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一章 埋儿煞2

第三十一章 埋儿煞2

  10086在那漫长的提示之后,终于转入了人工服务。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没电了。原电视里的情节,真的会出现。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对着黑屏的手机我再次哭了起来。我知道这里是仓库,肯定会有人来。我就算是饿几天,也不会死的。

  但是岑祖航那边呢?岑梅和魏华是已经联手的吗?他们打算怎么对祖航?在我心乱如麻,已经不能思考,也不知道时间已经到了什么时候。那门打开了。一阵手电筒光射进来,然后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哟里面有灯的。啊!有人。”

  我看到了进来的人,认识的,就是梁庚的儿子。他顶着五颜六色的头发,手里拿着手电筒,身后还跟着两个男生。

  其中一个说道:“女生!被锁在这里的?”

  另一个低声道:“挺漂亮的,喂,谁先?”

  我顾不上想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顾不上他们也许存在的危险性,就急着往外冲去。可是其中一个男生抓住了我的手腕:“妞,跑什么啊?我们也就开个玩笑。你看你这……要不要报警啊?”

  报警,我现在是很想报警,但是我现在更需要到岑祖航那看看,也许他已经出事了。“不用了,我还有事。”我挣开了他的手,可是另一边手却又被抓住了,我心里暗叫,不会真的出事吧。

  抓着我的,我梁庚的儿子,他说道:“我认识你!你是曲天的女朋友。”

  “那好,你让我去找他吧。他会有危险的。”

  那男生犹豫了一下,道:“我送你过去吧。算认识一场。”

  在这个时候,我拒绝别人是危险的,我不拒绝同样是危险的。那么我就应该赌一把。也许他真的会帮我呢?

  上了他的车,我就想到了那天那个被车子夹死的人来。一阵心寒,让我拉过安全带的手都是在颤抖的。他看了我一眼,道:“上次撞死人的不是这车子。”

  我报出了那小巷子的地址,车子朝着那边飞驰。这个高中生开车还真是不要命啊。我小心地问道:“你为什么会在哪?”

  “跟朋友玩胆大游戏啊。听他们说,那仓库闹鬼的。”

  我心里吐槽着,这还真是高中生会玩的无聊游戏啊。

  “那么你呢?被谁关在那里面的?”他问道。

  我想了想,如果我说魏华,也许他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么个人。但是如果我换个说法,说不定他就知道了呢?我说道:“你知道你爸有个私生子的事情吗?我听人说的。”

  “知道,因为这件事跟我妈还闹过呢?不过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现在这些当官的,有几个清白的。一个初中校长,都能包着小蜜了,何况我爸呢。我敢说,曲天他爸外面也有小三呢。有没有私生子就不知道了。”

  我也只是扯着唇角笑笑,没有再说话了。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那小巷子里,经过我家的时候,我甚至能清楚地看到我家灯光下的招牌。只是刚才走出去的时候,我却走不到我家门前。这个疑点,我把它归结在灵异事件上了。

  魏华的出现让我真的感觉到了鬼的恐怖。他不像祖航,是有着很强危险性的东西。如果说他将这条巷子弄出一个鬼打墙来,让我走不出去,是完全有可能的。

  回到刚才金子停车的地方,我下了车。那里没有看到金子的车子,也没有零子的车子。更没有曲天的车子。他们都不见了。

  我冲着车子里的梁小弟弟喊道:“现在几点了?”

  在之前很长的时间里,我的心理处于很波动的状况,我没有办法去估计时间。他看看手机,说道:“差几分钟就两点了。”

  我心中一惊。金子去接我的时候,应该是七点多刚八点吧。现在却是两点了。我有着太长的处于思维波动的时间了。

  现在已经距离刚才他们在这里的时候,过了六个小时。六个小时能做的事情很多。甚至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如果岑祖航真的要威胁那个会问米的阿姨,那么金子零子是不是会用纯阳的血,带着符印来对付他呢?那样的话,他会不会受伤啊?我心里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昏暗的路灯下,有着斑斑点点的血迹。心中沉了下去,一个声音冒了出来。祖航出事了!

  “祖航!岑祖航!你在哪里?你出来啊!祖航!……”我喊着,我的声音在这小巷子里,在这样的夜晚,传得特别的远。

  可是没有人回答我,四周还是很安静的。在我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路边一座房子里传来了声音喊道:“大半夜的,喊鬼啊喊!颠婆啊!再喊我报警了!”

  我还是不死心。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我该怎么办?我该去哪里找他们。就在我继续喊着的时候。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低声道:“我说姐姐,你别喊了。他们真的报警的话,我们两今晚就要去警察局过夜了。”他边说着边将我往他车子上带。

  他把我塞进车子,直接下了中控锁。然后是长长吐了口气,才说道:“你来这里找谁啊?大半夜的喊什么啊?你不是说要找曲天吗?刚才你叫的那个岑什么航的,又是什么人啊?你不会是脚踏两条船吧?”

  那些事情,我怎么可能跟他说呢?那些只是秘密,就算死也要烂在肚子里的秘密。所以我只能一个劲的摇头。在情绪稍稍平复下来之后,我才对他说道:“送我回去吧,回学校。”

  他长长吐了口气,才说道:“好的。你真没事吧。就这么回去了?不找了吗?”

  我没有再说话。看着车子外熟悉的景物渐渐后退,最后学校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两点多了,除了路灯没有任何的光线了。小区里很黑。这种老旧的小区,很多灯已经不亮了。

  梁小弟弟也下了车子,看看四周,道:“你就住在这里啊?曲天的零花钱不是应该很多的吗?”

  我苦苦一笑,道:“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梁逸,飞逸的逸。”

  “好的,梁逸,回去的时候小心点。今天谢谢你了。”

  梁逸看看那楼,问道:“真不用我送你上去?这楼上没灯啊?”

  “不用了。”其实我是不知道当他看到沙发上那曲天的尸体的时候,我要怎么解释罢了。所以没有等他说话,我就转身朝着楼上跑去了。

  用钥匙打开了家门,客厅的灯亮着,沙发上,曲天的身体已经沉睡着。而阳台上,岑祖航正在朝下看着,我刚要叫他,他就低声道:“别说话!梁逸那小子还在楼下看着呢。”

  我疑惑着走了过去,就看到梁逸放下手机,转身上车,离开了。我能看到的只是他放下手机收了起来。

  岑祖航说道:“他刚才用手机拍了这栋楼。他是梁庚的儿子。他的目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他在质问我啊。我心中苦苦一笑。不管梁逸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不是他,我现在还在那个五行阵的埋儿煞里哭得眼泪都没有了呢。而那时候,他岑祖航在干什么啊?他在找着他的前任女朋友!我刚才还那么紧张地回去找他,被人当神经病一样的骂颠婆。我越想心中越生气地一个冷哼,转身去洗澡回房间睡觉去。

  这个晚上,我们的心里有着不同的事情,让我们谁也没有再说话,就这么默默地,躺在床上。没有人再提今天晚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