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1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1

  等我来到那边小树林的时候,曲天已经等在那里了。他身上甚至还穿着刚才打球的衣服,就这么坐在那块奇石上,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

  我走近他的时候,他就有感觉地抬头看向了我,同时看看不远处,吃着冰激凌等着我和覃茜,皱皱眉。

  我马上解释道:“之前就跟覃茜说好一起吃饭的。”

  曲天压低着声音说道:“昨晚你怎么会跟梁逸在一起的?你们又说了什么?”

  他终于想起要问问我这个了,我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伤心呢。我正打算从金子来找我的时候说起,张着嘴,还没说出话来,他就继续说道:“你知道他是梁庚的儿子吗?你知道他刚才跟我说什么吗?他直接叫我岑祖航!他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就是岑祖航的?”

  “你怀疑我?”我几乎是本能地去反对,但是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又心虚地低下头来。梁逸会知道岑祖航这个名字,绝对是因为我。昨晚我是急疯了,才会在那小巷子里大声喊岑祖航的名字。梁逸一开始问我是不是去找曲天的时候,我就肯定了。可是却叫出了岑祖航的名字。加上曲天和梁逸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了,虽然差了几岁,但是也是邻居,应该会比较熟悉的。他说不定真能看出现在的曲天,不是真的曲天呢?加上我昨晚的表现,他应该会怀疑曲天就是岑祖航吧。

  曲天同样质问道:“我不应该怀疑你吗?王可人!你是我冥婚的妻子!金子零子都比你可靠!”

  “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这次真的是我出了大纰漏了。

  可是我却不想就这么被他质问着,不想让他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所以我选择了转身离开,回避这一切。

  可是就在我转身的时候,他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同时紧紧将我扣在怀中,吻上了我的唇!

  我惊住了,虽然跟岑祖航有过很大程度的亲密了,但是他很少用曲天的身体跟我做这样的事情的。在我错愕的时候,他在我的口中,低声说道:“梁逸在那边看着!”

  为什么又是梁逸?他这算是监视吗?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好一会,岑祖航放开了我,目光没有一点温暖,而是冷漠地看着我身后的某个地方。他是在看梁逸是否离开吧。突然觉得,我原来就是他是身份证罢了。他对我的感情,充其量就是过渡期的一个补给罢了。等他找到岑梅,等他报了他们岑家村那几百条人命的仇之后,是不是就会把我丢在一边去了呢?

  我苦苦一笑,用手背,擦掉唇上的口水,暗暗恶心着转身离开。

  曲天没有挽留,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我离开。在我靠近覃茜的时候,覃茜满眼的粉色爱心,说道:“亲了哦,亲了哦。”

  我苦苦一笑,她是没有看到曲天那冰冷的眼神,那个亲吻只是一个掩饰罢了。

  那顿饭,我请客了。因为心情不好,我带着覃茜去了市区,坐在一家M记里角落里,看着人来人往,却吃不下多少东西。

  覃茜是大快朵颐地吃得满意之后,才说道:“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和曲天闹矛盾了?可是你们刚才不是还亲亲的吗?”

  “他也许,根本就不爱我。”我低声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他不可能爱我的。等他完成了他的事情,终究是要离开的。”

  “你说谁啊?曲天?你们不是毕业就会结婚的吗?”

  我又是一个苦笑,这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弄不好,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了。他们不是说,有记载的冥婚的下场都只有两个吗?那就是最后自杀了或者就是孤独终老了。我能就这么一个人老死已经不错了。

  既然不想吃东西,我们也就离开了M记。出了M记,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流,还有那边高高尖尖的建筑,我突然想到了五行的火。那不正是谷歌地图上找到的,五行阵和埋儿煞的地方吗?

  我犹豫了一下,拉住了覃茜说道:“走,去那边看看。”

  “看什么啊?那边有什么好看的,那边又不是夜市。”

  “走了,去看看。”

  我拉着覃茜走向了那边的五行阵。其实这种占地较大的风水局,用卫星地图看的时候,会比较容易看的懂。走在这边的街道上,根本就看不出那是个五行阵。

  那边还是楼盘,虽然不是很热闹,但是也还是有灯有人的。覃茜埋怨着,再往下走,就没人了。再往下就是五行阵的中央的,就是埋儿煞的那二层小楼了。

  时间还早,那边的光线,正好映过来,可以看到那二层小楼上的牌子。上面写着“飞逸粮油”。我瞬间就想到了梁逸说的:“梁逸,飞逸的逸。”

  巧合?没这么多巧合吧。

  覃茜拉着我,让我赶紧回去吧。前面就没人走动了。其实我也害怕啊,但是我是真的想去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我一个人的话,也许我是不敢去的,但是我是很想去看看的,所以就这么不厚道地非拉着覃茜去了。

  “走吧,不怕的。那里不就是人家的仓库吗?”

  “那你干嘛非要来人家的仓库啊。”

  “就看看。”

  拉着覃茜走进了那二层的小楼,我已经不记得我当时是被关在那间了。那时候我急疯了,没有记地形,所以我是一间间看了下去。仓库里没有灯,我们看过去也都只是一片黑罢了。因为是仓库,所有的窗子都是封闭的,装了防盗网的。

  但是那小楼的最右边,有着一个朝下的入口。那里有着向下的路灯。有路灯,那肯定就是有人最近或者经常走动啊。我们是不约而同地走向了那边。

  那是一间地下室,装了防盗门,甚至在门旁的那半截小窗子还用砖封了。我心里嘀咕着:“这间都成死屋子了。”死屋子那就是给死人准备的了,就算是仓库都不合适的。抬头看看,也许也不算死屋子吧。因为在那门口上方有着两个排气扇。

  覃茜看着我那么认真地一间间看下去,也跟着趴在那窗子上看。在看到这间被砖头封住的窗子的时候,她也嘟囔着:“怎么封成这样啊?里面不是违禁品,就是放酸笋的。这里有个小缝隙呢。”说着她就将眼睛靠近了那缝隙封里看。

  下一秒,她一声惊叫,后退了好几部,张着嘴,话都说不出来。

  我被她吓了一跳,急忙问道:“怎么了?”她伸手指着那窗子,还是说不出话来。我鼓着勇气凑上了缝隙。在那缝隙里,我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漆黑中,七盏油灯放在地上,在七盏油灯中间,一个很大的芭比娃娃被红线捆绑着,它的身体上贴着一道符,凌空吊在了那七盏油灯中间。

  “啊!”我惊叫着拉着覃茜就跑,一直跑到人多的街道旁,才能喘口气的。

  覃茜哆嗦地说道:“可人,那个,那个是,鬼?”

  不知道是吓着了,还是因为跑了这么一节路,让她喘息不定,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张着嘴大口大口喘息着,朝着她摇摇手:“不是,就是,几个孩子,恶作剧。我知道的,梁逸,就是,是其中一个。”

  覃茜将信将疑,但是现在我们也不敢回去再看看的。等稳定下来之后,覃茜就说道:“可人,今晚跟我睡吧,我怕。”

  我也怕啊,而且,今天和岑祖航闹了不愉快,我也不想回去面对他,干脆就同意了,跟着她一起打的去了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