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一章 埋儿煞3

第三十一章 埋儿煞3

  也许是为了躲开岑祖航吧。我那个晚上根本就没有睡着。天才蒙蒙亮,就起来出门了。其实我知道在我起来的时候,他也一定醒着,但是他同样也没有叫住我。

  到学校的时候,还没有上课,我有很多时间来慢慢吃早餐,听隔壁桌的女生说着八卦。

  他们说xx重点高中今天下午会有学生代表来学校参观,还要打一场篮球赛什么的。还说可以看看师弟师妹的风采了。而另一个说,什么师弟师妹啊,那种重点高中的,有几个艺术生会考我们学校啊。

  我心里疑惑着。这些事情是不是太巧合了一些。为什么昨晚才碰上梁逸的,今天他们学校就要来我们这里参观呢?魏华刚走,梁逸就出现,这么大的一座城市,怎么就偏偏是他这个梁庚的儿子会去那呢?

  吃过早餐,我就去了画室。不过不是去赶毕业作品的,而是去上网查查的。我用谷歌地图,找了我家那个区。找昨晚梁逸开车送我到那小巷子的时间来看,那个埋儿煞应该就是在我们那个区的。

  一点点查找着。昨晚心太乱了,我连那边的标志性建筑都没有记下来,根本就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只能根据魏华的话来推测了。那是五行阵加埋儿煞。就是五座高大的大厦,正好符合五行的形状和颜色。而中间是一座两层的小楼。

  谷歌地图上看的颜色基本上都是灰的,所以我没有办法从颜色上去判断五行阵,要是一点点地去看它们的形状。金、水、木、火、土!虽然那是土,但是也是一座七层的左右的长型建筑,中间正好有着两层的小楼。

  找到了!我看着那上面的路标,就在我们这个区,一片这两年才刚开发的楼盘。怎么就这么巧的成了这样的格局呢?

  好在那埋儿煞的小楼只是仓库,如果真住人的话,那基本上是样样不顺的。而外面的五行阵,把气场聚集在这里,出不去,进不来的,这五行阵里,就成了一个墓,把里面的东西都封住了。而五行阵却正好符合那个方位砂的特性(风水上,分为砂和水。水流,湖,路为水,除了水之外的,都是砂。楼房,凉亭等等都是砂。),这个五行阵就真的运转起来了。

  我皱着眉,看着屏幕的时候,身后一个叫黄依依的同学说道:“哟,可人啊,你还想继续学建筑呢。”

  我呵呵一笑:“随便看看罢了。”关了页面之后,我还要赶我的毕业作品去。而今天真的不适合画画,周围好几个同学都在说着下午那个重点高中来参观的事情。黄依依还感叹道:“真可惜啊,有小帅哥进来了,我们这些老学姐就要毕业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大家的午餐都是统一叫人送上来的。跟同学们一起在画室吃着午餐,我不时看看手机。就有同学打趣道是不是在等曲天的电话啊。我也只是苦苦一笑。

  我确实是在等他的电话。可是他一直没有给我电话。对于昨晚的事情,金子肯定跟他说了,我去过那小巷子了。而且是梁逸送我回去的,他却多问一句都没有。

  他到底要岑梅干什么?他就不能告诉我吗?他说过我是他的身份证,那么我这个身份证应该有权利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吧?还是说他真的没有把我当成妻子,当成可以信任的伙伴。在他心里,这些事情,始终都是他一个人的事,他甚至还在提防着我。不让我深究这件事呢?

  越想心中越乱,最后午饭都没吃几口。

  到了下午两点半的时候,画室这边就热闹了起来。系主任带着三十多人的参观小队来参观画室了。还一边说着什么我们学校有最宽敞的画室,最优秀的专业教师。都是些假话。广美什么的比我们这小学校强多了。

  系主任还说让学生们自由参观活动五分钟。看看师姐师兄的画。这些都是毕业作品啊。

  三十多人呢。我第一眼就看到了梁逸。他是这些人里唯一一个头发加工的人。别说是这么三十多人,就是把他丢大街上,他那五颜六色的杂毛,也能一眼就认出来。

  他走到了我的身旁,朝着我笑道:“又见面了,好有缘啊。昨晚你睡得还好吧。”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已经能把在场一般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他那外表,加上那轻浮的模样,加上他的这句话,让人不多联想都不行啊。

  他是故意的!我微微一笑道:“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家了。你真好新世纪好少年。小弟弟真乖!”

  我成功地看到了他那笑得咬牙切齿的模样。这个年纪的男生的软肋就是被人当成了小孩子。

  五分钟的参观结束了,然后就是篮球赛。几乎大家都停下手中的工作去看球赛了,我也不例外。而且我早上给覃茜打电话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还表示下午绝对会回学校来看看这些小帅哥的。

  所以三点半的时候,我和覃茜就坐在了学校室内篮球场的最后一排了。我们觉得我们来得够早的了。结果,前面的位置都被人坐满了。就在我们对面的坐席上,曲天也跟同学坐在一起,只是他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偶尔会朝着同学点点头。

  开球了,梁逸那头头发很耀眼,他的球技也很耀眼。他是球队的主力,甚至是灵魂人物。我们这边迎战的是校队一年级的学生,也就比他们高出了一届罢了。可是十几分钟之后,我们这边竟然被这几个高中生给超分了。

  我们学校开始换上高年级的校队队员,打得很很紧张。要是今天我们学校输了的话,那估计就会非常的丢脸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两队队员刚散开,梁逸就拿着一瓶矿泉水直接朝着曲天砸去,并吼道:“下来,我跟你打!”

  那时候,正是场上的音乐停顿的时间,拉拉队的舞蹈还没有放出,就听到了这么一声大吼。加上他砸出的那矿泉水瓶,被曲天身子一偏避开了,直接打到了他的椅背上,发出了类似爆炸的声音。水溅了出来。

  曲天站起身后,在大家的注目下,走下了场地,朝着梁逸微微一笑,走向了我们的校队。因为离得远,加上这个时候拉拉队的音乐已经放出来了,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曲天好几次看向了我。

  覃茜凑到我耳边说道:“可人,这什么情况啊?不会是那个杂毛和曲天因为你起冲突吧。”

  杂毛?这个小名起得还真好。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我,但是总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开球了,曲天上,梁逸几乎是盯死了曲天。就在曲天准备接球的时候,梁逸不知道跟他说了句什么,让曲天失误了。看到曲天的失误,梁逸开心地歪着嘴,夸张地笑着。而曲天,则是看向了我,下一秒,他转入了比赛中。

  只是之后的比赛,曲天发挥得异常的好。好几个三分球,没人能断下他的球。我知道,那不是人类能做到的,很多时候,他的速度,都非常的快。

  大家只是把这个归结于曲天本来就是学校短跑的冠军,却没有注意他的速度并不是那么简单可以达到的。

  结果是我们学校赢了,学校请这几十个学生和他们的带队老师一起去吃饭。而曲天则打了我的电话。“喂!”我的心忐忑着,总觉得是出事了。

  “在学校后门那边的小林子里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