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八章 五黄二黑2

第二十八章 五黄二黑2

  “这边房间是16。主卧室挺好的啊。”

  “次卧呢?”

  “25,大运的飞星也是五。”

  “二,是巨门星,巨门星就是姜子牙的老婆。那女人在历史神话什么的,她都不是个好女人。惹是非,嗓门大,乱猜疑,还敢打老公。25又叫五黄二黑,不是什么好格局。二不仅是惹事非,还是病灾星,住久了,身体不好,胡思乱想。那种在家里对着老公动不动就吼的,多半住在五黄二黑的格局。不信你明天去那个女人家问问。她睡哪个房吧。”

  “那房间真那么邪门啊?”我低声说着,仔细想想这个楼口的人家。一楼没人住,二楼就说今天那个泼妇家。她估计就是睡那房间吧。三楼是一个三口之家,他们家的奶奶身体一直不好,好像是瘫痪在床上了。四楼就是我们这里了,那房间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住着了。五楼就说东哥家,他儿子在外面读书也空着。六楼是一个合租的两对情侣。好像其中一对上个月分手的房间也退了。

  确切的说,那房子里说两对情侣,有一对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而合租的另一对却说三天两头换人的。七楼,就是那个被骂是狐狸精的女人。她的身体也不大好,而且工作也很不顺利。好几次,我从学校回来,就看到她是哭着下楼的。

  岑祖航说道:“五黄二黑能不动就不动。家里有房间够住的,那房间就当杂物室吧。实在要住的也要放个能发出滴答声的圆形金钟来化解。”

  我点点头,说道:“那我还是睡这边吧。我可不想以后像那个泼妇一样神经质啊、”

  我敢说,我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岑祖航笑了,虽然他的唇角只是微微勾了一下,但是我敢肯定他是笑了的。

  腹黑!我看向那图,这个排盘套得对不对啊?是不是他故意这么放的啊。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呃……继续同床共枕了。

  夜里,那个迷糊间的春梦又来临了。我心里很清楚,那压根就不是梦。岑祖航是怎么让我处在半睡半醒之间的,我不知道。但是他还是没有做到底,即使那样的抚摸过我全身的每一个地方。

  连续几个晚上之后,我的矜持也被他折磨没有了。在那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着他成为了曲天,正在穿衣服。而我连续几天都睡到早上十点多,还不是他害的,晚上基本上没法睡啊。

  我担心他一会又出门了,我找不到人。就顾不上毯子下的我还是一丝不挂的,从床上蹦了起来,抓住他的手,厉声道:“岑祖航!你什么意思啊?天天晚上这么……猥琐。”

  他朝我一笑,伸手扯过床上的毯子,将我包了起来,我才注意到,我竟然就这么光溜溜地站在他面前了。

  虽然说,这身子早就被他摸过很多很多遍了。可是那是晚上,还是在我睡着的时候,而且还是在毯子里,至少能遮住一些的啊。现在这么坦诚相见,我一时间脸上就烧了起来。

  他摸摸我的头发,道:“一点点习惯。等你的体质改变了,就能接受我了。还有那不是什么猥琐的事情。”他的手捏着我的下巴,让我因为羞怯而低下的通红的脸抬起来,看着他。“你本来就是我冥婚的妻子。”

  我真不知道拿什么跟这个解释。其实好像结局早已经注定了。只是我自己一时间接受不了罢了。

  不知道是不是夏天火旺的关系,小区里好几个家庭都吵架了。最严重的一次,就是警察都过来了。因为家里的儿子和自己的老父亲,吵着吵着就举菜刀起来。媳妇马上报警了。好在没有什么血光之灾啊。

  我在楼上的阳台上晒着衣服,听着警车过来了,几十分钟之后,又离开了。楼下聚集了不少八卦的人。那媳妇哭着说,两父子就这么吵着,。他们经常这么吵架的,平时她也劝过的,但是没办法啊。今天这情况直接升级,都举菜刀了。不管是老人,还是她自己老公,这要是有谁出事了,她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岑祖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旁,也看着楼下的闹剧,低声说道:“不应该那么密集出事的。就算房子理气不好,也不至于出那么大的事情。一定还有原因的。”

  “他们那边房子也不好吗?”出事的那家人不是我们这个楼口的,而是我们对面楼的。那边是三房两厅的格局,比我们这边大不少呢。上次豆豆的房子就是那样的三房两厅里,隔出来的两房一厅。主人用一间房放杂物,剩下的隔开来,就能当两套房子出租了。

  上次我们去看豆豆那房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那边房子是子山午向的了。八运的房子,子山午向可是双星会向的旺宅啊。怎么也会出事了呢?

  岑祖航说道:“换衣服,过去看看他们家房子。”

  他说着就要回到曲天的身上,而我急忙拉住了他,说道:“我们和人家又不熟,人家能让我们进家门吗?而且现在都晚上了。”

  “去了总有办法啊。”

  等我们换好衣服,拿上罗盘去到那边的时候,那家里只有媳妇一个人。因为这个不算刑事案件,只是一个家庭矛盾。虽然菜刀出来了,但是没有任何一点的伤害。所以警察也只是把人带到警察局去,冷静一下,调查一下罢了。这个媳妇也不用当证人一起过去的。

  当我们敲门,表示想看看这房子的时候,那媳妇就说道:“进来看看吧。其实我们家也请先生看过的,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有人说,老头前辈子就是杀了我老公的债主,他这辈子就是来跟老头讨债的。”

  曲天让我测量了朝向,子山午向没有错。他马上用手机排好盘,让我站在了整个屋子的中央,看着罗盘上的方向,对着排盘的数据。他皱皱眉低声道:“这户是西户,三面采光,比中间的格局好。而且正好南面,东面,西北都有大的窗子或者阳台。典型的七星打劫局,算是大旺的了。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曲天皱皱眉,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开门检查。那媳妇也没心思理我们。我还犹豫着要不要安慰她一下呢,曲天就叫我过去看看了。

  他打开的是西北面的房间。亮了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房间里堆满了杂物。我记得这个山向八运的房子,在西北是五黄二黑的。拿来当杂物房是应该的。只是这里不应该算杂物房,而是算垃圾房了。空瓶子,废报纸,到处都是。那种用完的油瓶子,更是有着好几个蟑螂淹死在里面的。

  那媳妇终于发觉了我们的行动,说道:“那房间我们从来不开门的。有一个风水先生说,那房子不好,让我们关门关窗,别去走动。”

  曲天低声道:“学术不精能害死人。”然后他就跨过了那些瓶瓶罐罐,踩在烂椅子,废报纸上,走向了那窗户。伸手扳扳,那窗子竟然是打不开的。好好的七星打劫局就这么被破坏了。还不止这些,那玻璃窗上,还有着血迹。

  曲天问道:“你老公的出生年月日时知道吗?”

  那媳妇报了出来。也不知道她说得是不是准确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准确的出生时间的。她报出来的时间,我用万年历翻了一下,阴年,阴月,阴日,阳时。如果说这个媳妇记错了时间的话,那么就有可能是阴时的纯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