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六章 灶4

第三十六章 灶4

  等祖航发现我不对劲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曲天家门前了。

  我揉揉眉心打起精神来说道:“没事的,就是低烧。一会多喝水就能好了。”

  他犹豫着点点头,道:“嗯,一会我尽量快点离开。”

  下了车子,我还没站稳呢,就能听到了梁逸的声音喊道:“哟,表姐,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表姐今天好漂亮啊。不过今天可以不是丑媳妇见公婆,而是他家里出了丑事。”

  我狠狠瞪了梁逸一眼,梁逸却看向了曲天,朝着他一笑。

  曲天牵着我先进去了。一进家门,我就感觉到了这个家里的气氛很不对劲。客厅那布艺沙发上曲天妈妈沉着一张脸,眼睛里却是冒火地盯着一旁抽着烟的曲天爸爸。

  而听到声音,看向我们的曲天妈妈,估计是在看到我后,就更加的气愤了。

  曲天也不说话,就站在玄关那,等着他们先说话。岑祖航成为曲天之后,貌似就没有喊过爸妈了。

  曲天妈妈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就是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儿子,你可回来了!你说!你是要跟爸爸还是要跟妈妈。我们已经决定要离婚了。你爸爸他不是人!”

  曲天爸爸抬头看了一眼,小声说道:“什么离婚啊?你也不想想,下半年就有一个去省里的机会了。你在这个时候给我闹这个,以后咱们谁也没有好日子过。”

  “我就闹了!你给过我好日子吗?你还想着我当贤内助帮你啊?你也不想想,你做的那是什么事情!人家才十几刚二十的一个学生,比你儿子还小呢。你就这么压人家身上,你也不怕报应啊?”

  “你小声点!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那不是下面的人孝敬的吗?再说了,下半年的那个机会那么难得的,风俗上就有,当官的开红花,能高升走官运的。我这也是为了我们家的前途才这么做的。”

  “好啊,一次开红花,就那个小孩子,她还能有两次三次四次红花给你开啊!你少骗人了?她都给你打过两次孩子了!你这算什么?重婚罪!我……我告你去!”

  “你敢!你不要这个家,也不给孩子想想,孩子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你也想到孩子了?你睡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到曲天啊。你怎么没有想到曲天以后怎么做人啊?”

  ……

  两人继续吵着,曲天拉着我往厨房里走去,低声说道:“先去喝点水吧。别一会又要住院了。”

  这应该是我和岑祖航第一次来到他们家的厨房吧。之前虽然来过两次,可是都是客人的身份,没有进他们家的厨房。

  祖航找出了杯子,在一旁的饮水机给我倒了热开水,我捧着热开水的时候,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那边灶台上了。

  不愧是别墅啊。厨房都那么大,灶台都那么大。大得明显的就是两套厨具啊。一边是做中餐的,很普通的燃气灶炒锅,电饭锅什么的。另一边就是做西餐的吧,对西餐我没研究,那些东西具体是干嘛的我也不知道。好像也只是在电视上偶尔看到过罢了。

  曲天低声说道:“难怪外面会有人。”

  “怎么了?”

  “两套灶呢。灶就是主妇。一个家里有两套,那不就是老公在外有人吗?这种布置,是逼着老公出去找人的。”

  “那收一套起来是不是就行了。”

  “他们都闹到这个份上了,不过他们不能离婚。梁庚那边的势力,我还需要用到曲天的爸妈。”

  我点点头。金子姐就说过,他们被梁庚找的城管追着打过。这要是以后真的和梁庚撕破脸皮了,岑祖航顶着曲天这个官二代的皮,估计还不至于被城管追着满街跑吧。但是如果曲天爸爸因为这件事落马了,那么以后说不定,我们也有被城管追的经历了。

  曲天拍拍我背,低声道:“先在这里喝水,我出去说一下。曲天是他们的硬伤,应该不会闹下去的。”

  我点点头,看着他出去了。再看看那两套灶心里明白了,为什么很多有钱人家的男人容易在外面搞女人了。有钱人买两套灶啊。吃了中餐要格调,要格调就要在家做个西餐。还好我们家穷,没钱买两套。我爸和阿姨也算是好好在一起了。

  我没注意岑祖航是怎么跟曲天爸妈说话的,十几分钟之后,曲天妈妈就进了厨房,眼睛还是红的。

  她在看到我之后,愣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也来了?来就来吧,反正也就那么一个月了。别想着我们家会给你办陪读申请啊。”

  我往墙角缩了缩,没说话。心中吐槽着:我和你们家曲天毛关系都没有,岑祖航是绝对不会去出国留学的。一个六十好几的老头,你想着他会说英语吗?好在曲天牛x啊,在岑祖航进入他身体的前一学期,就把英语考过了。要不然现在的岑祖航来考的话,弄不好曲天连个毕业证都混不到,还出国留学呢。

  曲天妈妈是一边哭着,一边洗菜的。还边唠叨着:“他要当大官,我就辞职在家给她做家务。他怎么就这么不知道好歹啊。我天天伺候他,给他面子,让他在人前人五人六的。现在好了,找个十几岁的,想气死我啊。男人怎么都这样的。图个新鲜在外面玩玩小姐就好了。还要弄人家肚子大了,找我去伺候!他怎么就想得那么轻松呢?我还伺候她?我没有一刀子杀了她个贱人就不错了!……”

  我又往后缩了缩。看着那外表那么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曲天妈妈,上次在医院里和我那阿姨说的那些话,我已经够吃惊了。现在再来听她这番唠叨,我就更吃惊了。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原来也是一点点过日子的人啊。

  我这么一后退,就撞上了身后的曲天,他拥住我,说道:“把那套做西餐的东西都丢出去吧。”

  曲天妈妈看看那边的东西,道:“丢了干嘛?花了好几万呢。下次你们回家,我准备食材给你们做西餐。哦,对了,可人应该不会吃西餐吧。”

  我嘟嘟嘴,没接话。她这边都后院着火了,还有心情来排挤我啊。

  “那就送我吧。我带过去,让可人学着给我做西餐。”曲天说道。

  “儿子,下个月就出国了。现在多吃点中餐了。到那边,要吃地道中餐要一番折腾了。再说了,那过去,她会做吗?等她学会了,你也出国了。”

  看着他妈妈压根就不想搬走那灶的可能,这个就为难了。我们都不知能直接说那就是让她老公出轨的原因之一吧。这要是说了,她再追问起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啊。岑祖航会风水,曲天可不会。再说了,那是曲天的妈,要是破绽太大的话,他妈妈肯定会怀疑的。

  我还想着怎么让他妈妈答应让我们带走那些东西呢,曲天就推着我上了二楼。我在进入房间之后,才低声说道:“她不肯丢怎么办啊?要是他们真离婚了,以后我们就少了一个靠山了。”

  曲天狡黠一笑:“我晚上过来搬走就行了。”

  呃,做鬼就这点好啊。当贼都不怕被抓的。就是不知道曲天妈妈在发现这些东西不见之后会不会报警呢。警察一定会说怎么有这么笨的贼啊。偷什么不好,偷厨灶。又重又不好换钱的。

  看着曲天,想着他换成岑祖航的样子,在那厨房里搬着那些东西就觉得好笑。我刚笑起来,他就圈住了我,用额抵着我的额,说道:“一会还是先去医院吧。”

  “不用了,回家喝中药比较有效。没高烧,就是有点烧。”经过这么几次,我也摸出了规律了。下次应该就不会发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