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六章 灶1

第三十六章 灶1

  我爸一离开,我就问道:“曲天爸妈有没有找你麻烦啊?”

  岑祖航坐在了床边,先问道:“梁逸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奇怪的话。或者,你感觉他对事情知道多少?”

  我没有想到他今天一来就问这个,所以一时有些摸不清头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在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我就这几次对梁逸的举动作出了总结。

  梁逸的目的现在我们还不清楚,但是他知道岑家村,知道岑家是一个风水世家。而他跟踪过我们,估计他已经怀疑这里面的事情了。他应该也是知道魏华存在的,就算不知道魏华的存在,也一定看到过那个被吊着的芭比娃娃了。

  岑祖航说道:“今天一回去,曲天妈妈还想跟我说话的,梁逸直接拉了我去他家。奇怪的是,他只是跟我说,是在帮我解围。然后他就在那玩游戏了。直到十点多,我回曲天家直接进了曲天房间,放曲天躺床上,我就过来了。”

  “这么说,梁逸是在帮你?”

  “他应该已经知道,我不是曲天了。”

  这句话让我很担心。如果岑祖航不再是曲天,就像今天曲天妈妈说的那样,等一个月后,曲天被安排出国了。那么这件事也是注定要被揭穿的。到时候怎么安排曲天呢?让他再来一次猝死?

  祖航坐在了床边,伸手抚上我的眉心:“别皱眉了,一个月后的事情呢,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反正我会先拖着,让曲天不能出国。如果拖不下去,我就换个身份好了。”

  我点点头,可是心里还是很沉重啊。突然感觉,我们的未来,压根就没有未来。

  第二天,还是我爸来医院看我。我让祖航先回去了,总不能让曲天一天一夜都躺床上一动不动吧。要是他妈妈发现了什么异常,去试试儿子的鼻息,那么我们要面临的难题就要提前了。

  中午的时候,我爸去医院食堂打饭,梁逸过来了。对于梁逸的脸,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看到他那头杂毛,我是瞬间就认出了他。

  他手里没有拿任何东西,进了病房,先环视一下,发现只有我一个人之后,才笑眯眯地说道:“表姐好啊,你已经好多了吧。我也是昨天才听曲天妈妈说起你住院的。”

  “你来干嘛啊?”我坐在床头,手里还捧着中药,眼睛挑了起来,看着他。

  他朝着门外小心的看看,关了门,下了锁。“你到底要干嘛?”我厉声道。他这些动作,让我没有安全感啊。

  只看他从裤子口袋中拿出了一只特殊的试管,试管里有着暗红色的血液。他将那试管丢给了我:“防凝固的试管,我也是花了点心思才弄到这点血的。纯阳命的女生的血。”

  我看着那丢在床上的试管,再看看他那头杂毛,然后笑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啊?而且,你怎么知道那女生是不是纯阳命啊?”我心中暗想着,看来梁逸知道的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你别管,我知道你需要这个。”

  我继续笑道:“我又不是吸血鬼。好了,这血你自己喝吧,我还是好好喝我的中药。”说完,我是一口气灌下了那碗中药的。以前我喝这个固阳的药可没有这么勇敢。今天是梁逸在,加上被他这么刺激,我直接一口闷了给他看。

  他疑惑地看着我。我放下了药碗,就说道:“你以为我是鬼?”

  他没有说话。我继续说道:“我是鬼你还敢来啊?”

  梁逸一个冷哼道:“算了,反正你是死是活跟我没有关系。”说完,他打开门就走出去了。他刚走,我爸就进来了。

  我爸端着盒饭,一边回头看着梁逸一边说道:“这是谁啊?找你的?”

  我朝着我爸笑笑:“同学的弟弟,碰巧遇上的。”说这话的时候,我的手已经不露声色地将那床上的试管拖到了枕头下面。虽然我爸知道我们很多事情,但是我还是不想让他担心。

  第三天,我出院了。医生开了一些防伤口感染的药。其实我那伤口压根就不用缝针的。就是发烧得厉害让医生谨慎了起来。

  出院的时候,曲天也来了,我换着鞋子,就听着我爸叫曲天去外面走廊说几句话。病房门都是开着的,所以我也能听到他们说的话。

  我爸说道:“让可人回家住几天吧。在家里吃些什么也好照顾着。要不就你们两,吃饭还成问题呢。”

  曲天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我心里也很矛盾啊。在我们这里,很多家庭都是男人做菜的,曲天那家庭,估计他不会做。岑祖航应该会吧。不过他没有吃饭的欲望,所以他也不做。只能回家了。可是回家想着那阿姨我就头疼啊。好在她儿子没给我添麻烦,要不我就更头疼了。

  曲天开车送我回家的,还帮我整理房间。等我们下楼的时候,看到我爸是围着围裙,拿着锅铲,站在那小男孩身后看他写作业。然后突然想到了厨房里的菜,一下又冲去了厨房。

  以前都是他妈妈看他写作业的,我坐在桌旁问道:“喂,你妈呢?”

  小男孩头也不抬地回答道:“去医院了。还没回来呢。”

  我心中沉了一下,她不会是身体不好吧。虽然那阿姨对我就说不上好坏,但是毕竟我爸选择了她,总不会在一起一个月,她就出事了吧。而且这个时间,医院都关门了,她怎么还不回来啊?别是转住院部了吧。

  我这本想着这些,那边阿姨已经进了店门了。

  她的脸色不大好,比三天前在医院看到的还不好。苍白泛青的。她也没有力气跟我们说话了,只是点点头,就看着儿子写作业。

  我爸上了菜,她去洗手的时候,我正好也从厨房里端碗筷出来。听着我爸问她怎么样。她说医生让先吃药看看。不行就做清宫。

  清宫?她怀了?我爸都五十多了,还能生啊?

  我都当没听到。反正我也大了,也不至于像小女孩一样去计较这些事情。吃过饭,我和曲天就回房间去了。几乎是习惯了他这么亲近,也没有感觉说他应该离开。

  到了天黑了,听着我爸关店门的声音,也听到了那阿姨比较大,明显就是说来让我听到的声音说道:“那个曲天还没走呢,你怎么就关门了?他们这样你也给!”

  那中气,怎么就不想是刚才那病蔫蔫的样子呢?曲天用着我的电脑,淡定得很。我也不做声,权当没听到。

  我还是借着现在只有我和他两个人,说了那天梁逸去医院找我的事情。特别的那被我藏起来的试管。我还将那试管给了曲天。

  他打开了试管,闻闻那血味,然后将试管倒了过来,滴下了一滴很粘稠的液体。就算是防凝固试管,这么两天的功夫,也已经变得很稠了,就跟果冻差不多了。那果冻样的血块落在了他的指尖,下一瞬,他低呼着甩开了手上血块,道:“真是纯阳的血!看来他知道的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多。找个机会试试他。要是真不是魏华的人,就可以拉到我们这边来当棋子,至少能让梁庚分心的。”

  纯阳的血,是炼小鬼的唯一克星。

  我刚退烧,岑祖航还是跟我保持了距离,没有睡一起,只是在书桌前躺了一夜。看着他那睡姿,我决定等天亮就回去了。学校那房子虽然是租的,简陋是简陋,但是好歹也是我们的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