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三章 缺角房1

第二十三章 缺角房1

  不知道为什么,跟岑祖航说那些什么记得他的话时候,说得那么顺口,而现在真的洗过澡了,躺床上了,真正面对他的时候,我的心却是加速跳动。让我紧张得不得了。

  呃……紧张什么啊,最多不就是……不就是…那个嘛。现在学校里的女生很多都不是第一次第二次的了。就连覃茜,平时没交过男朋友的,她都已经有过经验了。岑祖航不是说了吗?这种事情,有人夜夜缠绵也没事啊。最多……大不了明天发烧吧。

  我在床上躺下,拉过毯子,紧张得身子都有些僵了。

  岑祖航躺在床上,看着那本族谱。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看的。要知道,族谱前面记载的那些最早的是从清朝开始的。而现在,他看着的就是清朝的那部分。甚至看也不看我一眼。

  我没好气地说道:“看那些干什么啊?年代都这么长远了,什么都化成灰了。”

  “一定有原因的,要不然幕后的人为什么偏偏挑岑家下手呢?”

  我嘟嘟嘴,翻身睡觉去,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失落。

  也许是今天出远门了,有些累吧。我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好像做梦了,梦到了那双微凉的手,拂过我的全身。我没有像曾经那样紧张害怕,因为知道那是岑祖航。

  一夜好梦,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岑祖航离我很近的帅脸。之前因为我发烧的那次,就算我们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中间也隔着很宽的距离。而现在他的手就搭在我的腰上,脑袋就在我的耳边。

  感觉不到他的呼吸,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呼吸。但是能感觉到他微凉的体温,在这样的夏天也不觉得难受。

  我转过头,看着他,唇离他的唇很近。想着之前他吻我的感觉,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不再排斥他吻我,但是我还是不敢厚着脸皮去亲他。

  他就在我笑的时候睁开了眼睛。我就知道,他没有睡着的,就算是睡着了,我一有动静,他也会跟着醒来的。

  他的眼睛一睁开,我的笑就僵住了。他松开了手,坐了起来,淡淡地说道:“今天去学校吧,毕业作品还是要忙的。”

  我嗯了一声。他没有提昨晚的事情,那么我也就不提了。其实我也分得不是很清楚,昨晚到底是我做梦的,还是他真的抚摸了我。反正我是没脸去问明白的。

  不过,感觉着祖航今天心情不错,我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至少昨天那个老钟的话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啊。

  打电话给覃茜了,昨天她约我,我没有应约,那么今天就换我约她好了。可是她却说,她不能出门了。她这几天一直不是很好,昨天其实就是想叫我陪她去医院的。我没空,她就只能让妈妈陪着去了。本来是想去人民医院的,但是妈妈比较相信中医就去了中医院。去了才发现问题大了。医生诊断是脾虚还是什么什么的,让喝中药好好调理一下。

  覃茜在手机中跟我抱怨着:“中药哪里是人喝的东西啊。苦得不得了。我喝下去,就反胃吐了出来。然后我妈又端过来,又让我喝下去。可人啊,我都快不成人样了。你说我这个会不会好啊。”

  我夸张的说道:“覃茜同学,你昨天去看的中医吧,那么你应该才喝了一天,或者只是半天的中药啊,就这么大的意见啊?”

  “要不你来我家试试啊,你要是能喝得下两口,我马上送你一套笔。”

  “好啊,我今天就去。你把那笔准备好啊。”

  打的去了覃茜家,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熟门熟路地就上楼了。因为明知道覃茜不舒服的,我也就买了些水果去。才进门,她妈妈就说道:“买什么水果啊,覃茜这病啊,吃不了什么东西的。以后一日三餐都要控制着了。好在是快毕业了回家住了。要不这要是还在学校里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看着面前的覃茜,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也没有觉得有多憔悴啊。她朝我苦苦一笑,道:“这些水果总比我妈的中药好喝。”

  我就说道:“阿姨,要是覃茜真的喝不下中药,你就给她弄个西药吧。”

  “她这个病西药没法治,脾虚啊,还是中医慢慢调理吧。”

  “妈,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相信科学呢?西医没法治,那你怎么不请人来看看我们家风水。烧两张符给我喝算了。”

  覃茜说的是赌气的话,但是我却真的往那方面想了。风水断事,虽然我还做不到,但是岑祖航可以做到啊。一些风水先生进家门,四处看看就能说出整个家里,哪年男主人生了什么病。哪年家里老人去世。这些都不是胡说的,而是在风水上,有凭有据的。

  那么覃茜这个病是不是也可以从风水上找出原因呢?我只是来同学家的,也没有拿着罗盘来。加上我要是在这里看罗盘的话,覃茜会说好酷。她爸妈就难说了。上次看个文昌位,他爸妈那都是抱着孩子随便玩的态度的。

  覃茜拉着我进了房间,两小女生说说我们自己的话题。我借着上厕所,又把他们家房子看了一遍。她妈妈正好说是我来了,要出去买点菜的。她爸爸在上班呢,这就正好合适了。大人们一离开,我就拉着覃茜,说要去她爸妈房间看看,只是看看,不进去都行。

  覃茜莫名其妙的,但是出于闺蜜之间的信任,她还是帮我打开了房门。我也只是看看罢了。他们家的朝向在上次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测量过了。这次主要看的就是房子的结构,还有窗子的方向。

  在心中把他们家的户型图给记忆了下来。吃过午饭,我就先回学校了。毕竟是快要交毕业作品了,覃茜也没有留我,还说她现在很容易犯困,还不知道毕业作品能不能交上去呢。

  回到学校,我却没有在画台前,而是直接打开了我的电脑。(我们专业的配备是一人一张画画用的大桌子,外加一台电脑的。)

  别人画画的时候,我就在那用软件画下了覃茜家的户型图,也标出了朝向窗子什么的。我知道,一座房子,窗子是很重要的。例如有个套房,阳台只有三扇窗子,而客厅这边有一面墙是有着八扇窗子的,那么就应该用八扇窗子这边作为向。

  画好图之后,我就先回去了,引得一些同学在我出门是时候小声嘀咕道:“都快交作品了,她还不好好待在画室啊。今天我们两通宵吧。”

  “我们怎么能和王可人比呢?她是曲天的女朋呀,她就算是总分垫底都行,肯定能有个好工作的。”

  “说不定工作都不用做了。直接在家当家庭主妇了。”

  “好命啊,学得好不如嫁得好啊。”

  回到家里,曲天也不在家,给他打了电话,他竟然难得地在学校里。

  晚饭的时候,他从学校食堂给我打包了回来。我们就在电脑前,看着覃茜家的户型图,边吃着晚饭。

  曲天把户型图套上了罗盘,排好盘,说道:“你先自己看看,找找原因。”

  我看着那房子郁闷啊,南北都有些分不清了。只能拖着图片转一下,对好了方向,才慢慢研究的。曲天只是吃了几口饭就坐在床上研究那族谱了,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出什么了。我看这个户型图倒是真看出了点问题来,说道:“这房子的巽宫只有一点点,还是卫生间那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