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六章 脸谱1

第二十六章 脸谱1

  祖航没有问我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只是听说丽丽见鬼生病了,请假在家好几天呢。

  而我也生病了,还是发烧,没住院,没告诉我爸,就在学校对面的那家小医院打了两天的吊针。

  无聊的时候看看手机新闻。上面说,那个挖出了一具尸体的影楼,那案子找到凶手了。凶手就是影楼里的一个摄影师,就是那天用相机打祖航的人。

  他是在接拍一家公司的广告的时候,看上人家嫩模了。直接就想下手。推搡之间,女生就被失误致死了。他没报警,反而想了这么个藏尸的方法。只是没有想到,我和祖航会去哪里,发现了他的秘密。难怪那天他那么激动呢。

  覃茜的身体好多了,她回学校的时候,也来看我了。陪着我聊聊。要不我一个人在这等着打针的时间,真的很无聊啊。

  覃茜说了在学校里听到的消息。丽丽见鬼生病了。他们家做了法事。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祖航。所以岑祖航中午来给我送饭的时候,我就问了他,是不是他下手的。

  他好一会才说道:“那是曲天的女朋友,我只是想早点了断我和曲天的联系罢了。”

  “你不会是直接告诉她,曲天已经死了吧。万一她到处乱说呢?万一她接受不了,精神崩溃了呢?”

  “她没你想象的那么不懂事。生场病她就好了。”

  他没有具体说他到底是怎么做的,他这种不爱说话的毛病有时候很让人抓狂啊。

  我也不确定,我是遇鬼了,才发烧的,还是那天淋雨发烧的。总之这一烧,前后打针吃药就用去了一个星期了。等我好了,不再发烧了,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我爸打来的,他说家里出事了。那个小弟弟在上学的时候,跳下电动车,没注意被旁边的另一辆电动车撞了。伤得还挺厉害的。现在他和阿姨轮流在家里和医院,店里有人来买东西都照顾不上了。虽然说这个时候孩子比生意重要,但是有一些是老客户,不好不搭理啊。问我是不是能回家帮忙看几天店。

  反正现在我也是不用上课点名的,回去就回去吧。我从高中开始就经常在店里看店了。卖真货我卖不了。卖点便宜的假货,还是行的。

  跟祖航说了之后,祖航也同意了让我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在回家的第一天,是祖航开车送我回去的。刚到店门口,我爸看着我下车就喊道:“回来了,我去医院给他们娘两送饭了。你在家看着了啊。”

  就这么一句话,我爸就走了。没人就没人吧,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岑祖航没有马上离开,跟着我进了店里。我还在数落着我爸走得匆忙,他已经注意到了店里角落的一个箱子。那箱子上还贴着快递单子呢。他蹲下身子,看看单子,说道:“四川脸谱?”

  “哦,我看看。”箱子上的单子真写着四川脸谱啊。我们这样的古玩小店,有时候也会买些工艺品的。有脸谱不奇怪。只是都还没有开封过这个是……货物?还是别人放在这里而已的。如果是货物的话,我就有责任将它拆开摆好了。

  岑祖航伸出了手,在那箱子上擦了一下,看看指尖的灰,说道:“放了好几天的样子了。打电话问下你爸,这箱子放在这里几天了。”

  “这个有关系吗?”我疑惑着,掏出了手机。还是乖乖拨打了我爸的电话。

  手机很久才接通,我爸估计是骑着电动车没听到手机响呢。

  我问了那箱子的事情,我爸说那是一个老客户啊。他全家人去旅游了,让我爸帮忙签收这东西的。说是以后摆他们家客厅当艺术品的。应该已经放在我们家两个星期了,那家人明天就回家了,到时候,还要把这箱脸谱送过去给人家的。而送脸谱的任务就交给我和祖航了。我爸的理由很简单。祖航不是有车子吗?

  祖航抽走了我的手机,说道:“那个男孩子,是不是伤了脸?”

  “你怎么知道的?就脸伤得最严重,封了十针呢。估计以后要留痕迹了。”

  “脸谱放在震宫上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很吃惊。不就是四川脸谱吗?这都有问题啊。很多人不都是把脸谱放在家里当艺术品的吗?

  我说出了心中的疑惑。祖航说,要看宫位什么的。也要看人本身的能量。能量大就没问题。不仅是四川脸谱,还有一些画着花脸的图啊瓷器啊什么的,都要注意。

  一整天这个小店就没有一个客人。我和岑祖航在店里。阿姨一直在医院里照顾孩子,我爸回来了一次,带着阿姨和孩子的衣服过去,也给我们做好了饭菜,给医院里送晚饭去。还给了我们明天要送货的地址。

  回到我自己的小屋,我就是高兴啊,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亲切,就连被子的味道我都是最爱的。

  只是那张小床有些为难祖航了。之前我们两是睡在大床上的,倒也不觉得挤,现在可是标准的挤在小床上了。

  如果没有过之前的那次亲密,也许和他睡也只是睡觉罢了。但是现在睡在一起,还是紧紧地挤在一起,是个人都能联想一下啊。

  我有些不安地扭扭身子。他就说道:“床那么小,要不我回去睡好了。”

  “不要。”现在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几乎已经成了习惯了。

  “那我到书桌那边去吧。”就像他那几天在我家也是在书桌那边睡的。

  我还是说道:“不要。”

  他的手就搭在了我的腰间,缓缓贴近我的身体,将我纳入他的怀中:“好了,睡觉吧,这样就不挤了。”

  “那……那……你会不会,嗯,难受。”我很艰难地问出了这个问题。因为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他……他那个抵着我的。

  “闭嘴,闭眼睛!”

  安静的晚上开始了,就这么在他怀中,连带着电风扇都不用开了。在早上稍凉的时候,他还帮我盖毯子了。我感觉,他真的就是不用睡觉的。

  天亮了,我爸是急着去医院,等我们起床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家了。就在那箱子上留了一张写着地址的字条。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去送这东西,然后回来继续看店。

  在送东西过去之前,我们打电话跟那边的人确认了地址和是否在家。接电话的阿姨说,家里有人呢。只是先生太太有事出门了,那孩子在家呢。她只是家里的保姆,让我们送过去就行,先生有交代过的。

  送货这种事难不着我。加上又有祖航开车,一切都很顺利。直到看到了那家的孩子。

  那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区呢。还是在市中心的,估计着房价很贵。我们的车子进入小区都要保安带着停车的,不能乱放车子啊。

  下了车,跟保安确定了那家人之后,我们就过去了。跃层,楼中楼。听那个多嘴的保安说,那是一套两百四坪的大房子。五房三厅四卫,房间都很大的。还有一个开发商赠送的二十坪的楼顶小花园。

  想着这样确实很好啊。唯一的不足就是那是顶楼。

  给我们开门的就是那个保姆,她是一个瘦瘦的阿姨,看上去也是一个手脚利索的人。看我们搬进了东西,给我们倒了水。还说先生说过了,送东西过来要给点辛苦费的。就递给我们二十块钱。

  这也就是一个意思罢了,我刚想伸手去接,就听到了房间里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说道:“借着曲天的身体,一个官二代呢,就不在乎这几块钱了吧。”

  随着声音走出来的是一个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的男生。他的一切都是那么普通,唯一不普通的就是那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