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六章 灶3

第三十六章 灶3

  五点多,我和覃茜道别分别回家了。我是打车回去的,坐在车子上,脑子里一直在回想着金子说的那些话,心乱得厉害。

  直到车子开到我们学校大门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还没有买那纸做的套子呢。而心乱的情况下,我也没有再坚持去买了,只能等着下一次。

  在路口叫停下车子,看着四周人不是很多,就直接点燃了衣服。我们这里,凡是遇到在路口烧东西的,都知道那是烧给先人的。远远看到了都会避开目光,甚至绕道而行的。等那些衣服都烧过了,我才慢慢往家里走去。

  原来给岑祖航买新衣服的兴奋,一下都没有了。也就没有去问他是不是收到了我送的衣服鞋子。

  晚上,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了唇角落下的轻吻,还有岑祖航呢喃的声音说道:“衣服我拿到了。谢谢你。”

  我努力睁开了眼睛,他的手正抚过我的脸颊。迷糊中看到他的脸,感觉他真帅。就那么朝着他一笑。同时也看到了就在我眼角边的那食指上依旧是一个鲜红印子的伤口。他一定很痛吧。那很像烧伤的痕迹啊,整块皮都没有了的样子。虽然只有一小块地方,但是碰到应该会很痛吧。

  这个念头让我清醒了过来,我伸出手抱住他的头,拉下他,就狠狠吻了过去。今天我没打算做全套的。但是我却想到了一个让他能吃下一点我的血的办法。我要看看,他现在是爱我,还是依旧爱着岑梅。

  如果在吃下我的血之后,他的伤口依旧没有好,那么我将搬出这里,我只当他的身份证,而不是爱人。

  我用的办法是临时想出来的,有些手忙脚乱,但是我成功了,他吻破了我的唇,就连我自己都尝到了我的血味。

  在那场活色生香之后,他拉着我去浴室,打开了花洒,恶狠狠地对我说道:“以后不允许这样!”

  而我抓着他的手,看向那手指。指头上已经出现了新皮,颜色有些红,但是却是皮肤。在看到那伤口长出的新皮的时候,岑祖航也惊了一下,然后放缓了语气说道:“我去煎中药,希望你明天不要发烧吧。”

  看着他出去的身影,我站在花洒下,一扫今天一天的郁闷,笑了起来。

  他的伤口因为我的血复原了,那说明他是爱我的。就算他以前是爱过岑梅,但是他现在也是爱我的。他都一个六十好几的老头了,难道我还会奢望他情窦初开啊?只要他现在爱我就好了。

  想着这些,我愉快地在花洒下冲去了手心的血迹。

  在我换好新睡衣坐在床上的时候,岑祖航也端着中药过来了。他看着我的目光还是那么别扭,冷冷地说道:“把这药喝了。”

  “哦。”我笑嘻嘻地应着,接过了中药。发烧的感觉不好,还是能预防一下,就预防着吧。

  看着我喝下了药,岑祖航低声道:“以后……别这样。”感觉着他说出这几个字很困难。我不能理解他,刚才我们才那么的亲密,为什么现在他要找个样子呢?跟我笑笑都不行啊?所以我放下碗的时候,就瞪着他说道:“讨厌!什么别这样啊?你应该谢谢我才对。”

  他没有回答,接过碗出了房间。我躺在床上,还在想着一会要不要跟他说,去买那纸做的套子的事情。今天这件事,让我肯定他是爱我的,这个肯定似乎给了我力量。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要一起努力度过了。

  可是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去放个碗花不着这么多时间吧。我朝着房间外喊道:“喂!祖航?”没有人回答。我再次喊道,“岑祖航?”

  还是没有人回答。找个房子就这么一点空间,他不可能听不到我的声音。只有一个可能他不在家。我不甘心地出了房间,四处走了走。沙发上的曲天,还是那么安静地躺着,阳台上传来了点点香的味道。

  我走向了阳台,祖航就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星空,而他的身旁,一炷点燃的香,插在了苹果上。

  我低声说道:“不睡啊?”

  他才回过身看看我,说道:“闻闻香,让我冷静一下。”

  我嘟嘟嘴道:“跟我在一起你觉得是错误,所以需要冷静吗?”

  他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外面的星空。就是他这种样子让人很不爽。就好像多说一句话会死人一样。我上前,一脚轻轻踢在他的腿上:“说话啊!要不我就学金子姐,在你肚脐上滴血,在你脑门上画符,你已经吃过我的血的,我要你成为我的炼小鬼,我要你乖乖听我的话。”

  他笑了起来:“你又不是纯阳命的。”

  他笑起来还真好看,这个样子才像他啊。“那你有什么不开心的。说话!别我一问这个你就沉默。”

  他还是沉默了。有哪个男人那么差劲啊。半小时前还和我这样那样的,现在要他说句话都这么困难啊。就好像刚才那件事,是我强迫他的一样!他还倒成了受委屈的那个了。我越想越气,上前推了他一下。可是还没有推到他,他已将紧紧将我抱到了怀中。

  他的头搁在我头顶上,低声说道:“好了。我知道你是在帮我。但是……很危险。如果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话,你就有可能再次发烧。甚至身体虚弱,以后就会一点点的弱下去,弱到死去。我不想看你有事,以后不要用这个办法了。我有别的办法的,相信我,以后别这样。看着你发烧,看着你难受,我……”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沉默了一会之后,我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你是在表白吗?那么你说你爱我吧。”

  他看着我,依旧沉默着。我苦苦一笑,我就知道他是不会说的。现在他的那岑家村的冤屈还是比我重要的。所以他不会说爱我,他会先把更重要的事情办完。虽然我知道被他排在了第二,心里应该不爽的。但是我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第二天,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那是曲天的手机。曲天坐在沙发上接着电话,声音很低,只说了嗯,好,然后就挂断了。

  我揉揉蓬松的头发,刚要起床,就听着他喊道:“可人,准备一下,跟我去曲天家。”

  “他爸妈让你回去啊?”

  “嗯,你也去。就算听到什么难听的话,也别当回事。我想先让他们知道,你是曲天认定的,看看能不能让曲天留下来吧。要是不行的话,我再想办法尽量让曲天不出国。”

  我皱皱眉。老天爷是不是故意整我的啊?我昨晚才想着跟岑祖航共同面对未来的困难,这么一大早就给我送来了一个大困难了。

  那天在医院里,两个妈妈都说得那么针锋相对了,大有挑破脸皮的感觉了。现在我再去是不是有点没脸没皮的啊。但是我不去的话,他们要是强烈要求曲天什么,曲天连个借口都没有。

  最后我还是决定要去了。既然是要去,就要好好打扮一下。换了新买的裙子,换上高跟鞋,要给他妈妈看一个漂亮的我。

  大学的时候,就有过化妆课程,所以给自己化妆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脸色泛红,手碰触上去,有些发热的样子。摸摸额头,估计也就三十八度吧。还是发烧了,不过是低烧。画个妆让自己更精神一些,甚至让祖航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我发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