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七章 装修颜色

第二十七章 装修颜色

  在家看了一个星期店之后,那个小男孩出院回家了。我爸也给我们做了一顿大餐,正式宣布我们可以回去了。当然在家继续住也行。

  我还没有想好呢。曲天就说道:“我们回学校吧。毕竟可人的毕业作品就是下个月要交,然后布展什么的都很花时间的。”

  曲天说的对,接下来学校那边的工作会比较多。甚至通宵做任务也是这个月。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回去我们可以睡大床了,不用那么挤着。

  吃过饭,我们就整理东西回学校了。我们刚回到小区,小区门口已经挤满人了,估计是出事了。

  曲天本不想理会的,可是人那么聚集在小区门口,我们的车子也进不去啊。

  下了车子,挤进人群中,就看到了东哥坐在地上,腿上手臂上都是伤。特别是腿,估计已经断了。另一个人当场数了个四千块就走人了。围观的人都在议论着,为什么不让那人送医院让他出医疗费呢。东哥没有说话,用带血的手数着钱。

  东哥就住在我们租的那房子的楼下,上下楼的时候都见过的。有时候也会相互打声招呼。

  曲天上前问道:“东哥,你真不去医院?”

  “不用的,这点伤,找我家那个阿叔来用中药,比医院开刀还快。也就四五百块,还能留个三千多给我女儿当下学期读大学的学费。”

  我听着,愣了一下。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我家不算有钱,但是我的花销我爸从来没让我缺过。我不知道我爸有没有这么辛苦的给我攒学费,但是应该也差不多吧。

  曲天将东哥扶起来,说是让他上学,我们送他回去。

  东哥马上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这身衣服,一会把你的车子都弄脏了。”

  “没事的,上车吧。”曲天还是将东哥扶上了车子。下车之后,就是要上楼了。这种旧小区没有电梯,而曲天却坚持把东哥那么大个男人背了上去。

  如果是这个年代的人,我觉得这样的已经能当活雷锋了。但是在岑祖航生活的那年代,这样的事情很普通的。

  东哥家没人,他解释说道,孩子在学校住宿的,老婆去叫那阿叔过来看他的伤了。他还一直说那阿叔治疗这些骨折怎么怎么厉害的。

  我小时候,我们隔壁的哥哥也是骑车摔了腿,给街边诊所的医生治疗的。结果夹板没夹好,手长歪了,就又送去医院,把骨头敲断了,重新接了一遍。

  所以我一直和东哥在那说着话,试图劝他还是去医院拍片的好。曲天却是把人家家房子里里外外走了一遍。我看出他的异常之后,走到阳台边上,压低着声音问他,怎么了。

  曲天说道:“这房子没有什么形煞啊,也不缺宫,和我们楼上的是一个朝向,也没有空亡。怎么就出了这么件事呢?”说完了,他转身对东哥问道:“东哥,你住这房子觉得怎么样?这里是你买下来的吧。”

  东哥点点头:“买了,花了一辈子的钱呢。装修都花了几十万。那时候还有点钱。谁知道住进来之后,就事事不顺,先是我连续发烧一个月,开不了工,然后就是车子被人撞了,人家还跑了。别人欠我的钱拿不回来。我现在还这样了。真不知道这要耽误多少天的活呢。钱也很快就花完了。现在基本上是要拿钱出来都难啊。孩子再三个月就要读大学了,好几万啊,我上哪要啊。”

  我心里吐槽着,这个也真够倒霉的了。

  曲天皱皱眉,再次把房子走了一遍,我也跟着看了一遍。别说好几十万装修这么个两房一厅,还装修得很漂亮呢。白色的墙,有着浅黄色的圆形装饰上可以放着相片。可以看出相片上的东哥意气风发,比现在要好很多。那阳台上的窗帘也是白色的,带着银色的圆形暗绣,应该花不少钱呢。

  地砖也是白色的,厨房、卫生间、房间,都是白色为主色调,看着明亮、干净、整齐,还显得空间比较大。

  总之,很漂亮的一个小家庭啊。那时候的东哥应该真有点钱吧。

  我低声对曲天说道:“不是房子问题,难道是八字的问题?”上次那个小两口的家庭不也是这样吗?房子没有大缺点,但是还是出大事了。

  我一边掏出手机一边问道:“东哥,你说下你的阳历生日,准确的,年月日时。”

  我翻着手机上的万年历,听着东哥报了生日,他还疑惑地问道:“你会看?”

