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四章 寡妇楼1

第三十四章 寡妇楼1

  “你为什么想学这个?”

  他只是笑着却不说话。我白了他一眼,也没有继续追问,匆匆吃完东西就独自先离开了。梁逸也没有要求我什么,只是笑着说了再见。

  这种立场不明,目的不明的才是最难搞定的。

  晚上,睡了一下午的我,精神反倒好了。给曲天洗过澡之后,岑祖航穿着睡衣进入了房间,打开了族谱就研究起来。

  我用着曲天的电脑,心思却在岑祖航的身上。以往他晚上都会跟我腻一下的。就算不腻歪,等我睡迷糊的时候,也会是那个让人脸红的限制级画面。可是这段时间却一直没有那样的亲密了。

  他现在就斜躺在床头上,那修长的腿,叠在一起,略显苍白的手捧着那本陈旧发黄,还明显缺页的族谱。

  “喂,祖航,那族谱你都研究了好一段时间了。都能倒背如流了吧。怎么还看啊,能看出什么来啊?”

  他没有抬头看我一眼,目光依旧粘在那族谱上说道:“确实有疑点的。和我记忆中的情况不大一样。”

  “我……我今天和梁逸出去吃饭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他叫我表姐,说想跟我学风水。他说他知道我姓岑。”

  岑祖航这才看向了我,顿了一下,说道:“以后别接近他。他到底知道多少,我们并不清楚。”

  “嗯。”

  接着他看他的族谱,我对着我的电脑屏幕,心中不明的不爽啊。都说了我和梁逸出去吃饭了,他就这么淡定啊!我有些气呼呼地关了电脑,上床卷着我的被子就闭上了眼睛。也睡不着,就是这么闭着眼睛罢了。

  不一会之后,我的被子被扯开了,岑祖航的声音说道:“你不热啊?”

  五月,已经进入夏天了晚上有些热,但是我心里不爽着,也就没有在意,这么一捂着,就出了薄汗。他那微凉的身体靠过来的时候,我本能地伸手抱住了他。很自然的一个动作,却让他的身体僵了一下。

  他拉过了我的手,放在口鼻前闻了下。那微凉的唇,碰触到我的手指的时候,我的心加速了起来。

  他低声说道:“有梁逸的味道,他牵你手了?”

  “呃,就是我没走的时候,他拉了我一下,我洗过手的,我刚才洗澡了的。”

  “那味道还在。”话毕,他的舌就伸出来,湿湿凉凉地舔过我的食指。

  “嗯~”我轻轻嘤咛着,想要抽回手,可是他却抓得更紧,又舔了舔我的中指。“不要这样……”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翻身将我压在身下了。今晚……看来……我已经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了。不是一次两次的,我也没有矫情,只是说道:“不要等我睡着了,让我清醒地做一次。”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然后低声说道:“做全套?然后明天发烧,你爸再骂我一顿?”

  我能感觉到我现在全身都开始发烫了,脸一定很红。“这么多次了,也许真的做全套,我不会发烧了呢?”

  他笑得更大了,咬着我的耳垂说道:“想做?”

  有男人这么问的吗?不,有男鬼这么问的吗?而且他笑什么啊?他当他是在调戏我吗?是我调戏他好吧。他下面的变化,我可是能清楚感觉到的。他还好意思笑。就是不知道要是勾脚踢过去,他会不会受伤。

  那个晚上,我们做了,假的全套,在我清醒的状况下,我清楚地感觉到了他是一个鬼。可是我没有害怕,因为那是岑祖航。

  第二天,我发烧了。反正作品已经交了,布置会场的工作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任务,给老师打了电话请假,根本就不会有人说我什么。

  这次发烧没有上次那么严重,我还能自己去人民医院打针的。曲天因为老师临时找他,毕竟他也是快毕业的学生啊。岑祖航总不能占了曲天的身体,还不理会他的人生吧。

  岑祖航在离开的时候,看着我给覃茜打了电话,让她过来陪我才离开的。覃茜还没有过来,我就用手机打开微博看看。本地的一条微博转发很高,内容就是某条老街的某座老楼,半夜的时候有人说看到一个穿着黄绿军装的年轻女生,身上滴着血走过。有个大妈以为是被坏人伤着了,就让那女生去报警。女生没理会她,大妈打了报警电话。警察来了之后,找了整座楼都找不到那个女生,本来以为是大妈打了虚假报警电话,但是那一路滴过来的血液,还在那里啊。

  我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大妈见鬼了。哪有女生会穿黄绿军装呢?要穿也是迷彩服啊。但是这种天气,晚上也挺热的,谁会那么穿啊。只能是见鬼了。而身上滴血什么的,可能她死的时候,就是被人砍得一身伤。

  正想着的时候,覃茜过来了,手中还提着一些水果,看到我就说道:“可人!你最近好像经常发烧啊。上次还发烧直接昏倒住院了。”

  “哪里啊,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也不客气地拿过她买的水果吃了起来。

  那水果的袋子里放着医院的宣传图册,无聊就拿起来看了看。看看第一页,医院的全景图,挺漂亮的。看看最后一页,介绍的是心理诊室,心理医生有两个,一个是……魏华!我吃惊地看着上面的介绍。魏华,一个归国心理学博士,催眠师,参加过什么学会,什么会议,写过什么论文。上面还有着他的一寸免冠照。

  这个是……岑国兴吗?年轻的岑国兴?之前听金子他们说过的。就是他借着岑国兴几十岁的身体,靠着雕龙大梁的人蜕,保持着二十几三十岁的外表。而现在的魏华,却回到了他自己的身体中,那十三四岁的孩子模样。这个……我突然就觉得魏华是那么的恐怖,我们没有办法去跟他斗的。他这样做,几乎是得到了变相的永生了。

  正好来给我加药水的护士,看着我对着那上面的魏华惊讶着。她笑着说道:“这个魏医生啊,已经失踪了。也许人家嫌弃国内的环境,又出国了呢。好几年前的宣传图册了。”

  我呵呵笑着。覃茜也探头看了过来,说道:“这个医生挺帅的啊。”我真想告诉她,这压根就不是人。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曲天已经给我煮了粥了。其实是他在外面买的,然后回家自己热一下罢了。

  看着我坐在床上慢慢吃着粥,岑祖航靠在门框上,说道:“看吧,还全套。真全套能要了你的命了。”

  “你不觉得你该道歉吗?”

  “那种事情,需要道歉吗?”

  “呃……”好像是不需要的。都是成年人了,我不会傻到把那种事情的错都归结到男人身上的。“哦,对了,今天我看到这个新闻。”

  我把手机打开到了那条新闻,递给了他。他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然后就说道:“今晚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正好,你现在还有点发烧,不要离我那么近。”

  说完他是转身就离开了,用岑祖航的身份离开的,就留下我和那沙发上的曲天。“喂!”我在房里喊着,不过他是跳楼下去的。喊也没有用。

  嘟嘟嘴,心里不爽着,他就不能说清楚再走啊?他就不能好好走门口啊?他急什么啊?不对!这个女鬼不对!黄绿的军装现在绝对没有女生会穿的。但是在几十年前,那样的军装,很多女生会穿。而且身上滴血的,也不一定的受伤了,也有可能是炼化的小鬼。就像岑祖航一样,他的身上也会滴血啊。

  年代,性别,特别的身份,岑祖航的表现,那个女鬼有可能是岑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