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五章 摆不脱的诅咒1

第三十五章 摆不脱的诅咒1

  曲天点点头,道:“嗯,我一会就回来。有事打电话。”说完他转身就离开。

  本来是想着让曲天离开了这个阿姨也不能怎么样了。谁知道她是跟着出了病房门,抓着曲天的手臂就嚷道:“叫你家长来,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了。之前我就说不让你们同居的,可人爸爸也是迷糊了才睁只眼闭只眼的。现在出了事了,流产可不是小事,你让你家长过来说。”

  走廊啊!后妈啊!这真的就是后妈啊!

  曲天甩开她的手,朝着那边看热闹的人群里说道:“付医生,麻烦你解释下。”

  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走了过来。他从打开的病房门看看我,才跟阿姨解释了一番。

  曲天也是趁着这个时候离开的。医生是解释了,但是阿姨进病房之后还是一直在唠叨着。什么同居不好,什么名声问题,什么避孕很重要,简单的说就是,她觉得曲天不可能跟我结婚的,所以现在这样跟着曲天不合适。

  在她给我叫了午餐之后,她开始换话题了。

  “可人啊,我有一个外甥,在京城读研究生的。你看你要是也想读研就去北京跟他一起吧。彼此有个照应。他人长得帅,心也好。读研的时候,比较成熟了,谈恋爱也更多结婚的。再说,我那外甥已经被北京的一家公司看中了,一毕业就能就职。以后就留在北京了。”

  哦,我明白了,她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让我在这个城市消失,以后不要打扰她和她儿子加我爸那一家三口。我就是个多余的。

  我一直没说话,就这么等她走了,才气呼呼地给覃茜打电话,跟着她骂了那阿姨一小时。闺蜜就是能一起骂人的那种。

  三天后,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布置会展已经到后期了,那些作品都已经装框,或者进了展柜。

  我本想去给同学递下画的,被几个男同学拒绝了。我想去跟他们贴宣传海报的,女同学说出了让我吐血的话来。“王可人,你刚做人流就不要做这些了。回去休息吧,反正也没什么活了。”我惊呆了,这学校里的传言怎么就这么厉害啊。

  下午我们得到了半天假,其实就是让的我们回学校,整理画室的。毕业作品已经出来了,毕业展就在三天之后,画室也应该移交了。整理好自己的东西,班长收了钥匙,以后我们就再没有使用这画室权利了。

  班长接过钥匙的时候,说道:“一会大家去宿舍放好东西就一起去食堂吃顿饭。在一起这么几年了,就当庆祝一下吧。”

  我点点头,整个小班九个人都去的。

  等我们去到食堂的时候,人已经挺多的了。班长去找同学位置,调了一张桌子给我们用的。也有同学直接去找厨房给我们炒菜了。在等待的时间里,大家都笑着说着毕业之后的事情。就连曾经针对覃茜的同学都放下了矛盾,说着笑着。

  覃茜坐在我的左手边,我的右边是黄依依坐着。直觉告诉我,这几天黄依依有点故意接近我的感觉。就我这么几年的同学了解,她就是一个胆小怕事,还比较孤僻不合群的同学。那个女生没有一个两个闺蜜死党啊。就她,从来都是一个人的。

  她这段时间这么接近我,和以往差别太大了,我怎么会感觉不出来呢?我侧过头,压低着声音说道:“依依,你是不是有事找我啊?”

  黄依依看着我,却没有说话,好一会,摇摇头,朝我一笑。

  这算什么情况啊。我还郁闷着的时候,一群男生走了进来。那群男生是另一个小班的,估计也是今天退了画室来庆祝的吧。依依在看到他们进来之后,目光中就露出了着害怕,甚至很明显的别开了脸。

  离得近,又刚好看着她,我把她这个表情看得清清楚楚的。不由地想着她在害怕什么?抬头看去,那些走进来的男生中,有一个高大魁梧,我们大班里外号叫大猩猩的男生是死死盯着她啊。

  明白了,他们两之间肯定有事。

  我们这边上菜了,学校食堂不比外面餐馆,是要自己去端菜的。我们九个人,留下一个占桌子,八个都去端菜了。留下的人就是黄依依。等着我们端菜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大猩猩正在我们那桌前跟依依说着话。看着我们过来了,他马上离开。

  上好菜,落座之后,我才发现依依眼眶都是红的。朝着大猩猩看去,他也正看着依依呢。他们两在恋爱?不会啊,他们以前连话都不多说的。

  依依这顿饭只吃了几口,就找个借口离开了。她一离开,我马上说道:“我去厕所。”

  覃茜就用那花生砸我:“饭桌上你文明点。洗手间好吗?”

  我笑笑就追着依依出去了。出了食堂大门,抓着依依就拉到一边的大树后。对于我会这么做,依依很诧异,看着我的目光都是惊慌的。

  “依依,你是不是有事找我啊?”我再次问道,她要是没事的话,她也不会这么故意接近我,而且那事说不定和那大猩猩有关系。

  黄依依回头看看食堂里,才低声哭了起来。

  看着她哭,我就慌了,连忙说道:“喂,你先别哭啊,要不人家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呢?”

  依依吸吸鼻子,稳定了情绪,才断断续续地说道:“可人,我听豆豆说,你还是曲天会抓鬼的,是吗?”

  “呃,不是,只是会看风水。”我可不敢夸张啊,要是她现在就拉我去抓鬼的话,我估计先被鬼给抓了。

  她再次看了看食堂里,好像那里面有什么东西能威胁到她一样。“可人,我家这几年一直在出事。住进那房子第一年的八月,我爸车祸腿断了。第二年的八月,我奶奶去世了。第三年的八月我弟突然就昏倒,现在成了痴呆了。第四年的八月,我外婆就来这里住了三天,就莫名其妙的生病,医院都还没有查出原因,就走了。第五年的八月,我妈妈受不了家里的沉重的负担,自杀了。第六年的八月……就是今年啊,我……应该轮到我了。我怕……”

  我听着,汗毛也竖了起来。她说的八月,应该是说阳历的八月。而阳历的八月大多就是农历的七月,七月鬼节的时候。而且他们家是每年七月鬼节都出事,这几乎可以说那房子绝对有问题了。

  依依继续说道:“大猩猩家离我家近,他知道我家的情况的。他让我毕业之后,就搬出跟他同居,要不然我留在家里就只能等着出事了。而且,他说,他可以请人照顾我弟。我爸腿断了,还可以在街上摆个小摊赚点生活费。就是我弟这几年……他白天就这么一个人躺在那房子里,连午饭都吃不上。呜呜……大猩猩肯请人照顾我弟,我很感激他,可是……我不想和他在一起。我该怎么办?可人,我家怎么会这样啊?呜呜……”

  这!大猩猩这是什么意思啊?这种桥段如果在小说里,那就是美好的开始,男主渐渐爱上女主,女主也爱上男主,然后同居然后结婚。可是现实中这种事就是让人气愤得想打人的。大猩猩的外型,不是我说啊,母猩猩最配他了。

  依依就算不是顶级美女,那也不差到哪里去吧。真跟着大猩猩,那就成了糟蹋人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依依,你先别答应他。我跟曲天说说看,去你家看看,看你家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