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三章 缺角房2

第二十三章 缺角房2

  曲天这才放下了族谱,站在我身后,俯下身子,靠近我,拿过鼠标,道:“巽宫虽然是占了一点,但是巽宫这边没有开窗,巽宫的气是进不去的。这个厨房卫生间,实际上都是属于离宫的。这样的房子,算是缺宫了。缺了巽宫,所以覃茜才会生病的。而缺巽宫,地支正好对应辰巳,按农历算,现在不正好是巳月吗?所以她的病就更容易表现出来。巽宫缺宫,容易让人有脾肺的疾病,人本身的能量不足以抗衡的时候,就会生病了。”

  我点点头,这些理论我都在书上看到了,只是第一次接触到,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我并没有跟曲天说覃茜是脾虚啊,他就已经知道是脾的问题了。

  “那如果严重的话,会死人吗?”

  曲天缓缓吐了口气道:“会。自身能量很弱,又是流年五黄的位置,房子排盘又不好的。就很容易出大事的。所以缺宫的房子尽量不要买吧。”

  我点点头:“那怎么还有人去建这样的房子。”

  “现在的商品房很多这样的,以前建房子都是讲究方方正正的。你注意看,这几年,很多家庭的男孩子,都是柔弱的,偏中性的。那是因为现在的很多房子都缺宫。震、艮、乾要的缺了一个,就会出现家里特定的那人没地位,弱什么的。”

  “那覃茜这个怎么办啊?让他们家搬家啊?好像不太可能吧。现在买房子都是很大的事情的。我们家连房子都买不起呢。”

  曲天只是笑笑道:“打电话,看她有没有在家,我们过去给她布个局,填补一下就好了。”

  “那她的病是不是很快就好了啊。”

  “不是立竿见影,但是会慢慢好转起来的。”

  我的脸就垮了下来,看来覃茜是注定要喝一段时间的中药了。

  晚上,两个人,不,是一个人一个鬼躺在床上的时候,岑祖航还是看着他的族谱,而我对着覃茜家的那户型图研究着。

  我无意中一转头就看到了岑祖航正看向我,我朝着他一笑,道:“看我干嘛?”

  “没什么。”

  说着他别开了脸,目光是落在了那族谱上,但是很明显的心思不在那上面啊。

  害羞了?不好意思了?我一笑,突然就想着要逗他一下。我挪挪身子,靠近他说道:“昨晚你有没有做什么梦啊?例如……嗯嗯。”

  “我不做梦!”

  他的语气很冷淡,很明显的拒绝这个话题啊。我缓缓吐了口气,道:“我还以为是你呢。”

  他还不说话,算了,他要是还在曲天的身上的话,也许会说吧。他现在是他自己,六十多岁的老爷爷,代沟问题,不说就不说好了。

  我干脆放开了那张户型图,躺下睡觉好了。明天的事情还多着呢。

  在我迷迷糊糊地要睡着的时候,好像听到了岑祖航的声音,说道:“是我。不会有别人的。”

  第二天一大早,给覃茜打了电话之后,我们就过去了。毕竟是同学啊,也不好找吃饭的时间过去。一大早过去正好,人家刚吃过早餐,陪着我们吃午餐也就能简单很多了。而且以我和覃茜的关系,两人就是分吃一碗豆腐花当午餐都没问题了。

  曲天一路上没有说话,而且一直回避着我的目光。他这个样子倒让我不好意思了。而且我醒来的时候,躺床上想了想,还是回想起了他昨晚最后说的那句话。让我都跟着不好意思地笑笑,就别开了脸。

  上了楼,覃茜正在喝着中药,那张脸真够好看的。跟她爸妈打了招呼,看着覃茜来个喝了吐,吐了喝,喝了再吐,之后,我忍不住在她耳边低声地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怀孕了呢。”

  “一边去!你呢?今天跟曲天有点不一样的感觉。吵架了?”

  “没有啊,我们能吵什么啊。”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神都是忽闪着的。很明显的就是说谎话啊。

  “哦,还说没吵。如果是没吵架的话,那么就是……”她拉过我,在我耳边说道,“昨晚爱得太厉害了,现在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吧。”

  我是僵住了,然后反应过来之后,推开了她,脸色一下就红得发烫,外加心虚地说道:“你这什么肮脏思想啊。”

  等着覃茜的爸妈都出门了,我才拿出了罗盘,边说明了这次的目的,就是来从风水上给覃茜治病的。覃茜也不是很相信的样子,但是她还是很乐意让我们布局的。用她的话说,有一丝不用喝那中药的机会,都值得她去尝试的。

  照着罗盘的指示,确认昨天我在电脑上的图没有错。巽宫就是连着厨房的那个卫生间。而曲天看了看那卫生间,把我们带来的一盘吊兰挂在了窗子上。叶子绿绿的,正好配着那浴室。

  有些人就是在浴室里养富贵竹都会死,而有些人在浴室里,挂兰花都能活。这也是命里定下的。

  覃茜看着那吊兰,说道:“这样就行了啊。”

  曲天说道:“行了,别让它死了就行了。”

  “那我很快就能好了?”

  我就拍拍她肩膀道:“哪有那么美好的事情啊。好好吃药吧,风水是要信的,但是别迷信。所以,药还是要吃的。这个是让你更快好起来的方法罢了。”

  覃茜皱了眉头:“药好苦啊。”

  “良药苦口啊。”

  中午的时候,我们是在覃茜家吃的午饭。很简单,她爸爸还是没有回来。我和覃茜在厨房里说话,不时帮帮她妈妈的忙。而曲天就在那书房里,看着那雕龙大梁。我不知道那大梁有什么好看的。想着当初那么多人皮在上面,我就汗毛倒竖的。

  很简单的午饭,都是熟人大家也不计较了。覃茜妈妈看到那浴室里的吊兰的时候,还小声嘀咕着,怎么放浴室里来了。

  覃茜说道:“吊兰喜欢水啊。只要不时拿出来晒晒太阳就好了。”说完,她看向我,笑了笑。

  这其中的原因,就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了。

  吃过午饭,我和曲天就借着要回学校忙作业,就先走了。从覃茜家出来,在电梯里,我就问道:“为什么是吊兰啊?”

  “巽四本来就是阴木。在那位置用阴木补充,就算是填补缺宫了。巽,一般是放书和花草。我总不能在浴室里放个书架吧。”

  “那如果是正东的震三呢?种棵树?”

  “你有见过把树种房子里的吗?还是商品房。”

  我就笑了,我就知道他说到风水的时候,就比较喜欢说话。要不一般情况下,是曲天身份还好,能说几句,是岑祖航的身份,要他说句话都会怀孕的样子。他继续说道:“放书,或者富贵竹。”

  “那正南的离呢?”

  “离是火,放电器,不合适的话,就放红色的东西。”

  “那正西正北呢?”

  “正西和西北都是属金。放金钟,铜器。北是坎一就是水,放个水池鱼缸什么的,西南东北是土,放点瓷器。其实也不是说缺角就代表会生病,有时候是缺着了,那么代表的人就会在外读读书,或者经常出门不回家什么的。”

  我朝着他笑,其实这些我在看到他在巽宫放吊兰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但是我就是喜欢听他说话罢了。虽然是曲天的声音,但是我知道说话的是他岑祖航。

  “祖航,我们下午不去学校吧,去公园吧。”

  曲天愣了一下,看着我,犹豫着,才点点头。虽然早就说过没人的时候叫他祖航了,可是我真正叫出口的却没几次。这次叫得那么甜,他不答应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