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八章 五黄二黑1

第二十八章 五黄二黑1

  那个晚上很难熬。我估计也就只睡了三个小时吧。更多的时候,是在迷迷糊糊之中,感觉着他的抚摸,他的亲吻,还有他……他没有做到最后,但是我全身上下都已经是他的气息了。就好像我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那么亲昵地急着和我融为一体。

  就算他的身体是微凉的,但是还是让我身体中散着燥热。我迷糊中不敢推开他。或者说也没有要推开他的意识。

  醒来之后,毯子碰触到身体,很明显的感觉提醒了我。昨晚的事情不是梦,是真实的。而这一切的男主人,已经不再床上了。

  坐在床上,回想着昨晚那亲密,我的脸烧了起来。几秒钟之后,我惊了一下,伸手摸摸我的额,自言自语道:“没有发烧啊。难道那次,真的是空调吹得太冷了?”

  梳洗好之后,我就先去学校了。昨晚的事情也要放一下,毕业的作品也是很重要的。就算老师已经对我放水了,我也不能自己不当回事吧。

  起得晚,到学校的时候,第一节课都已经上到一半了。学弟学妹都在教室里,只有几个和我一样的快毕业的学生在校园里晃着。

  就在我匆匆往画室那边赶去的时候,就看到曲天正在和同学一起打篮球。我也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没有多少反应。那明明就是曲天的身体,曲天的脸,虽然明知道那就是岑祖航,就是昨晚上跟我这样那样的……鬼,但是模样不一样了,声音也不一样了。

  曲天也看到了我,丢球给了同学之后,就朝着我跑了过来。我停下脚步,等他靠近了,才发现,他虽然穿着球服,虽然打了球,可是身上没有一点出汗的样子。

  他说道:“没吃早餐?我还以为你会睡一个早上,下午才过来呢。”

  本来对着曲天,我就没有联想昨晚的事情,可是他怎么偏偏就提了呢?虽然说这里没人会听到我们说的话,但是还是会不好意思啊。

  我的眼神飘了一下,就是不去看他:“没吃,赶去画室呢。中午再吃吧。”

  可是他却直接拉过我的手,朝着学校的超市走去。一旁打篮球的同学也只是朝着我们笑笑,我们的关系整个学校都知道了,他们也不会有什么起哄的事情出来。

  被他这么拉着,我也只好跟着过去了。学校的超市还挺大的,门口还放着好几张桌椅。这个时候,超市里没什么人,曲天直接选了牛奶蛋糕去结账,让我坐在那桌椅上,先吃着。

  在我接过他的东西之后,他的手背贴上了我额头。

  我别开脸道:“没发烧。”

  他也是僵了一下,然后一笑:“没发烧好啊。原来那种程度是不会发烧的。只是皮肤的接触不会发烧。”

  我的脸更红了,赶紧喝牛奶,要蛋糕,就当没听到。只是心里紧张着,他这里说的意思是……今晚继续?或者说是以后继续?我赶紧抬头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我想回我原来的那小竹床睡。”

  “那房间格局不好,当书房,客房,一天两天还差不多,住久了,人会不舒服的。”

  “骗人啊!那楼里的格局都那样,很多人家都用那个房间的啊。就两房一厅,家里有个老人孩子什么的,不都是住那间吗?”

  “那你回去打听一下啊,那楼上楼下的,和我们同一朝向的,经常住在那房间里的人,有几个健康顺利的。回去自己排盘看看。”说着他看看四周,压低着声音说道,“如果把曲天的尸体天天晚上放那边房间。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诈尸都有可能会。沙发都比那房间好。”

  我惊呆了,有这么严重吗?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我拿着蛋糕牛奶就一路吃,一路走向画室了。

  曲天也没有叫住我,就由我去了。

  毕竟是准备要交作品了,原来喜欢聊八卦的同学都闭嘴了。大家都能一天待在画室里,一句话不说,直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

  终于忙碌了一天,要回去了。也有同学选择了在画室通宵的。如果是以前,我也许也会跟着她们一起通宵吧,但是曲天在晚上六点多就打电话来说,我今晚回去的时候,他来接我。

  以往我也有下了夜自习才跟着同学们一起回去的啊,那时候也没看到他说什么来接我的话。难道多亲密一点,就会多付出一点吗?

  等我回到小区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为什么说要来接我了。他是站在小区门口等我的。那小区是老旧的小区,很小,就那么几栋六七层高的楼。

  在小区门口我就听到了里面一个女人尖刺的骂声。她是什么都骂啊,什么难听骂什么。还是站在我们那楼梯口骂的。楼梯口围着一群看她热闹的人,还有着一地的垃圾。

  等我走过去的时候,也基本能听明白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就是那女人是住在我们这套房子的二楼的,他老公去帮七楼租房子的单身女人修一下电插座。还没修好呢,那女人就上七楼去骂人家是狐狸精了,还非要拖人家下来给大家看,用垃圾丢人家身上。

  我到的时候,那七楼的女人已经被人送上楼了。这个泼妇就站在一楼这么继续骂,她老公就站在一边什么也不说。

  曲天带着我,小心绕开众人,还有地上的垃圾,还要小心不要惹到那泼妇。这种时候,让她注意到,就有可能会被波及啊。我们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等着她骂累了回去睡觉才回家吧。

  我已经尽量的不让她注意到了,可是还是被我看到了。

  她突然扯过我就吼道:“你是那个狐狸精的朋友吧。来给她助威的?我告诉你,你也就是个狐狸精!看你那样子……”

  “我不认识什么人,我住这里的。”我解释了,但是她的声音完全压过了我的声音,她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声音,还在继续骂着。

  曲天上前推了那泼妇一把,让她松开我,狠狠瞪着她,拉着我赶紧上楼去。

  楼下也有几个认识我们的人解释了,说我们是住在这里的。那泼妇明明就已经知道了,还要继续骂。什么住在这楼口里的都没一个好货,那狐狸精怎么怎么了。

  回到我们自己租的房子,我还是气呼呼地说道:“这什么人啊!公共场合,抓到谁都骂的啊?”

  曲天推推我:“别让她的不良情绪,影响到你,先去洗澡,准备吃东西。”

  有时候洗澡真的是一种能消气的办法。热水流过全身,舒服了,也就没什么气了。等我出来的时候,楼下骂人的声音终于停了。听声音估计是有人报警了,警察来把那泼妇带到警局里了解情况去了。

  曲天已经躺在了沙发上,嘴里鼓鼓的含着定尸珠。岑祖航在房间里看着电脑。我进了房间,他就说道:“你过来看看。”

  我凑了过去,电脑屏幕上显示着的,正是我们这一户的户型图,已经套好了罗盘,也排好盘了。

  这段时间,经常看排盘,我也能看得比较快,马上说道:“大门79犯回禄。客厅34了,碧绿疯魔,不过我们不睡客厅。”

  “曲天算什么?”

  我愣了一下,好端端的,说他干嘛。想了想才说道:“尸体。”

  “五行啊。”

  “土。”

  “34为木,木克土,把他放客厅沙发上是最好的。”

  (小知识:排盘后的34为什么是木呢?看九宫格,震三巽四,也就是九星里的三碧禄存星和四绿文昌星都是木。有亲提出巽为风,那是另一个体系的五行了。我学习的是金水木火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