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4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4

  还是沉默,这个男鬼怎么就是个哑巴啊!我狠狠咬着鸭脚,扯得一嘴的油,侧头看着他的薄唇,那张嘴多说两个字会死啊!越看越生气,我干脆挪下身子,伸手扳过他的身子,张嘴就咬在了他的唇上。

  不是吻,只是生气了咬一口。很多女人都有这个毛病。咬了一口,满意地看着他被我弄得同样油迹斑斑的唇,没好气地说道:“说话啊!”

  他有些吃惊地看着我,却依旧没有说话。这个男鬼是要气死人的吧。我还不信了,又不是哑巴,还真的一句话不说吗?我扶着他的肩膀,一个翻身,一条腿就跨到了他的另一边,这样就能和他很好的面对面,让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回避我。我的鸭腿甚至还拿在手里,却也顾不上,就这么双手捧着他的脸,再次咬下他的下唇。有些发狠,他的唇上有着印子。让他看着我说道:“说话!”

  他看着我,顿了一下,才说道:“我不知道你那天晚上去找过我。金子他们没有说。而且我之后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关机了。用分魂符感应,你没有危险。却看到你是和梁逸一起回来的。”

  那时间上应该是我已经从那该死的五行阵里出来了,所以分魂符感应是正常的。

  “那昨晚呢?我一夜不回家你也不着急的?如果我是在家住的话,我爸找不到我,手机打不接,他能直接报警了。”

  “分魂符告诉我你没危险,我以为你是生气了。”

  “可是……”不对,这个姿势不对!我是气昏了的,才会摆出个这样的姿势来。在我发觉这点的说话,我是跨跪在他面前,双手捧着他的脸,而他的双手托着我的腰,因为离得近,我的呼吸的时候,胸前的柔软都能碰触到他。

  我脸上一红,快速放开了他,一个冷哼。“哼!”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好像他的话都说得通,却又什么也说不通。更重要的是,刚才那个姿势,让我脑子有点混乱。

  吃东西是能让人消气的。吃完了鸭脚,喝光了凉茶之后,太阳连一点余辉都消失了之后,水面上映着城市的灯红酒绿,我也气消了。回到小区,回到我们两的家里,才发现床上的东西都已经换过了。之前那夸张的男女接吻的床单,变成了咖啡色的了,就连毯子都是新的。正惊讶的时候,岑祖航跟在我身后说道:“昨天是好日子,重新安床了。这样你也能睡好一点。以后这张床就只有我们两的气息了。”

  之前他就说过要重新安床的,没有想到动作这么快。大概是累了,我是洗澡完躺床上直接就能睡着了。加上是全新的床品,很舒服。上面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味道,只有岑祖航身上那种清淡的味道。说不上是什么味道,呃,有点像血味。

  我想我是不是跟这个鬼在一起久了,我都有点变态了。我竟然没有反感这种味道,反而觉得这个味道很好闻。

  说是睡着,其实也就是迷糊了,没有真正睡沉的时候,感觉到岑祖航那微凉的身体在我身旁坐下。他大大的手掌,抚过我的额,我的发。他低低的声音说道:“对不起,前晚那样的事情永远也不会再发生了。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危险和恐惧的。”

  他把什么东西系到我的脖子上,我睁开眼睛,看看。是那个我丢回给他的分魂符的小口袋。

  他继续说道:“睡吧,你是我冥婚的妻子,活着死了,我们两都是要在一起的。”

  我是迷糊了,点点头,翻身就睡着了。还是第二天醒来想着他昨晚的话,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的。看着那个小小的红色口袋,拿出了里面的分魂符,我也弄不清他对我的感情了。

  醒来的时候,岑祖航或着曲天已经不在家里了。我在床上,对着那分魂符发呆,好一会才想起来,昨晚情绪波动啊,竟然没有问清楚他到底有没有找到岑梅。

  还在床上对着那分魂符发呆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看着来电显示是曲天的。我接通了手机之后,说道:“喂。”

  “那个五行阵在哪里?”

  “xx路,那家内衣店后面的小巷子进去一百米这样吧。哦,路口有他们的售楼大厅的。”

  “嗯。我过去看看。”

  我一下就惊醒了,问道:“你现在在哪里?我也去。”说这些话的时候,我都已经下床翻衣服了。

  只用了十分钟,我就能出门了。跑到小区大门的时候,曲天的车子正好过来。刚才他就在学校里,正好合适过来接我的。

  看到我上了车子,就说道:“覃茜今天来学校了。因为今天明天就是交作品的时间,你要是赶的话就不要去了。”

  “行了行了。走吧。我今晚通宵。反正明早弄完就行了。要正式开展还有一个星期呢。”

  曲天看看我,无奈地叹叹气,开着车子朝着那地方驶去了。车子才离开了十分钟,我就接到了覃茜的电话,她还问我去哪里了。我只说有重要的事情,晚上会通宵的。还问她陪不陪我呢。

  这种闺蜜,多半是两肋插刀的。所以她决定晚上陪我,只要我负责宵夜就行。其实我估计着,今晚上通宵的人会很多很多啊。

  车子在那小巷子前就找车位停下来了。因为那里面不好停车。

  下了车子朝里走了一段,就看到了那五座矗立的大厦。就这么看还真看不出是什么呢。等我们走进去之后,被五座大厦包围着,这金水木火土就一下能看明白了。

  看着那小楼,我就很懦弱地躲在了曲天的身后。指指那边向下的通道,低声道:“就那边那间。”

  前两次,这里都没有人,我们过去没有问题。而现在,一辆大卡车正在那装着货物,好几个工人忙进忙出的。其中一个穿着工装拿着纸笔,看上去是领头的人看到我们靠近就吼道:“谁呢?别乱走啊。这里是仓库呢。丢了东西你们赔啊!”

  我看着我们离他那车子的距离,至少还有十米呢。就算是运钞车都没有这么宽的安全距离吧。何况还只是粮油的。

  曲天脸上一沉,明显的就不好看了。但是那种人也不好惹的样子,而且人家还是好几个工人呢。我拉着他就走,曲天没有挣开我,跟着我走出了五行阵。他说道:“逛街吧。中午我们再过去。”

  他刚才不是很气愤的吗?怎么一下就这么好说话了。我疑惑着问道:“你怎么变得这么快啊?”

  “这种司机工头,中午一定是吃大餐的。没几个小时不会回来。所以那时候我们过去根本就没人知道。”

  说是逛街,实际上我们两个人都担心着那边的情况,哪敢逛街啊。就在附近走了一圈,基本上是属于走得腿酸罢了的。好不容易走到了中午十二点,这才回到了那边的小楼。

  刚靠近小楼,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着电话号码,是我爸打来的匆忙接通了:“喂,爸,这边有事,一会给你回电话。”

  “喂,可人啊。喂,怎么不说话啊。又放裤子口袋压到了吧。”

  那边挂断了。我都忘记了,在这个五行阵里,手机信号都是受干扰的。我低声说道:“在这里手机打不出去的。如果有什么事,我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曲天伸过手,握住了我,说道:“放心,我绝对能保护你。”他牵着我朝着那底下的台阶走了下去。可是脚步却在最后一级台阶顿住了。我疑惑着随着他的目光看向了那台阶的边缘上,有着一根红线沿着台阶边牵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