魏华利用,然后抽魂炼化的。不过钟诚也不是那么听话的,到最后反噬了魏华,虽然没有成功,不过也让魏华成了瘸子。自己倒是魂飞魄散了。”

  我听说过炼化小鬼的时候,是要吃自己最亲最爱的人的血肉的。就像岑祖航,他说过他吃过了最爱的人的心脏。而钟诚吃的是他爸爸的手指头吧。

  金子姐缓缓吐了口气才说道:“人老了,媳妇跑了儿子没了。自己就这么一个人了。如果没有魏华,根本就不会有这些事情。”

  老钟还在哭着,不过已经不像刚才那样了,只是默默擦着眼泪。“我凭什么相信你?”

  零子帮忙说了岑祖航和魏华之间的联系,等说完了,老钟也冷静下来了。他沉默着,一连灌了好几杯酒,才说道:“你们年轻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老了,就在家里开个小摊给人算命有口饭吃就行了。唉~看看老宋,不说了,至少他还有个徒弟啊。该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曲天坐了下来,语气很坚定地说道:“我知道,死了一个道士,还有死了你儿子,但是岑家死了几百口人,难道就这么算了?警察查不出什么,这种事也不可能让他们去查。但是岑家的几百条命就这么没了,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只是想找出当年的事情真相,我要看看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帮不了你。我跟我岳父也不是住一起的。”

  “那么他的遗物呢?”

  “都是梁庚在处理的。我知道的那三本书,已经给了零子了。符印,也在零子那。其他的,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族谱呢?被撕过的。”曲天问道。

  “不知道。我没见过岑家的族谱。”

  谈话结束了,金子老公开始打着圆场。很快大家的气氛就恢复到了刚才。只是曲天一直坐在一旁沉默着。

  金子姐拉着我逗着那条大黑狗。还说大黑狗之所以不喜欢她。就是因为当初她差点就吃了这黑狗,放了黑狗血的。

  等着大家都已经吃饱喝好之后,先送了老钟回去。也许是因为这次过这个生日有了岑祖航这个并不算愉快的存在吧。老钟并没有喝多。

  我看着零子攀着老钟肩膀,让老钟别在意。以后有什么事情,他们也不会牵扯到他这里的。

  老钟一个人走进那屋子的感觉很孤独,他还边说道:“我也是个快死的人了。怕什么牵连啊。只是……唉。”

  车子开回去的时候,曲天一直沉默着。我觉得他应该会心情不好吧。犹豫了一下,我先开口说道:“曲……祖航,”一开口,就差点忘记了。车子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他是岑祖航的事情就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我应该叫他本来的名字。

  车子突然就停了下来。祖航下了车子,靠在车门上,看着远方的农田,也不说话。

  我也下了车子,说道:“你怎么了?”

  他双手抱着自己的头,手指梳过头发,才说道:“我错了吗?我放出魏华,想要去寻找那背后的目的,难道我真的错了?就应该像老钟那样。把那些事情都成为过去式,当他们都没有存在过?岑家村,几百口人,一夜之间全死了。警察查不出原因,就封了案子。就当从来没有过岑家村。现在我想要自己调查,难道也错了吗?几百口人啊,都是我的亲人,难道就要这么当没存在过?那么我呢?以后,我魂飞魄散的时候,是不是也只是从来没有存在过呢?”

  我上前圈住了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会的,等你魂飞魄散的时候,还有我记得你,我会一辈子都记得你的。我会给你烧纸,会叫你名字,叫你祖航的。要不,我去跟金子说。金子不是个网络写手吗?让她把我们的故事写成小说,以后你魂飞魄散了,也照样会有很多人记得了。”

  他侧着头,看着我,我扯着嘴角给了他一个微笑。

  他伸过手来,拂过我的脸颊,低声说道:“只要你记得我,就足够了。”他的头低下来,可是终究是没有亲我的。不知道他是在顾忌着这是曲天的身体,还是担心我会发烧呢。

  我想我的生命里已经开始有岑祖航这个人的存在了。就算以后一切再怎么改变,我也绝对不会忘记他。如果可以,我好希望他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能跟我恋爱,结婚,生孩子。可是这些,好像都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