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五章 摆不脱的诅咒2

第三十五章 摆不脱的诅咒2

  “你真肯帮我啊?”她平时里跟我也就是打招呼的交情,虽然同班,但是说话都很少的,所以我说帮她的时候,她才会那么意外吧。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她故意接近我,却不敢跟我说这件事。

  我点点头,给了她肯定,并约下了时间,定在画展第二天去他家看看。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曲天已经躺在沙发上了。房间中,岑祖航就跟那晚上的子时一模一样,斜躺着,捧着族谱。

  看着他那侧面,我禁不住想到了那个晚上。虽然之后发烧了,但是那夜的每一个感觉都还是那么清晰的。不由的脸上又红了起来。

  岑祖航抬头看了看我,道:“回来了。”

  “嗯。”我就靠在门框那也没有进那房间,总觉得跟他和以前不一样了。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那族谱你看出什么了吗?干嘛还要天天看啊?”

  “边看边回忆,有很多都和我经历过的事情不一样,就像这里,”他指着族谱上的字,我凑到了他身旁,看着那用繁体字写着的岑祖航,岑祖跃那行,说道:“我们还有一个兄弟的,叫岑祖泽,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在族谱上?之后,也没有关于岑祖泽的任何信息。男孩子只要满周岁,都会登记在族谱上。为什么偏偏少了他?还有这里,岑国兴,他是炼化的小鬼,让全族被灭了。全族都被灭了谁来删族谱?也就是说之前他就已经被删了。也许是因为炼化小鬼,也许是因为别的事情。可惜,人都死光了,又是那么多年前的事情,找鬼都很难找了。”

  我点点头,从族谱里一抬头,才发觉自己离他好近。他也注意到,不过只是对我微微一笑,说道:“先去洗澡吧。”

  我心中寒啊。这个男人真不愧是老爷爷呀,这么淡定的。如果是个小毛头是不是应该先亲一个呢?感觉跟他在一起就像是结婚了十年的老夫老妻,没激情!

  白了他一眼,一边找衣服,一边跟他说了依依家的事情,还有那可恶的落井下石的大猩猩。最后说道:“我已经跟依依说好了,画展第二天,就是周日去她家看看。我们画展第一天是要去会展的,第二天就可以自由活动了。你能去吗?”

  “以后这种事情,不要乱答应。”他说着,那语气虽然没有指责,但是却是很严厉的。

  我抱着自己的衣服,也被他那同样严厉地看向我的目光吓住了。嘟嘟嘴就说道:“那你别去好了。”说完我就朝着房间外走去。

  洗澡的时候,我开着花洒,借着水声的掩盖一直在嘟囔着。“死祖航,不帮我就算了!大不了我找金子姐去。不行,就零子那贪财的模样,看到依依那情况也不知道肯不肯帮忙呢?哼!岑祖航得瑟什么啊?大不了我自己去。我死在里面了,你没身份证我看你急不急!哼!”

  洗好澡回到房间,那些话,我可没胆子在他面前说一遍啊。吹干头发,就上了床背对着他不理他。

  身后,那微凉的身体拥住了我。前几天,因为我发烧的缘故,他一直没有接近碰触我。现在烧降了,身体好了,这么抱抱也就没问题了。

  我一动不动就让他这么拥着,也不给一点回应,我倒要看看,他想怎么办?

  他把头轻轻搁在我的脖子旁,低声道:“我只是告诉你以后别答应这么危险的事情。你可以先打电话跟我说啊。”

  我没好气地说道:“那你这次跟不跟我去?”

  身后的鬼,没有回答,没有反应,那摸到我腰间的手,就那么停在那。我坏心眼的一想,他这回是不答应,我也有办法让他答应了。所以我换上一个大笑脸,突然一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他那种轻飘飘的体重,我这个动作可算是做的行云流水啊。

  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手捏着他的下巴,满意地看着他那疑惑的目光,用着调戏的语气说道:“岑祖航,你去不去啊?不去的话,我今晚就用红线把你绑起来,用几只钢笔给你爆菊了。”

  他当曲天也有一段时间了,天天玩着曲天的电脑,我想这些话他都能听得懂吧。

  岑祖航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笑道:“下来,我不想让你明天发烧。”

  “哼!等我绑你起来,明天下不了床的就是你了。要不要跟我去啊?还是你想哭着被我绑啊。啊!”随着我的惊呼,他很轻松地就将我压在了身下。

  鬼就是鬼,可以作弊的。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已经被他压在身下了。

  看着他离我那么近,还是和那天一模一样的姿势,我想到了那天的痛,同时脸上就红了起来。如果是一个月前的我,绝对想不到,我敢这么对岑祖航吧。或者说是两个星期之前的我,都想不到我会这么做。看来那次爱爱,让我对他放下了所有的戒心。让我们能像现在这样愉快的相处。

  想着这个,冲淡了我对上次痛苦的回忆,唇角不由地勾了起来。

  “笑什么?”

