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七章 杂毛梁逸1

第三十七章 杂毛梁逸1

  这顿饭吃得真叫人紧张啊。不过总算让事情好转了一些。曲天爸爸发誓说会跟那个女孩子断了。曲天妈妈也说好不再追究,在人前做个好妻子形象,给他面子。帮助他争取到去省里的机会。

  我和曲天要回去了,曲天爸妈是不会留我们的,毕竟我在啊。

  出了门,刚上车,我们就看到了在不远那别墅里跟着一只大狗玩闹的梁逸。他那头杂毛真的很能吸引人的目光。

  曲天犹豫了一下,在梁逸他们家那停下了车子,降下车窗,喊道:“梁逸!”

  梁逸犹豫了一下,牵着他那条大狗走了过来。在靠近之后,大狗就开始狂吠了起来。我心里暗想,不好,那大狗肯定知道曲天不是人了。万一他扑上来咬的话,狗牙可是辟邪的东西,不知道会不会伤到岑祖航呢?而且那大狗之前我们来他家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啊。难道是他发现了岑祖航的秘密,特意去买了这么一条狗回来的?要知道狗可是很优秀的风水先生。岑祖航这个炼化过的小鬼,可不要躲过了道士,躲过了阴差,死在一条狗嘴里吧。

  曲天朝着那狗瞪了一眼,道:“你的狗好吵!”

  就这么一句话之后,那大狗突然就发狂一般的挣扎了起来。挣脱了梁逸手中的绳子,掉头就朝着屋子里跑去了。

  这个……这个叫逃兵啊。我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刚才我还想得那么惊险的,现在几秒钟化解了。

  梁逸的脸色变了,白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你有事啊?”很明显的他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他在害怕?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什么?用那条狗来看家护院的。结果狗先跑了。

  曲天下了车,一手攀上他的肩膀,将他压在了车旁。因为车窗开开着我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曲天问道:“你害怕什么?”

  “我没怕?我能怕什么啊?”

  “那你帮我个忙吧。可人不舒服,我一会带她回去休息了。晚上你帮我把我家的那套西餐的什么烤箱什么的,都搬出来爱拖哪拖哪去,怎么样?”

  我皱皱眉,祖航不是说他晚上要自己来偷的吗?而且之前祖航也一直不愿意和梁逸靠得太近。毕竟梁逸和曲天是属于小时候的玩伴,有很多事情是祖航不知道的。和梁逸接近,就等于是将暴露自己的可能性提高了。那他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啊?

  梁逸拉下了他的手,脸色更加难看了,低声嘀咕着:“好凉。”

  “帮个忙吧。你帮我,我也帮你一个忙怎么样?”

  “你帮我搞定魏华?”这句话是梁逸说出来的。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和曲天都愣了一下。那个意思就是他已经知道了魏华的存在,甚至已经知道我们和魏华是对立啊。

  曲天微微一笑,道:“你知道多少?”

  梁逸缓缓吐了口气,才说道:“我知道不少。我帮你这个忙,但是你也要记住,你要帮我搞定魏华。”

  曲天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算是答应了,上了车子,开车离开。

  在车子出了那个小区之后,我才说道:“你在试探梁逸?”

  “嗯。”

  “就不怕他是梁庚试图放在我们身旁的奸细吗?我觉得他不可信。”

  “我只是让他去偷灶罢了,没有别的信息给他。至于他,也许我们可以让他成为我们安排在梁庚身旁的奸细呢?他能说出魏华的名字来,看来他对这件事已经有了一点认知。既然他在试图接近我们,那就大胆一些,让我们主动接近他,这样对我们才更有利一些。”

  我点点头,但是想着那个杂毛对我笑叫我表姐的样子,我就有些不爽。

  梁逸是在第三天就给我打了电话的。他有没有曲天的手机号我不知道但是他有我的手机号。

  他告诉我,那灶他已经处理了,而且让我看微博。我疑惑着和按着他的指示,打开了微博,输入了查找。

  回车键之后看到是就是已经被转了一千多次的一条微博。内容就是说本市xx高官梁庚在外有私生子,并收了一个楼盘老板贿赂的一套房子来给私生子住。甚至将那套房子的地址都贴了出来。

  那套房子我知道啊,就是魏华住着的房子。当初我们能查到那是梁庚名字的房子,那么别人也能查到吧。

  而手机中,梁逸跟我说话的那骄傲的语气,让我肯定,曝光这件事的就是梁逸自己。梁逸这么做是要逼着魏华曝光。魏华连户口本身份证都没有的,而且他要做的事情,也不是见不得光的。把他曝光了,梁逸那家伙还想不想活啊。

  别看魏华现在没有什么伤害性,但是从岑祖航、金子姐还有我上次的遭遇来看,他是绝对不能下手的人。不是,是鬼不鬼,人不人的怪物。

  我看着微博,赶紧给祖航打了电话。他今天是用着曲天的身份去做论文答辩的。虽然他现在是岑祖航,学习的领域和当初的曲天并不一样,但是我知道,他那论文是花钱让人帮忙写的。他的论文答辩也只是走走过场罢了。那些老师也都是圆滑世故的人,怎么会卡这一个官二代呢。就算被卡了,让曲天爸爸请他们吃顿饭就解决了。

  祖航接到我电话的时候,还没有轮到他答辩呢。我跟他说了事情,他那边的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们不要动,看好戏吧。”

  虽然我也知道我们什么也不做比较好,但是梁逸毕竟是那天在我几乎接近绝望的时候,给我打开那仓库门的人啊。

  我犹豫了一下,又给金子姐打了电话。金子姐更加夸张了,她说她已经组织她的粉丝将那微博轮了上百次了。梁庚落下来,对我们绝对有好处。

  挂了电话,我看着屏幕,长长吐了口气。那感觉就是他们都是大人,只有我是孩子,在担心着根本就不应该担心的问题。

  那条微博只在网上出现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被删除了。人家是高官,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但是还是挺轰动的。至少本市很多人看到了。

  那天晚上,因为论文答辩过了,曲天他们班,自主弄了一次聚会。毕竟是顶着曲天的身份在生活的。岑祖航还是去了。他给我打回了电话,说是会尽快回来的。但是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快不了。

  一个人在这套房子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之前祖航就经常晚上出去办事的。我还不时看到沙发上的曲天的身体,让人发毛的。

  现在家里什么也没有,而且我知道这里充斥着的都是岑祖航的鬼气,甚至他还做了结界,这个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阿飘出现。就这么安心理得地上着网。

  十一点十分,手机突然想了起来。我微微惊了一下,拿过放在电脑旁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竟然的梁逸。大半夜的他打电话来干嘛啊?

  我接通了手机,就停着他说道:“我在你这门口,开门。”

  “啊?!”我完全迷糊了,他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叫我开门?还是子时的时候!他没有什么理由让我开门吧。基本的防范心理我还是有的。

  我问道:“你是谁?”就算知道那是梁逸的手机号,我还是问了一下。

  “我是梁逸。表姐,开门吧。”

  能这么叫我的,应该就是梁逸。可是梁逸现在立场不明,还大半夜的来找我,这件事本身就疑点很大啊。而且偏偏是子时,我的脑海里甚至已经开始在那脑补着我去开门之后看到的是魏华,或者是梁逸的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