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六章 脸谱2

第二十六章 脸谱2

  我记得他那张脸的!就在岑家村里见过的。他那个时候,还是双眼没有焦距的,而现在他的眼睛却是直直看着我们两。

  那是魏华!

  曲天微微一笑道:“认识吗?你没去学校啊?现在好像不是暑假吧。”

  魏华,我听金子姐说过他的资料。当初是一个假冒的归国博士,现在这个重生的魏华算是人是鬼还是僵尸就不知道了。

  魏华走向了我,说道:“听说你是岑家的孩子。”

  我没有回答,没有给他一点反应,往曲天身后缩了缩。他继续说道:“可是我却知道你和岑祖航是冥婚呢。岑家村一直都有村内通婚的习惯。就是不知道你们两有没有血缘关系了。不过这都不重要。有没有血缘也就这么过了。”

  他微笑了起来。我不得不说,在十三四岁的男孩子来说,魏华算是比较帅气的那种,加上他那种邪恶的气息让人捉摸不透。

  曲天也是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不想伪装,那么我也不装了。当初的协议是说好的,咱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对,有本事你自己查。不过你早晚都会知道的,到时候,别难过。”

  曲天拉着我转身离开了。进入电梯之后,我就问道:“那个魏华到底是什么啊?”

  “去零子那。”他的表情很严肃,看来事情已经超出他的计划了。

  从这边小区离开之后,我们是直接去零子家的。

  零子还在家里玩着游戏呢,光着脚冲过来给我们开了门,就让我们等等,他要先保存啊。等他穿着拖鞋,好好走出来都已经是好几分钟之后了。他也不在意地打开了饮水机的电源,拿出了一包泡面在那等着水开。

  曲天倒是沉默了一下,我马上说道:“上次那影楼的事情,是你报警的吧。我们还没有谢谢你呢。”

  “不用说谢的,一通电话而已。”

  “那时候,你说那样的话,我还以为你不会帮我们呢。”

  “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们要是出事了,我姐那估计就保不住了。她保不住了,我估计也没好日子过了。找我说谢谢也不买菜来帮我做顿饭啊?”

  曲天说道:“出去吃。”

  这个提议正好合他的意啊。他是起身就走,还说道曲天家有钱,要去餐馆吃,不吃大排档啊。

  零子住的地方本来就是郊区,这地方也没什么餐馆,最后去的也只是名称是餐馆的大排档罢了。

  点了四五个菜。零子开门见山地问道:“什么事说吧。”

  曲天说道:“帮我查个人,查套房子。”

  “什么人,什么房子。”

  “梁庚,注意梁庚最近身边的人。魏华跟着他呢。房子是现在魏华住的房子在xx花园D座二单元3102室。”

  “尼玛的魏华。我在考虑要不要直接买凶杀人干掉他。到时候看他还怎么回魂。”零子顿了一下看向了曲天,说道,“岑祖航啊,你顶着人家官二代的身份,怎么这点事还要我来帮你呢?”

  曲天没有说话。想想也是。岑祖航生活的年代,是绝对不允许动用关系查事情的。所以这样的事情,估计岑祖航是做不出来的。零子他那边却有人脉。

  好一会之后,零子说道:“等我两天吧。金子老公在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梁庚拉下来。没有官职,他们很多事情都做不了的。不过,我姐那公公是已经退休的了,到时候,有需要你这个官二代的地方,别推辞啊。”

  曲天犹豫了一下,才默默地点点头。

  饭菜上来了。边吃着东西,他们边说着事情。

  曲天说道:“魏华订了一批四川脸谱。”

  “脸谱?放家里?他现在长什么样子啊,是不是歪嘴的啊?”

  “脸谱放家里跟我们没有关系。只是为什么偏偏是可人的爸爸去接的货。之前梁庚去学校找过可人,让我们帮忙看了套房子。感觉是在试探吧。而这次将脸谱让可人爸爸接货,那意思就是……”

  “他盯上可人了?那正好啊,让可人和他们接头,看看幕后黑手最后的目的,然后杀了他。”

  “我担心可人爸爸那边会有危险。毕竟魏华的手里,沾着的可不止一两条人命了。”

  零子看向了我,我问道:“那我爸他们…不会有事吧。”

  零子说道:“应该不会。上次金子是目标,她孩子爸妈也没事。就算魏华很残忍,至少他还没有牵涉到别人的念头。”

  “万一,他这次更加急于求成了呢?”

  “再说吧,这个时候,你想让你的身份证小姐一家人都隐居起来啊。不现实。”

  我也觉得是这样的。如果我跟我爸说的话,他就算相信,也不会搬家的。那房子老是老了,但是却是我爸这么多年的唯一产业啊。而且他才刚结婚,阿姨那边是什么态度都还不知道呢。

  吃过饭我们离开这包厢,曲天在柜台那结账,零子就四处看看这大厅。很小啊,在那柜台旁,对着大门的地方放着一个足足两米高的瓷花瓶。花瓶上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女人。我不觉得这样的画有什么好看的。抽象派吧。虽然我自己也算是学美术的,但是我还真不喜欢抽象派。

  零子跟这家店的老板娘好像挺熟的样子,就说道:“芬姐,你这花瓶前几天我来都还没有的啊。”

  “刚买的。我老公家一个亲戚来店里吃饭,说我们这角落对着煞了,用瓷花瓶来挡挡。”

  “看风水啊,你又不找我给你看,”

  “人家那是亲戚,也就说了几句话罢了。找你我可没红包啊。”

  “我给你打折啊。芬姐,你信不信我?”

  “哟,零子大师什么话啊?”

  “这花瓶不能放这里,要放你换个花开富贵的。这个女人也太丑了吧。脸都花了。”

  “这叫艺术懂吗?这花瓶,花了我四千多呢。”

  “我怕以后,你花个四万来弥补了都不够啊。这花瓶真不能要。要不你会破相的。”

  “摆个花瓶还能破相啊。”

  “不信就算。”零子也懒得说话了,只是对着那花瓶一个冷笑,走出了店里。我赶紧跟了出来,低声问道:“你不跟人家说清楚吗?”

  “她压根就不信怎么说?等以后她破相了,自然会找我的。”

  “你……很缺德啊。”我不能赞同零子的这种做法。

  他却瞪了过来,说道:“你不缺德,你有本事,你去跟芬姐说去。你能说得动她,我赌一百块输给你。”

  我无语了。感觉那芬姐真的不是那么好说得动的。有些事情就是注定的。有人已经告诉她了这样不行,可是她还是坚持这么做。她命中注定会毁容吧。

  第二天,我还在店里照顾生意的时候,就接到了零子的电话。零子说曲天的电话打不通,就只能打给我了。说是那房子是梁庚买的。而梁庚最近没有什么异常的。他家里人似乎并不知道魏华这个人。还有就是那个芬姐真毁容了。她去打了六个耳钉。

  在我吐槽打耳钉是毁容的一种的时候,我还想要一个很邪恶的报复计划。如果梁庚的老婆以为魏华是他的私生子会有什么样的好戏呢?我挂了电话,就笑了起来。果然啊,台剧看多了,这种桥段要设计一下真的不算难的。

  我赶紧上网,淘宝上买了一套电动玩具车,收货地址就写梁庚家里。让店家附上一章纸条,就写送给他儿子,祝他儿子今年初中考试,考上好的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