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五章 摆不脱的诅咒4

第三十五章 摆不脱的诅咒4

  因为时间的问题,那天的晚饭我和祖航是在外面吃的。算起来,这还算我们第一次两人在外面吃饭呢。有种约会的感觉。吃饭的地点是我定的,一家知味亭,不会花很多钱,也干净一些。

  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吃东西的欲望,所以吃得都很少。而今天因为心里有事,我吃得很不多,倒是经常低着头发着呆的。

  曲天在桌子下,用脚尖碰碰我,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如果那房子让你不舒服,晚上你别去了。“

  “啊?没有啊?”我抬头马上给了他一个微笑。

  “脸这么红,发烧了?”

  我摸摸自己的额,不烫,倒是脸烫得厉害。我那满脑子想着的就是那纸做的套子啊。这个我怎么好意思说呢。赶紧摇头,然后再低头吃饭。

  吃完时间也差不多了,开车回到黄依依家,已经是七点多了。本来以为这个时候到正好合适,谁知道他们家这才刚做好饭菜的,看到我们来,气氛一下就尴尬了。

  我连忙说道:“我们吃过了,不用准备了。”

  黄依依的爸爸呵呵笑着:“那……那也坐下再吃点吧。”他是一个残疾人,拄着拐杖,走动倒也利索。看着那桌上的瘦肉苦麻菜汤,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切肉的。

  依依那痴呆的弟弟也坐在一旁,只是看着《熊出没》呵呵笑着,连吃饭都不会。黄依依拿着勺子喂着弟弟,道:“让你们见笑了。”

  能做到这一步,如果我们不解决了她床下的那东西的话,估计依依真的会答应大猩猩呢。毕竟大猩猩的条件对于依依来说是那么具有诱惑的。

  我们坐在了依依整理出来的沙发一角,跟依依爸爸说起了那个奶奶。依依爸爸会出事,估计只是一次鬼节的意外。而那个奶奶才是之后事情的主谋。

  曲天问道:“老人家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看到了吗?例如,眼睛。”

  原来床下那双红色的眼睛,他也看到了,只是他冷静得没有一点表现。依依的爸爸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她是去倒垃圾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摔倒了。等有人发现她死报警之后,我们才知道。去看了,摔了头,眼睛鼻子嘴全是血。”

  难怪是红色的眼睛。我心里暗想着。

  曲天想了想,看了看手表,然后说道:“一会我找她出来谈谈,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都答应她,让她离开。能做到吗?当然,我不会让她伤害你们的。还有你儿子,在她离开之后,也许会好转的。”

  依依的爸爸吃惊地看着曲天,然后再看看依依,完全就是不相信我们的样子。但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只能让我们试试了。

  九点,看着曲天用三只手指充当九宫格算了一下,决定在阳台的位置做法事。我就跟在他的身旁,看着他用依依家唯一的一张小几当法案,摆上了香炉。我低声说道:“我还以为你直接就能跟阿飘说话呢。”

  “能啊,可是我直接跟她说话的话,黄依依和她爸爸会怎么想?还是装装样子吧。”

  “你怎么会这个啊?”

  “岑家本来就是做这个的。”

  我这才想起来,这应该才是岑祖航的本行啊。趁着依依他们在那伺候着弟弟,还没有过来,我低声问道:“要是她就要拿依依出气怎么办啊?”

  曲天准备点香的动作僵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么我就吃了她。”

  轮到我僵住了。我的脑海中出现的是祖航上次在那小楼里吃了那个女鬼的样子。寒冷的感觉,指尖滴着血,脸异常的苍白,只有那唇是鲜血的颜色。

  “怕我?”曲天问道。

  我好一会才扯出了一个微笑:“不怕。”

  香炉点了香烛,曲天还写了一张符。一切准备就绪,等依依父女过来之后,他就开始了。他站在阳台外面,朝着屋子里,将那符用香烛上的火点燃,剑指夹着符往屋子里丢去。符晃晃悠悠地燃着火飘落了。只是它的方向,甚至是落灰都是朝着依依的房间。

  依依朝着我靠了过来,她爸爸也是紧皱着眉头,紧紧抓着拐杖。这屋子里阴气那么重,加上又是一楼,这天时地利人和,想不见鬼都难吧。

  我看到了依依的房间里传来了脚步声,朝外走来。客厅还有着灯光,在那声音出来之后,灯开始闪了起来。

  依依紧紧抓着我的手臂不敢出声,我知道这个是因为鬼的磁场影响到了家里的电流,并不是多恐怖的事情。真正面对这样场景,我还是跟着紧张害怕了起来。

  “啪”的一声,那灯真的坏掉了。那脚步声在客厅停了下来。曲天说道:“奶奶,这里还有什么放不下的。离开吧。你已经死了,就不应该待在这里了。”

  “他们害死了我儿子!他们害死了我儿子!还我儿子的命来!还我儿子的命来!”

  那黑暗的客厅中传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你儿子已经走了,说不定已经投胎到了好人家了。你执着什么呢?奶奶,开条件吧。”

  一旁的依依爸爸也说道:“你要怎么才肯走,我都答应你。”

  我看不到客厅里有什么东西,但是她的脚步声却是很清晰的。我能听到她的声音朝着我这边来了,她还说道:“还我儿子来,还我儿子来。”

  我心中惊得正要往后退的时候,身旁的依依却突然摔到了地上,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扯着她往那漆黑的客厅里去一样。

  她尖叫着,试图抓着我,她胡乱挥舞的手,抓到了我的脚踝。我还没有来得及尖叫,已经重重地跌在了地板上。痛,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种被拖着的感觉,心中的恐惧在那一瞬间被爆满了。

  “啊!”我叫着,手胡乱地舞着,希望能抓到一点东西让我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我不要这么死,我不要被鬼弄死啊。

  我的头撞上了那张充当法案的小几,我脱口而出“祖航!”他一定会救我的,他不会让我出事的。我心里可以肯定。但是在那拖拽的力道依旧存在的时候,我没有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惊叫着,哭喊着,这些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那力道突然就消失了,拖拽停止了。我赶紧蜷起身子,将自己抱成一团,一种自我防卫的姿势。

  依依的爸爸冲过去拉起了依依,依依还在哭着,我只是吸着鼻子,尽量让自己不哭出来。目光急急地搜索着曲天。曲天的身体已经倒在了那法案后,我正惊住的时候,感觉到了头上的痛,带着一阵寒冷,一抬头就看到了祖航。他半跪在我面前,一只手压着我的耳朵上去一点的头部,低声道:“好了好了,还痛吗?”

  他不问,我都没有注意,那地方真的好痛,应该就是那敲到了小几的地方。客厅的灯还是没有亮,但是我能借着那香烛的火光,把岑祖航嘴角溢出的血液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奶奶被他吃掉了!

  我看着他的嘴角,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情况。他抬起手擦过嘴角的血迹,有些慌乱的背住了那已经开始滴下血滴的手指。

  他的慌乱是不想让我看到他现在的模样吗?虽然这样的他确实有些吓人,至少在视觉上是这样的,但是我知道他不会伤害我的。

  所以在起身的时候,我抓住了他的手,低声道:“祖航,谢谢你。”

  他指尖的血沾到了我的手心,这让他匆忙抽回了自己的手,急急回到曲天的身体中,然后才让曲天跑到客厅中端着依依家的茶壶出来直接用茶水给我洗手,并说道:“马上洗掉。要不会发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