  “那你跟不跟我去?”

  “去。所以,早点睡吧。刚才的事情,以后别玩了。”

  他说完翻身就到一旁背对着我了。我愣了几秒之后,才明白他说什么,心中沉了下去。这算什么?不准我跟他闹着玩啊?我刚才做错什么了?情人之间不都是这么玩闹的吗?看着他的背影,我更加不爽了。

  这个不爽,让我整个晚上都睡不着。气的!

  ***

  会展很热闹,其实来看的,大部分都是我们同学的父母亲朋好友。偶尔来几个学校请的嘉宾。早上热热闹闹的,下午就冷清了很多。第二天,进门的都没几个了。

  我和依依是坐着曲天的车子去的她家。曲天是我的“男朋友”,这一点全校都知道,所以他来会展接我们也没有人说什么闲话。

  只是依依面对曲天的时候,感觉很紧张,我和她都是坐在车子后座的,她是缩在那车门边上,就好像随时要跳车一样。

  我好几次将她拉过来,也跟她说话,让她放松下来。但是她不时看着曲天都会露出很害怕的神情来。

  在依依的指路下,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工厂的家属区。那是一栋挺新的楼。七层,走楼梯的。小区里没有停车线,随便找个地方停了车子之后我们下车了。

  依依当然是走在前面给我们领路了,曲天拉住了我,在我耳边说道:“她身上阴气很重。”

  我愣了一下,低声道:“她被上身了?”

  “不是,应该是长期待在阴气重的地方罢了。她可能看得出我的异常。”

  我心咯噔了一下,漏了一拍。我意识到了祖航那晚说的话。他说这是危险的事情,看来真的很危险。我不希望祖航和曲天的秘密被人揭穿,到时候,事情会怎么发展都是不能预测的了。

  “那我们回去吧。”我急急说道。

  曲天却拉着我跟着依依走向了一楼。“去看看啊。她就算能发现我的异常,也不会敢说出去的。看她那样子就知道了。”

  这个是实话啊,依依就是那种胆小懦弱的性子。

  跟着她走了过去,看着她用钥匙打开家门,一股子臭味就飘了出来。黄依依脸上难堪了,马上说道:“我弟弟大概拉在床上了,我去看看,你们先……先坐吧。”估计她是犹豫着让不让我们现在进门的。

  走进黄依依的家,真的感觉到了这个家的无奈。依依住在学校了,她爸爸白天要去摆小摊,就一个痴呆的孩子在家。我走向了房间,站在房门前,看着依依熟练地给坐在躺椅上的一个十五六岁年纪的男生扯下纸尿裤。那股子臭味就更大了。

  我赶紧避开了那个房间。走回客厅的时候,曲天已经在那四处查看了。这个房子是很简单的两室一厅的小房子,也就五十多平米。一个是那弟弟的房间,还有一间应该是依依的房间,很明显的比较干净,女性化一些。

  曲天走进了我依依的房间,四处看了看,我问道:“用测量山向吗?”

  “先看一圈吧。这里阴气很重,罗盘应该会有反应。”

  我半信半疑地拿出了罗盘,把罗盘端平,天池的针开始慢慢地转动了起来。我惊了!这种情况上次遇到的时候,可是让我做了好几天噩梦的。

  曲天看我惊住的模样,过来看了看罗盘,然后低声说道:“不用怕,你身上有我的气息,这种程度的东西,是不敢动你的。”

  我点点头。虽然是点头了,但是心里还是害怕的不得了。挪动脚的时候,脚被地上的硬纸板绊了一下,我低头看去,就看到那是从床底伸出来的发霉的纸板。

  依依不经常住家里,加上阴气重,一楼水汽也重,这样纸板会发霉也是很正常的。曲天却蹲下身子来,说道:“发霉了,床下就不应该放东西。”

  我也跟着蹲下来,并说道:“这个房子这么小,一些东西不放床下放哪里啊?”虽然风水上说东西放床下不好,一般热衷于把东西堆床下的都是八字属戊土的人。

  曲天把床单掀了起来,床下果然堆满了杂物。杂物中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