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九章 死亡之床1

第二十九章 死亡之床1

  零子说道:“好,把事情反推一遍。炼化小鬼的目的有二,第一是作为武器,第二是复活僵尸,控制僵尸。现在有了纯阴命男人被设计被魏华关注。那么魏华的原因会是哪个呢?之前我们还想着复活僵尸是复活你们岑家的老祖宗,结果他是拿你家的老祖宗来当实验品。要复活的是他自己。”

  “不排除魏华。”曲天说道,“他在那个小区监视过我们。”

  这个时候开始上菜了,大家都很默契地闭嘴了。等着菜上好了,金子端着茶杯说道:“来,以后大家合作愉快吧。有什么风吹草动的,都相互通知一声。虽然大家目的不同,但是过程是一样的。”

  大家举起了茶杯。小漠还说道:“喝茶有什么意思啊。这么热弄点啤酒吧。”

  结果没人响应他,下午大家还想去玩船呢。

  这一天玩得挺高兴的,而且金子他们一家人也挺好相处的。大概是这个世界上,跟那件事有关的,就这么几个人,就是一个小团体了。相互之间的依赖和信任是不可少的。

  ***

  阳光很明朗,毕业的作品却是阴暗啊。画室里不再有聊天的声音,老师过来看了几次,就点评了几句话,就离开了。通宵的同学越来越多,我也开始加入了通宵的军队中。

  有亲大概要问,通宵会不会有鬼啊。在那学校这么多年,每次到交期末作品都会有很多人通宵的。一个月的任务,要在一个星期内完成,人很多,而且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作品上,连说话的时间都很少。就算看到了什么鬼,也没时间理会了。

  那天我早上睡了一上午,下午才来到学校,就看到学校里的于老师就在画室门口跟同学问起我呢。

  我疑惑着走过去问道:“于老师,我就是王可人,有事吗?”

  于老师是我们学校老师里数一数二漂亮的了。又是刚毕业出来工作不到三年的,还是教舞蹈的,身材好气质好,虽然她不上我的课,我也认识她。

  于老师上下打量我一下,我说道:“怎么了?”

  “你……认识曲天吧。”

  “嗯。老师有事?”

  于老师朝我打着手势,让我跟她走。我带着满心地疑惑跟着她走进了楼梯道。这画室是有电梯的,楼道也就只是消防通道,平时也没人走动。就连扶手都是厚厚一层的灰。

  她叫我来这里说话,肯定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只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然后于老师跟我说了她的事情。她说她也是听别的老师说曲天会看房子的,希望我能帮联系曲天去看看她的房子。她去找过曲天了,没找到,才想着来找我的。

  “你那房子怎么了?”能让于老师那么为难,估计是真有事,不是普通地看看风水这么简单的吧。

  于老师犹豫了一下,才说她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做噩梦,梦到她死了。或者就是鬼压床。反正就是没睡好过。

  就凭这些,我也不能确定什么。也许是她的房间是34的格局,也许是有什么招邪的东西。所以我只是说,我会跟曲天说说。

  于老师已经是很感激了。还说一定要快点。她现在晚上睡觉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离得近,我也发现了她脸上的妆很浓,卸了妆之后,就不知道憔悴成什么样子了。

  我给曲天打电话,竟然是关机,不知道他又在忙什么。这样我只能放弃今晚的通宵,晚上回家了。

  想着晚上回家的话,会面对的……呃……床上的事情,我就……有说不清的感觉。期待,紧张,害怕,反正就是不好的感觉。

  晚上,跟岑祖航说的时候,他也只是一直听着,听完之后就说道:“你今晚不通宵,就为了回来跟我说这个?”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如果是以前,我大可以朝着他吼:“用你管啊!”可是现在我们的关系跟以往不一样了啊。虽然没有谁点明什么,但是就是不一样了。

  “你不是也不太在家吗?”我没好气地说道。别以为我天天晚上通宵就不知道他的行踪了。他手机关机的时候,那都是不方便接电话的时候。都是去忙他的事情的时候。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和谁在一起的呢。

  我的这句话很明显有些惹怒他了。他的惩罚就是一个晚上不让我睡觉。虽然没有正式进入,但是这么一夜折磨也够难受的了。而迷糊中我好像看到了血。他眼角流下了血。可是我却没有感觉害怕,想要伸手帮他擦去,却没有抬起手的力气。一切都是在迷糊中进行的。

  第二天下午,我们去找了于老师。正好于老师下午都没课的,她就带我们去了她的房子。

  于老师开的是一辆宝马,和金子姐的那个一样。我之前还笑过金子姐,那车子是不是典型的小三车呢?

  于老师的车子在前面,我们的车子跟在后面进入了一个市区的楼盘中。那是一个独立的大厦。下面一二层是商业用的,上面是住宅。

  跟着于老师进了她家,我顿时就惊呆了。那房子至少也有一百四平米了。客厅有着很大的落地窗,漂亮的窗帘,沙发,地毯,电视机。反正一切就是那么的漂亮。于老师说道:“你们随便看吧。这里就我一个人住。”

  我们先把她的房子走了一遍,越来越吃惊啊。这个应该是原来的三房两厅的房子,装修的时候,把连接着主卧的一间次卧做成了浴室和衣帽间。浴室还是种了花的,石子小路的尽头是浴缸的那种。浴缸,还是超级大的双人浴缸呢。一旁还是落地玻璃。那应该是之前的阳台吧。

  一个人住?那么……豪华的房子?于老师才工作三年吧。她家就算再有钱,一个人住也用不了弄出这么一个浴室来吧。

  而主卧就更夸张了。圆形的大水床啊!水床啊!水床啊!床顶天花板上还有着一盏璀璨的水晶灯。

  如果我现在还不明白这些是什么含义,那么昨晚那迷糊中的嗯嗯啊啊都白受了。这不是很明显的,就是这房子住的是于老师一个人,但是使用的绝对是两个人。这里很多设计都是为了爱爱情趣弄出来的啊。

  看着那张再房间中央的水床,我脸上一红,佯装着一声咳嗽,说道:“到处是玻璃,到处是窗子,那边做向啊?”

  “这房子没有测量的必要。真要给她弄,就直接给她布个催性欲的局好了。”

  曲天说得更加的直接。于老师就在房间门口,也听到了我们的说话,她脸上也红了起来:“曲天猜对了。这房子,就是那个用途的。平时我也住在这里。他一个月会来几天。”

  曲天说道:“那你就另外租房子吧。这么装修,睡得肯定不好。”

  “可是,他怕我另外在外面有男人,在这房子里装了摄像头,我必须每晚都回来睡。”

  我低着头,没敢说话,但是我心里在吐槽啊。装着摄像头,还必须每晚回来睡。那男人一个月才来几天,像月经一样,那么其他的时间呢?其他时间就看着屏幕上的于老师自慰吗?

  这房子,真够邪恶啊。

  曲天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安床必须有床头必须有靠,四周都空的床,叫死亡床。加上床头那左右两盏灯,成了二黑……”

  “为什么叫死亡床啊?”我问道。

  曲天白了我一眼:“只有死人摆棺材才这么摆的。那两盏灯,你们自己看,像不像是棺材前的香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