  “呵呵,我学习学习的。”

  得到了八字,曲天已经说道:“是这房子克着他了。”他转向了东哥,解释道:“东哥,想要你转运,这房子卖了,或者重新装修吧。这房子不适合你。”

  东哥是开始痛了,也不愿意多说话,皱着眉,坐在那沙发上。这个时候东哥的老婆带着一个医生过来了,一阵忙碌着检查包扎熬中药什么的。我们干脆就先回家去了。

  走上楼的时候,我就问道:“那房子怎么不适合他啊。”

  “他八字忌金。但是整个屋子,基本上都是白色的。白色代表金,圆形也代表金。这房子一点不适合他,让他住里面运势很低。如果换一个八字喜金的人住里面,估计就能风生水起了。”

  “嗯,那以后我们的房子怎么装修啊?你的八字……”

  曲天白了我一眼,道:“用我忌日吧。”

  “这也不高兴啊。”我嘟囔着。

  曲天一笑,伸手拉过我,道:“你的八字用神是水,我的八字用神喜金,那么就用白色的,金生水,这样照顾了我,你也一样会有好运势的。”

  “那图案呢?”

  “有曲线,有圆形吧。曲线是水,圆形的金。”

  “那如果夫妻一个是水的,一个是火的,怎么办?”

  “就用喜神。在喜神用神里找相生的关系。水火的,一般用木。”

  回到我们住的房子,看着曲天那一身都是血的衣服,我让他脱下来,我帮他洗洗。而且这房子我们也有一个星期没有回来睡了,床也要整理一下,地板也要拖一下的。

  一切都忙碌着,直到吃晚饭的时间,才基本弄好卫生工作。洗过澡,躺在我们的大床上,我心里想到的是,这一次好些不正常。就好像那边的房间,我的小竹床,难道就这么一直不用了吗?跟着他睡一张床,都已经习惯到没有任何的疑问了。

  而在曲天洗好澡之后,曲天的身体留在了客厅沙发上,岑祖航走了进来。他穿着我买给他的睡衣,也没有看族谱,直接在我身边躺下,拥住了我。

  在我家的时候,因为床小,不抱着不行啊。可是现在这是大床了啊。而且以前我们睡这张床的时候,不都的中间有着很大的间隔吗?

  我不安地扭扭身子,岑祖航就说道:“别动。”

  “呃,先放开我吧。热。”我是脱口而出的话,可是说完了我又觉得不对了。岑祖航的温度本来就低一些啊,他抱着应该会让我更凉快的。可是我还是觉得热。那热就是身体内部传出来的,让人很烦躁的感觉。

  “正好我给你降温。”

  “你抱着更热。”我知道这句话听上去不合逻辑,但是这是真实的感受啊。也许是心里作怪吧。少了床小必须抱一起到理由之后,我们现在这个姿势,让我真的很不安。

  就算我没有过经历,我也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吧。这么抱着,总有一天会擦枪走火的。而且,那次他不是已经…呃,就差那么一点就……再来一次,我估计他不会放过我了。那么一点点的阻隔,他会突破的。

  (小窍门:亲们,不要叫我帮你们算八字用神和喜神。百度--八字--选个网址链接--输入你准确的出生年月日时--确定。度娘会告诉你的。
在天无良群里的亲们,注意下面的知识点做好笔记,今天晚上我会在群里进行抢答的:金:白色 银色 金属色 圆形
水:黑色 蓝色 波浪线,波浪形
木:青色 绿色 竖条形
火:红色 紫色 三角形 ,尖角
土:土黄色 咖啡色 棕色 正方形,扁长的方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