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四章 藏尸地1

第二十四章 藏尸地1

  不过我显然是太看得起岑祖航的适应能力了。他虽然用着曲天的身体,虽然有着他自己的二十多岁的容貌。可是他毕竟还是那个六十好几的老爷爷啊。

  公园很好玩,而且我们也不缺钱,至少曲天的零花钱是完全够我们平时的花销的。以前的曲天,花在丽丽身上的钱,就已经是现在的曲天一个人用的十倍不止了。

  到了公园,岑祖航也表现得很高兴。至于我拉着他坐海盗船什么的,他完全就不行了。老爷爷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啊。所以我们什么也没玩,来公园就成了来散步的。

  曲天看到了那提着水桶,拿着一米多长的大毛笔,在地上沾水写字的老人。他就这么看着人家慢慢地写着,很专注。我垫起脚尖,在他耳边说道:“如果你没出事,估计也是天天提着水桶来这里写字的吧。”

  “也许,我会有孙子了吧。”他看着那跟老人抢着毛笔的那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笑了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他就继续说道,“别胡思乱想,那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们是被绑在一起了。就是在一起了。”

  “呃,我没胡思乱想啊,你如果没出事,真的就是有孙子的了。那应该是很幸福的生活了吧。”

  “是啊,可惜,岑家村所有人都没有幸福可言的。”

  来个公园还弄得那么伤感的干嘛啊?我拉着他的手,就往折桥那边跑去了。我小时候最爱在公园里玩的,就是在折桥上跑步,很好玩的样子。等我们到了折桥边上,才发现,这里已经被人霸占了,有着好几对新人在这里拍婚纱照呢。

  “哇,人家穿婚纱真漂亮啊。”想想我也算是已经结了婚的了。可是我却没有婚纱穿啊。那个什么聘礼上的礼服,是大红色的不说,就连材料都是纸做的。

  我捅捅身旁的曲天说道:“当初你怎么就没有给我准备婚纱当礼服呢?还有那款式,还真的老土啊。”

  曲天白了我一眼,却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一旁的树荫下,正好有着一家婚纱店的流动宣传车,我就拉着他过去了,说道:“走,预约去,你欠我的婚纱照。”

  我的话刚说完,曲天就甩开了我的手,道:“我不要用曲天的样子拍照,我不是曲天。”

  我愣了一下,看着他那明显就不爽的脸,犹豫了一下,道:“那么我们预约晚上,阴时什么的,你亲自拍啊。金子说过,要见鬼其实很容易的,天时地利人和就行。我们拍内景,摄影棚那地方,很少能晒到阳光的。阴气重。我们再选晚上阴时,让一个八字弱的摄影师和化妆师帮我们不就行了吗?”

  看着他的脸色些许缓和了一些,我赶紧推着他去那边预约了。因为我们的要求很多,那客服很为难啊。但是曲天家有钱啊,加上这段时间我们也没怎么花钱,钱都存下来了。我们就选了一组比较贵的套系。钱多的业务下,就算再为难也接下了。时间由我们自己选的,或者说是曲天算出来的,就三天后的晚上九点。从七点开始化妆啊。

  我想着,九点过后,整个影楼应该都没什么人了,这样就只有岑祖航和我是客人,再留几个化妆师和摄影师就足够了。这样对祖航应该不会有影响吧。

  既然我们都已经签了冥婚证的,聘礼也算是下了,现在结婚照也预约下来了。我嚷着今晚要去我爸妈那边吃饭。其实我是有私心的,我想看看我那房子有没有被那小男孩进去当游乐场。要是有的话,我就当着我爸和那阿姨的面郑重提出来。如果没有,那我也不说话。反正现在住在外面了,他们在家只要不进我房间乱翻就行了。

  回到家,因为曲天也过来了,阿姨就说要出去买菜。那小男孩就在一楼写作业。我是赶紧先上楼看我房间。好在,没有被糟蹋过的痕迹,很多东西都放在原位上。还好啊,这个弟弟还算懂事。

  在我下楼的时候,就听着厨房里传来了我爸和祖航的声音。

  “你想要什么聘礼,就说吧。虽然我现在是一无所有,但是曲天有。”

  “唉,冥婚,我这个当爸爸的能要什么聘礼啊。岑祖航,我只求你别碰我家可人。她身子弱,我只想看着她好好活下去就行了。也求你以后,别逼她自杀去陪你吧。我查了书,都说冥婚的,最后基本上都是自杀了的。我的可人从小就没妈,你就让她多开心几年吧。”

  我的心沉了下去。这段时间,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么多。甚至我以为,爸爸有了阿姨,有了那弟弟,他已经不心疼我了。原来爸爸一直都是在爱着我的。

  吃饭的时候,爸爸和阿姨就宣布了,他们已经去登记结婚了。现在跟我们正式说一声,都是二婚,而且还是这个年纪了,也就这样了。

  吃过饭,我们出门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上了车子,车子缓缓驶出了那小巷子之后,祖航轻声说道:“我不会让你自杀来陪我的。”

  “啊?你,知道我偷听了?”

  “嗯,我不是一般的鬼,我是被炼化过的。我唯一的后路,就是魂飞魄散。所以也用不着你来陪我什么。你爸爸的担心是多余的。”

  听着他的话,心里更沉了。一会之后,我展开了一个微笑,看着他道:“别想这些了,想想大后天我们去影楼拍照的时候要拍什么风格的吧。室内的呢,一定很多来选择的。拍白色的吧。”

  他没有回答,只是伸过手揉揉我的头。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特别是有着这样的大事件等着我们的时候。本来想着自己开车过去的。但是又担心拍照的时候,曲天的身体被放在车子上时间太长,被人发现了什么的。干脆就打的过去了。

  我们是六点多,吃过午饭就过去的,还是阴时,但是天空中还有着阳光的余晖。上车的时候,那司机就问道:“美女去哪啊?”

  我看看我身旁的岑祖航,这个司机好像看不到他啊。报了地址,我心里就有些担心了。万一去了影楼,摄影师什么的看不到他怎么办?万一相机拍不到他怎么办?应该会拍得到吧。网络上不是有很多拍到鬼的相片吗?

  到达影楼的时候,那里也只剩下最后一组新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等着我们的摄影师问我们吃过饭了吗?需要喝水吗?最后还说道:“你们的工作一定很忙吧。要不怎么晚上来拍呢?不过拍内景,白天晚上都一样的。不会影响效果的。”

  我点点头。她刚才用的是“你们”,看来这个化妆师是看得到祖航的。

  婚纱照,新娘子换衣服化妆,一般都要两个小时这样的。化妆师带我去女装礼服区,选礼服,那是一个封闭的死屋子。其实整个摄影场地都是死屋子,只是这里有着中央空调罢了。

  进入礼服区,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好阴森啊。三组长长的衣柜上密密麻麻挂满了衣服。有纯白的,有彩色的,多的让人眼花缭乱的。

  化妆师问我是不是先拍一组白纱的。确定了之后,她就先去给祖航找衣服了。男人的衣服相对好找很多,她就让我在这里慢慢看,慢慢选。

  化妆师一离开,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翻着衣柜上那挂着的礼服,心里渐渐开始发毛了。

  自从接触了这些之后,我就开始相信直觉了。有些时候直觉是很准的。就好像现在,这种发毛的感觉,很明显就是有什么东西在靠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