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三章 风水鱼

第三十三章 风水鱼

  “你是……王可人?”

  “嗯,你……还好吧。”

  “好啊,想约会啊。今晚我没空,要打场比赛。后天周末十一点我去接你,在外面吃午饭,然后去哪你决定,就这样了。拜拜。我去上课了。”

  手机挂了!他就这么挂了!他……什么意思啊?我靠在洗手间隔间隔火板上,看着手机被气笑了。亏我还担心他是死是活呢?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件事我没敢跟岑祖航说。就上次他误会我和梁逸怎么了,我要是还跟他说是我主动打电话给梁逸的,那我成什么人了。干脆就别说。只希望这个小弟弟就是开个玩笑的。

  一夜的努力,作品出来了。尽管这样,老师过来的时候,还是照例说了一番打击的话,丢下一句马上修改。最迟明天交。

  睡了一天,晚上继续通宵的人依旧很多。交了作品之后,接下去就是布置展区了。那是全班的工作。我们分小班教学,一个小班就是八九个人,大班却是五十几个人的。五十几个人忙一个大展区,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偷懒的人多的是。

  黄依依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总是对我挺好的样子,在大家布置展区的时候,她还帮我隐瞒了,让我回去休息。说她知道我连续忙了两个通宵了。

  我是真的累的,也就没有推辞,离开了展区。展区是在市博物馆,出来之后就是艳阳高照的大广场,刚想着打的回去睡一会的,路边一辆车子在我身旁停了下来。车窗降下,梁逸那一头杂毛就冒了出来,说道:“十一点,你很准时啊。上车吧。”

  我惊住了。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而且怎么知道我会出来?我压根就忘记了今天和他的约会。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有把他那天的话当回事啊。

  “上车啊,这里不准停车的。你想害我被罚款啊。”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车子,然后说道:“我不是跟你约会啊,只是为了让你不被罚款。”

  “去哪吃饭?算了,问你你也是说随便的。”

  十一点,确实是吃饭的时间。而且我本来就打算在外面吃了回去睡觉的。我张着嘴,真的,我刚才就是想说随便的,他就说出来了。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车子直接停在了离广场很近的一家餐厅旁。那餐厅不大,招牌是私房菜。一般这样的私房菜都是相对来说比较贵的,但是也比较好吃。这家店,在市里挺出名的。不过我没有来吃过。

  下了车子我就说道:“梁逸,先说好了。外面AA制,吃完了我打车回家。”

  “吃完再说吧。你不饿啊,我早餐还没吃呢。”他说着往里走去。

  我走进那家店门的时候,看到了他们放在大门前面几米的一个鱼缸。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展示做菜的鱼有多新鲜活泼呢。走进了看,是风水鱼啊。红金鱼?红金鱼一般是观赏鱼,不做风水鱼的。它作为风水鱼只有放家里助性欲的。店铺用的风水鱼一般是黑色的鱼或者锦鲤。而且这风水鱼,怎么养在密封的鱼缸里,直接输氧的啊。这鱼缸都盖着盖子了,水汽出不来。

  我还看着那鱼缸研究着呢,梁逸喊道:“喂,几条金鱼没见过啊?”

  我嘴里嘟囔着:“见过是见过了,但是没有见过这么布风水鱼的。”我是边说话,边往里走的。我的话正好让站在门边的老板娘听到了,她对我笑道:“小姐还懂这个啊?”

  我的脚步僵住了,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好。梁逸上前拉着我往里就说道:“你饿不饿啊。”

  他这样正好化解了我的难堪啊。赶紧跟着他进去了。他应该是熟客,坐在了那家私房菜靠窗的角落,就点了好几样菜。也没有问我喜欢吃什么,那样子,很明显就不像是约会啊。

  反正也不是约会,这种高中生也不会照顾女生的。

  菜是老板娘亲自做的,端上来的也是老板娘。她端了上来,布好菜,也拿着椅子在我们桌边坐下,问道:“小姐,刚才你说没见过这么布风水鱼的,那你说说应该怎么放啊?”

  梁逸朝着我一笑道:“听我爸说,你说岑家的后人呢。这种事情应该懂吧。”他朝着我笑了笑。

  我明白了,他今天根本就不是什么约会,他这是要调查我呢。他能说出我是岑家的人,就已经说明他介入了这些事情之中。

  我可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布娃娃,“蹭”的一下站起来,大不了这顿饭不吃了。我回家自己泡面去。可是站起来了,我又想到了祖航的计划。他的计划里,就是用我来打出岑家的招牌。既然魏华底细不明,那么幕后的黑手,需要岑家的后人推动那没有完成的事情的话,就一定会找到我这个冒充的岑家后人身上来。

  现在不正是打出了岑家后人招牌的时候吗?而且风水鱼这个,不用祖航教我,当初我爸在店里放风水鱼的时候,请的先生就说过了,那些知识我也都记住了。只不过,我爸命里火太旺,放的风水鱼,没几天就死光了。

  我是长长吐了口气,才缓缓坐了下来,说道:“是啊,我会,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岑家的后人呢?”

  “我妈姓岑啊,喂,表姐,你不教我几招吗?”

  表姐?他叫得够甜的。不过梁逸现在到底是什么立场还不清楚呢,我也不好一下摆定他的身份啊。

  我转向了那老板娘,说道:“可以看得出来,布这个风水鱼在门口,是为了挡住那边的枪煞。煞气过水,成水气进店。水主财,就成了财气进店。这个很多大酒店在运用的时候,是在大门前做喷泉,让水喷高起来的。但是你这是小巷子了,弄个喷泉不合适,就摆个鱼缸吧。可是你的鱼缸是完全封闭的,这样水汽出不来,就没有财气进店的说法了。这放在那,最多就是挡挡煞罢了。而且鱼也不对。一般做生意要旺财的,就放八条鱼,你那放了十几条吧,还都是小红金鱼。红金鱼颜色属火,真要养红金鱼,是要有水草,有假山石,一起放着泄火的。你那鱼缸里什么也没有啊。最好养黑色的鱼,黑色属性本来就是水了。很多人放了鱼缸,还是进不了财,就是因为鱼缸是封闭的,根本就起不到风水的作用。这种事就不要怨风水师没本事了。”

  后面那句话,是对着当初教我爸养风水鱼的那先生是原装原版说的。估计那先生在这些事情上吃过亏了。

  “这样啊,当初帮我看的那个先生是叫我弄个小喷泉的,我怕这在外面天天喷着,店门口都湿的,万一有客人滑倒了,怎么办?这才想着直接放个鱼缸。这不是为了要灯光效果,让它好看点,才加个盖子的吗。”

  “反正我说了,要不要改,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了,终于能吃饭了吧。我可想着吃完马上就走。既不能让自己看上去怕了他梁逸,也不让自己陷入危险中。

  梁逸是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我家那水池也是一个风水老头让弄的。唉,王可人,不,岑可人,表姐,你说我要是在房间里也养着这么一缸鱼会不会也进财啊。”

  我看看他那头杂毛,说道:“估计会养死了吧。自己家里,看五行,缺水的话就对着宫位看鱼缸,但是火太旺会养死的。就可以放金的东西,金生水嘛。”

  “呵呵,我听不懂。表姐啊,我也算是岑家人吧。我可以跟我妈姓岑。你看是不是教我几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