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五章 摆不脱的诅咒5

第三十五章 摆不脱的诅咒5

  第二次了!第一次是那天爱爱的时候,他的血喷在我的小腹上,他也是马上让我擦干净并马上去洗澡的。这一次他同样的带着慌张给我洗掉手上的血迹。还有他的话,让我发烧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皮肤接触到他的血吗?

  洗干净了手,我整个人也冷静下来了。看向那边的依依,还在哭着。我过去抱住了依依,让她爸爸看着能不能修下灯,不然就用手电什么的。

  很快灯就亮了起来,刚才不是坏了,只是电闸跳了。在明亮的光线下,我们看到了黄依依脚腕上的一个青紫的手印。

  她爸爸脸色都变了,一下眼泪就流了出来,说道:“今年难道还要出事吗?”被安置在角落躺椅上的那弟弟看着爸爸哭了,他反而笑道:“爸爸哭了,呵呵爸爸哭了。”

  曲天将我扶了起来,说道:“这个小问题。你们去找这个人,他会治。还有他会帮你们把这房子重新看一遍,扫净阴气之后,会慢慢好起来的。”说着,他将一张黑色的名片放在了那小几上。名片上只有着两个字,和一串手机号。那是零子的名片。

  曲天牵着我,先离开了这个家。上了车子之后,他没有启动车子,而是探过身子来,靠近我,看了看我头上的伤口,说道:“去医院吧,出血了。虽然血停了,也去消毒一下。”

  他那微凉的气息,让我感觉好了很多,仿佛痛都减少了。“嗯。”我应着。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车子还没有开到医院我已经开始发烧了。最近发烧得有点频繁,而且我也找到了规律。后面两次发烧基本上都是直接接触了他的血液才发烧的。曲天是把车子直接开到了人民医院的急诊楼前,抱着我进的诊室。

  我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恍惚了,感觉自己这一次发烧比以往两次都严重得多。后来医生是按伤口感染和惊吓过度来处理的。

  护士在给我剪了一些头发之后清洗伤口,那消毒水的刺激,让我顿时清醒了。我很清晰地听到她说道:“这怎么有两种血啊。还有谁受伤了吗?很明显啊,她的血凝固了颜色也比较鲜的,另一种血颜色很暗,就像……黑色的一样。”

  两种血在我头上?我想起来了,是祖航那时候伸手碰触了我头上的伤口。也许是他指尖的血滴在我的伤口上了。所以这次发烧才那么急,那么严重。

  不过后面我就听不清楚了已经模糊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是在病房里,坐在床头看着我的,是我爸。我出声喊道:“爸。”那声音沙哑得都不像是我的声音。

  我爸听到了,赶紧看向我,紧张地问道:“可人啊,总算醒了,还是金子送过来的中药有用啊。”

  我感觉到了头上的异常,伸手摸去,果然贴着纱布呢。撑着身子坐起来,就看到了对面沙发上正在晾着中药的曲天。一旁还有着曲天的爸妈。

  看到曲天爸妈的时候,我心中的惊了一下的,心想完了事情大发了。可是曲天却是那么气定神闲的。毕竟他是岑祖航,他完全可以不理会曲天的爸妈啊。

  看到我醒来了,曲天很自然地走过来就说道:“先去上厕所吗?”然后他就摘下了点滴的药瓶。

  就这么一个动作,曲天的妈妈就狠狠瞪了过来,说道:“她妈不是在吗?用得着你啊?”

  顺着曲天妈妈的目光我看到了那靠在一旁,脸色很难看的阿姨。那阿姨马上换了笑脸过来:“还是我来吧。”

  我心里吐槽着,这个阿姨够虚伪的。我爸在就这个样子,我爸不在的时候,她可没有这么好心啊。

  上完厕所来,就是喝水,喝中药。一番折腾之后,总算安定下来能吃点肉粥了。坐在床上,拿着勺子,边吃着,边紧张地看着两边的人,这件事今天不闹大都不行了。

  果然,开始了。

  曲天妈妈那是趾高气昂地说道:“我们曲天下个月毕业了,就直接出国留学了。可人啊,他一去就是好几年呢。你看女生的年纪挨不住的。”

  阿姨这边就说道:“我们家可人也没想挨着吧。我们已经在北京给可人找了个好人选了。你们家曲天爱出国就出国去吧。现在的孩子毕业了,分手了,很正常的。还以为你们家曲天多优秀呢。”

  曲天听着阿姨的话,看向了我,我微微摇头表示否定。

  两个女人就这么一个一句的说着针对的话,半个小时之后,曲天妈妈说道:“走,曲天,回家。”

  曲天爸爸毕竟是领导,表面功夫还是做得很足的。他上来跟我爸握握手,说什么孩子有孩子的意思,这妈妈也是关心孩子,什么什么的。

  我有些为难地看着曲天。我知道岑祖航可以不在乎曲天爸妈,可是他不能失去曲天这个身份啊。

  曲天犹豫了一下,低声对我说道:“晚上我找你。”

  我点点头,看着他跟着曲天的爸妈离开了。虽然知道这不是岑祖航的本意,虽然知道这其中是有原因的,我能理解这些,但是我心里还是很难受。理解和做得到,那是两回事。

  曲天一离开,阿姨就在那说着什么这个男生没担当啊,什么这种人家狗眼看人低啊,什么北京那外甥什么的有多优秀啊。

  我是一直低头吃着我的粥,倒是我爸在五分钟之后听不下去了,低吼道:“你回家去,可人的事情,她自己做主。”

  难得他这么发一次脾气啊。阿姨瞪着我爸,小声嘀咕着:“我还不是为她好啊。”说完直接走人了。

  我爸这沉默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长长叹了口气。接着眼眶就红了起来:“可人啊,我对不起你妈。”

  “爸,别说这些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如果当初我没有让你帮忙看店,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你就这么跟着他,以后怎么办?”

  “以后再说以后的话吧。爸,岑祖航对我挺好的。”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爸就打断了:“好?好他会让你受伤?会让你发烧?你……”

  “这点伤不算什么吧,就不小心敲了下桌子。”

  “那你发烧呢?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等你阳气被他吸光了,你就成了人干了。”

  “不是这样的。”我说着,在心里默默补了半句,岑祖航又不是采阴补阳的妖怪。

  哪天下午,我爸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说什么都是白说。现在没有办法回到几年前,我拆那个鲁班锁盒子的时候了,冥婚注定的,我就是死都逃不掉的。

  这个时候,我已经退烧了,应该是那些中药的作用。晚上拔了针,天刚黑,岑祖航就过来了。他是好好地走门口进来的,可惜我爸看不到他,还起身关门说:“风怎么把门吹开了。”

  看着站在病床前的岑祖航,我笑了笑,道:“爸,我想睡了,你也回去睡吧。我都退烧了也没什么了。我能自己照顾自己的。”

  我爸做古玩的,会的就是察言观色。要知道他卖的东西很多都是假的。但是他都能吹成真的。客人到底识不识货,就看他会不会察言观色了。我从祖航进来,就有很明显的不同,他这种商人,当然能看得出来。所以他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病房里,岑祖航穿着我烧给他的长袖T恤牛仔裤,那是之前天气还有些凉的时候烧的。现在又热了很多,穿着长袖也不合适了。只是之前在家里,白天他是曲天的身份,穿着曲天以前的衣服,晚上他是岑祖航,但是基本上都是穿睡衣的。我想着等我出院了,要先给他烧东西。两套夏天的衣服还有鞋子,还有……今天看到的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