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五章 坟地

第二十五章 坟地

  六个女生挤在一辆车子里呢,我想要逃出去都难吧。我急得大声吼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你们这是绑架!”

  “哟,绑架都出来了。我们可没你想的那么坏。我们也就是带你去玩一下罢了。这也生气啊。”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我们一起去的啊,怕什么啊?放心,不是带你去卖的,就是去郊外踏踏青罢了。”

  车子开的很快,开车的同学是大一就一直开车来学校的。所以我也没有跳车的机会。我想就算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不会跳车的。

  车子开到了郊外,一片已经废弃的小屋。他们把我丢下车子,然后开车离开了。我的心里还在感谢着,他们没有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情来。可是几分钟之后,我就想哭了。就算丢我在ktv我只少还能喊声救命吧。这里,我就是死了都还要好几天才有人知道呢。

  这地方,我压根就不知道名字,远处的农田,近点的是几棵芭蕉树,再近点就是几座破破烂烂的小房子。不对,这芭蕉树下还有坟。

  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这里到底是哪里呢,天上已经打雷准备下大雨了。我们这里进入夏天之后,经常会有这样的天气,就是早上太阳很好的,一到下午三四点,基本上都是暴雨倾盆,五点这样就停了。

  而看样子,估计着一会也能下大雨了。四周都是农田,能看得到的,最近的村子,也要在天边了。而眼前的几间砖瓦房,很明显就是危房啊。芭蕉树也躲不了暴雨吧。

  我急着拿出了手机,准备着给祖航打电话的。可是手机里显示着的信号只有一格,一旦打雷,信号就一格也没有了。

  我急了,怎么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呢?

  雨点已经砸下来了。几乎就像冰雹一样,很大的一颗。砸人身上都会觉得疼的。犹豫了一下之后,我还是决定进那屋子里去躲躲雨了。

  这几天,天天下午都在下大暴雨,也没看到那屋子塌啊。我就不信我那么倒霉的,就今天去躲雨,它就今天塌下来不成。

  冲进那屋子里,再看看手机,暴雨下起来了,手机信号完全被雨水屏蔽了。

  我这回是真的哭起来了,眼睛都是水雾,看到的东西都跟着模糊了起来。那房子是瓦顶的,好多瓦片已经掉下来了。而窗子只是一个空框。雨水被风带了进来。尽管我缩在了角落里,可是还是能感觉到有雨水扑到我身上。

  我的目光看向了窗外,泪水模糊着,雨水模糊着,我看到了那边的芭蕉树下,站着的好几个身影,都看向了我。我惊得赶紧闭上眼睛别开脸。就是这个动作让我眼中的泪水滴了下来。眼中少了泪水,视线清晰了很多。我害怕,但是却又不敢就这么跑雨里去,忍不住再看过去。

  没有!芭蕉树下只有那几个坟包。难道是我看错的?

  我慌张中看向了房子的另一边,也就是我进来的门。门的那边也有着几个坟包,不过没有影子,没有鬼。

  “一定是我眼花了,眼花了。这里还是人家的农田呢。眼花了。”可是当泪水重新盈满我的眼睛的时候,我再次看到了那边芭蕉树下的鬼影,还有前面门口那边坟包的鬼影。不是我眼花,而是当我的眼里有眼泪的时候就能看到。他们在雨幕中,看着我,一直看着我。

  我低声说着“眼花了,眼花了。”低着头,也不敢看窗子门口。最后害怕地蹲下身子,将头埋在双腿间,当一个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的鸵鸟。

  可是尽管是这样,我还是不能控制自己哭了起来。我边哭边说道:“岑祖航,你在哪里啊?呜呜……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我不要一个人……”

  哭着,哭多了,人就容易头晕,头晕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带着很浓的本地方言说道:“妈妈,她在这里,我们没地方躲雨了。”

  “到那边角落去吧。”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惊恐地喊道:“啊!不要进来!不要进来!”我没敢抬头看他们,我不知道她们有没有进入房子,我往角落缩了缩,低着头,哭着喊着。

  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场雨不会太久的,最多一小时,一小时之后,雨就会停下来了。这场恐怖也就会停止了。

  可是外面的雨还是下得那么大,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而我的意识里,只有很深的恐惧,还有我自己的哭声。

  “可人!”

  在这声音响起的时候,我已经被抱进了男人的怀抱中。

  是曲天,也就是祖航,他找到我了。他紧紧抱着我,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滴下的水滴。而我现在一点也不在乎这些水滴了,只要我不是一个人就行。

  我继续在他怀中哭着,直到这场雨停了下来,斜斜的阳光再次透过那房门,照在我的身上,我才稳定下情绪来。

  曲天浑身上下都是湿的,看来他的冒着雨跑过来的。

  我吸吸鼻子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就这里的环境,真的就是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的吧。“

  “那个符,你的魂魄不稳定的时候我会感觉到的。”

  我才想到了,他给我的那个挂在胸口的符。就是零子说的分魂。

  我长长吐了口气,看看窗外,阳光普照下,芭蕉树很绿,那下面的坟包也是小小的,没有一点异常。

  曲天感觉到我的目光,说道:“这种房子的格局是大凶。屋子旁边有坟的,能看到坟的都不好。特别是这种前后有坟的。这种房子,能住的人,只有走偏门的,而且八字是戊土日元的人。那种人就是跟死人要钱财的。他们住着就会大发财。一般人住这种屋子,受不住煞气的。”

  “那丽丽她们怎么知道要丢我在这里啊?”

  曲天带我出了屋子。他的车子就停在前面一点的路边。他走向了车子,从车子上拿出了打火机,香,还有纸钱。看来他这是有备而来的。

  他拉过我,让我亲自给屋子前后的坟都上了香,烧了纸钱。说些道歉的话。

  等说完了这些之后,我低声问道:“他们要是不原谅我呢?”

  “他们不敢,我在这里呢。”他同样低声说着,“好了,回去吧。今天这事,弄不好你还要发烧的。”

  等着香烧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才上车回去。曲天在走向车子的时候就随手脱下了身上的T恤,丢在车子后座上。之前看曲天打球也见过他不穿衣服啊。可是那时候他跟我没什么关系。他就是连裤子都脱光了,也和我没关系啊。

  可是现在,他身体里的是岑祖航,而他和我……我们昨晚还……我的脸上禁不住又发烫了起来。

  曲天倒是很自然地样子,回身开门的时候,看了我一眼,问道:“脸那么红,发烧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我连忙摇头。要是我发烧了再次住院的话,我爸就不知道要跟岑祖航说什么难听的话了。

  “被雨淋了总要去看看的。别想那么多。”他将我推上车子,启动车子离开这片坟地。

  “那你也淋了雨啊。”

  “只是这具身体淋了雨。我淋雨根本就不会有事。”

  “那为什么那些芭蕉树下的…阿飘要进屋子躲雨啊?我听到它们说话了。”

  “习惯,一些离开了的,它们还是保持着生前的习惯罢了。要不然荒郊野地那么多坟,哪有地方躲雨啊。坟就是他们的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