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5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5

  “这个……上次我们来没注意。”

  曲天皱着眉,一个冷哼,牵着我就跨过了绳子。我不明白那绳子是什么意思,但是总有着危险的感觉存在。

  那小缝还在,我指给了曲天看。曲天看了过去,脸色微微一变,说道:“炼化小鬼的。看来这个小鬼还挺难对付的,所以用个七星阵先困着。”

  我疑惑着,在他离开了缝隙之后,也透着缝隙往里看。虽然之前看过了一次,但是我还是会紧张。就算害怕紧张,我还是看了。那缝隙里透着的房间内的画面,就跟之前我们看到的一样。

  七盏油灯,中间吊着一个被绑着的芭比娃娃。娃娃身上还贴着符,诡异得让人头发发麻。“滴答”一个清晰的声音,在我脑海中蔓开。那声音就像是有水滴在我脑袋里面一样。

  眼中的画面被放大了,我看到了那滴下来的液体,不是水,而是血。是从芭比娃娃的眼中滴下来的。甚至她的脸上都还有着两条从眼睛中蔓延下来的血痕。

  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到那个娃娃是有生命的,它在看我。

  “啊”我低呼着后退一步,就正好被曲天抱住了。他在我耳边书都奥:“别怕,它被绑着,还被七星阵困着呢。”

  “它……是鬼?”

  “正在炼化的,不一定能成。这地方五黄二黑,又处在流年五黄大煞的位置,我们先离开吧。”

  “就这么走了?”

  “要不你想怎么样?”他反问道。

  我指指那里面,想想算了,还是不要去动魏华的东西了。他要是生气的话,说不定会做出什么神经的事情来呢。

  退出了那小楼,曲天再次看看这附近的五行煞,才带着我离开。上了车子,我也累坏了。去看这个小鬼是不累人的,而是在这附近走了那么多个小时才是最累人的。

  上了车子,曲天一边启动一边说道:“魏华错估你了。”

  “嗯?”

  他微微一笑道:“为什么她只是关着你,不动你分毫,甚至,他完全可以在那个时候,用你来威胁我。可是他没有,就这么关着你就离开了。而那地方本来就是仓库,就算要关,能关几天。最多到今天有人来拉货。就这么几天没多大意义。他的目的就是让你从这里逃出去,让你发现那房子里的炼小鬼。可惜他错估你了,你没有进入房间。你把我带过来了,我也没有进入房间。他现在应该在一旁急得跺脚了吧。”

  “你怎么知道是个圈套?”

  “那台阶上的红线,那种招数一般有两种作用,一种是不让里面的出去,如果是这种,应该把红线放在那房门口。另一种就是通知布阵的人,有人进入了结界。”

  我心中暗暗嘘了口气,好在我胆小没有直接进去啊。

  我们的车子缓缓驶出了那小巷子,我的眼中发现了路边停放着的另一辆车子。车牌号777,那是梁逸的车子。我惊道:“梁逸!梁逸的车子在这里。他在附近!”

  曲天说道:“你才发现在,他都跟着我们大半天的了。现在估计他去看那房间了吧。”

  原来他一直知道的啊。我的心定了一些,曲天是知道梁逸跟踪的,那么应该不会有危险的。要不曲天也不会放任梁逸这么跟着。

  “梁逸为什么要跟踪我们?”我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感觉,他应该不是魏华的人。魏华不会蠢到让一个活人来跟踪我。这样的很容易就发现了。还不如让他的纸人来跟着我,隐蔽性强点,纸人还能跟着我半个小时才会被发现。”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梁逸如果不是魏华的人,那么他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呢?如果他不是魏华的人,那么他去看那个房间万一进去了是不是会有危险呢?

  我心中还在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曲天已经伸过手来,摸摸我的头,说道:“担心梁逸?”

  我别开头,白了他一眼,他这个鬼是不是会读心术的啊?不过我也不示弱地说道:“你要吃梁逸的醋也太荒谬了吧。你昨天还没跟我说岑梅怎么了?你们见到了?老实交代!”

  “没有,赖阿姨帮忙问米了,找不到她。那么她应该还在阳间的。”说完之后,他轻轻吐了口气,感觉就是在伤心的样子。

  我看向了窗外,没好气地说道:“也许已经投胎了,找不到了。也许是没有了消失了,找不到了。你非要找她干嘛啊?先说好,她要是出现我马上离婚。我才不是死皮赖脸巴着你不放呢。”

  曲天就笑了,开着车子,看着前方。在我以为这次谈话就这么结束的时候,他借着红灯停车的时候,低声说道:“是我死皮赖脸巴着你不放的。”

  我还是愣了一会,才知道他的意思。心里的一个念头就是,这人的反射弧有点长。然后就是心中一阵暖意。岑祖航这个六十多的老爷呀,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我已经算是了解他了。他是不可能说出什么我爱你的情话来的。这句他死皮赖脸巴着我不放,估计已经是他的最高水平了。

  想着那老爷爷说出这样的话,也很难得啊,我干脆打开了手机录音,对着录音说道:“x月x日,岑祖航对王可人说,他死皮赖脸巴着我不放。以此录音作证。签名……”

  说完,我把手机递到了他的嘴边,他疑惑得看了我一眼,又注视着前面的路况:“干嘛?”

  “说你的名字,做签名。”

  “别闹,开车呢。”

  “说下名字不会怎么样的。”

  “不闹了,前面五岔路口了。”

  ……

  那天我依旧没有拿到作证的录音签名。

  回到学校,我是直接去了画室的。已经过来下午了,剩下的这十几个小时,我就全身心扑在我的作品上了。

  覃茜也画室帮我,她的作品都已经完全结束教上去了。她能帮我的就是打饭倒水,填标签什么的。但是她还是很乐意帮助我的。

  那个晚上通宵的刻不只我一人啊,基本上所有的同学都在画室了。

  我是压低着声音,跟覃茜说,我和曲天今天早上是去看那个房子去了,还说好在那时候,我们两胆子都小,没有进入那房子中,要不然就会出事了。

  覃茜还说道:“那种房子谁敢进去啊。估计敢进去的也就那种什么也不懂还充大人的高中生。”

  很多出事的都是高中生,他们是唯物主义培养出来的,还很单纯,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事情的,还是血气方刚的小大人。这种房子,我们看着恐怖,会联想到另一的方面。也许他们看着也就是好玩,恶作剧。

  在覃茜说道这些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梁逸。他会不会进去了?如果真的如祖航说的,梁逸不是魏华那边的人,他会不会出事了呢?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借着去洗手间给梁逸打了电话。那天晚上我们就交换了电话号码了,只是之前也没有打过。

  拨打过去的时候,我的心里还在一遍遍祈祷着:接听吧,接听吧,一定要接听啊。只要人还好好的就行。不管你梁逸是好人还是坏人。至少还活着吧。

  手机那边,好一会才接听了。声音有些喘息,确实是梁逸的声音说道:“喂,哪位?”

  “是梁逸吧。”我的声音压得很低,要知道,今晚通宵的人很多,说不准就有人来洗手间了呢?女生的洗手间,那功能可不只是方便一下的,很多时候它的信息交流,都是从这里传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