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四章 藏尸地2

第二十四章 藏尸地2

  我警惕地四周看了看,不由地将挂在胸口的祖航给的那符,捏在了手心里。在我确定这房间里没人之后,低声说道:“自己吓自己吧。多晒晒太阳啊,一定是上次的阴邪入体还没有清除干净的。”

  说是说完了,可是那种发毛的感觉还是在,而且还总觉得这里不只我一个人。

  “小姐!”呼声突然传来的时候,我是整个人都惊了起来。双手压着胸口,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怎么了?”我说话都有些喘的,声音很明显的在发抖。

  “和你来的那男生不见了。这个还要不要拍啊?虽然说化女妆会比较久一些,但是他也应该先换衣服啊。今天我就一个化妆师,时间也会赶的。”

  岑祖航不见了?怎么会呢?刚才这个化妆师不是看得到他吗?我疑惑着走出了礼服区,在那大厅四处看看,就看到了站在那边休息区,蹲在地下看着地板的岑祖航。他就算不想拍照也用不着看人家的地板吧。

  我走过去,低声问道:“怎么了?不换衣服?”

  “你烧给我啊?”

  他的话让我一下明白了,不是因为他不想拍,而是他不能换上现实中的衣服啊。除非烧了,但是人家也不可能给我们拿套礼服去烧掉吧。我这才知道自己一开始想得那么简单。而祖航那时候也没有拒绝啊。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现在的情况吧。

  这段时间的生活,太安逸了一些吧。让我都已经忘记了他不是一个人,而他应该也忘记了这一点吧。所以在我一开始提出来拍照的时候,他没有拒绝。

  我失落地说道:“那我们退了吧,就赔违约金好了。”

  “不退,就说你不舒服,明天晚上再来。明天拿罗盘过来。”

  “罗盘?为什么啊?”

  “拍照!”

  那罗盘来拍照?我一头雾水的时候听到了后面的化妆师很摄影师说话呢,我才想起来,祖航这些话应该是说给他们两听的。

  祖航站起身来,对化妆师说道:“她身体不舒服。我们明天晚上再过来吧。今天,辛苦两位了。”

  化妆师和摄影师脸上都是僵了一下,很明显的就是生气了。人家现在还在店里,这已经是加班了。结果还说不拍了,这个谁能高兴得起来啊。好在这里是大影楼的,员工都是有素质的。尽管他们不高兴,但是他们的脸色还是变得很快的。微笑着,说着安慰的话,预约好明天的时间和注意事项,就让我们先回去了。

  我猜我们一走,他们两肯定就在后面骂我们了。但是也没办法啊。

  站在影楼门前等着的士,我问道:“为什么明天要拿罗盘来啊?”

  “刚才我蹲着的地方,有尸气。”

  “湿气?没渗水啊?”

  “尸体的尸。”

  我惊住了,咽咽口水,说道:“刚才我在那礼服区,也觉得有什么东西,心里发毛。”

  “明天拿罗盘去测测。”

  想着刚才我心里发毛的那种感觉,那地方应该离尸体很近吧。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冰凉是手被祖航握了起来,他的目光依旧看着那边开过来的的士,就算一句话不说,我也明白他的意思。

  第二天的晚上,我们过去的时候,故意迟到了。就是想着等影楼里的人都走了,我们要做的事情才不会引起恐慌的。

  还是昨天的化妆师和摄影师,看到我们过来都很热情。估计昨晚已经将我们骂了三百遍了吧。

  祖航是能不碰罗盘就不碰的,所以我在进门之后,就拿出了罗盘,看是测量山向。化妆师一脸疑惑地说道:“小姐,我们应该先去换衣服吧。”

  我仰头就给她一个大笑脸:“等一会就好。”

  这种全都是中央空调的死屋子,如果能说朝向的话,也只有大门了。我站在大门前,将罗盘端在胸前,端平行,让罗盘角落的气泡在中心位置。

  然后目测着罗盘边和大门那地砖线是吻合的了,拇指转动罗盘盘面。指针南北重合之后,看向了十字线。十字线压着乾和巽两个山上。那么就是乾山巽向。

  我张开嘴刚要说话,祖航就在我身后说道:“测山向干嘛?过来。”

  “那怎么测啊?”跟着他走向了那边,礼物区和大厅的交接处。他说道:“在这里看看罗盘。”

  这个地方就是他昨晚蹲着看的地方。想着他说的,这里有尸气,那么也许就会有尸体,我忍不住心跳加速了。端着罗盘都有些不稳了。我在心中暗暗鼓励着自己,冷静点,又不是没有见过尸体。

  可是罗盘还是会颤啊。

  岑祖航绕到我的身后,双手从我身体两边圈过来,手扶着我的手上,稳住了罗盘,说道:“镇定点。没事的。就算有什么,也只是尸体罢了。”他说话的时候,头就靠在我的脸颊边上。我都能感觉到他的唇如有似无地擦在我的脸颊上了。不由地别开脸去,感觉着脸上发烫。但是整个后背却还是贴着他的胸口,两人是那么紧密地靠在一起的。

  罗盘的针渐渐稳定了下来,但是却是不正常的。因为针头是沉下去的。

  我以为是罗盘不够水平。检查了一下那气泡,是水平的啊。气泡在中间的位置啊,只是怎么会沉下去呢?

  岑祖航说道:“沉针,这里必有冤死的。报警吧。”

  他松开了手,离开了我。失去了这个怀抱,我暗暗吐了口气。但是却又带着失望蔓延开去。我已经不再排斥他的亲昵了,可是他却不愿意亲昵我了。

  “你们胡说什么!”

  我还没有从祖航的怀里回过神来,就听到了一旁的吼声。那摄影师朝着我们就吼:“胡说什么?啊?你们不拍就算了,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干什么?请你们离开!要不我就叫保安过来了!”

  化妆师急着想要劝摄影师呢,但是她说话的声音,都被摄影师的声音掩盖住了。

  祖航说道:“你急什么?这里出了冤死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我有什么关系?它本来就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什么人啊?装神弄鬼的。我报警抓你们起来!滚!”

  “好啊,我们离开。不过,你何必那么激动呢?”祖航说着,手势示意着让我整理东西。我赶紧收好了罗盘,正打算马上走呢,那摄影师就拿着他那相机上来就要砸祖航了。

  我急得就窜上前一步,挡在了祖航的面前。可祖航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直接抱着我,就转过身去。在一阵飞快的旋转之后,我在他的怀中,被转到了另一边,他的后背对着那砸下来的相机。

  这种带着很长镜头的相机都是很重的,那么重的东西砸下去,我不敢想象祖航会伤成什么样子。我抬起头的时候,他的双手还紧紧抱着我,一只手压在我的后脑上,保住了我的头。我虽然很努力的抬头了,但是只能看到他的下巴。

  摄影师吼着:“要你们多管闲事!滚!你们压根就不是来拍照的,滚!”

  一旁的化妆师也许没有见过这阵势,一时只会站在一旁哭了。祖航在他的动作交换的时候,伸手推开了他。他只用一只手,就能轻松地推开那发狂一般的摄影师,让他撞倒在一旁的礼服架子下。祖航拉着我的包,带着我就快速离开了。

  我回过头,就看到了那个摄影师愤怒得变形的脸。

  出了影楼,我急忙说道:“要不要去医院啊?”说完了才觉得自己的不靠谱。祖航是一只鬼啊,有什么医院会接受他这个病人呢?所以我赶紧说道:“你没事吧?伤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