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七章 杂毛梁逸2

第三十七章 杂毛梁逸2

  人的恐惧就是来源于未知,而我现在就是恐惧的心理。那种心跳加速,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头发都要竖起来的感觉。

  我捧着手机,一点点挪到了门口,对着手机中说道:“梁逸,大半夜的你找我干嘛?”

  “先开门再说。现在我只能相信你们了。”因为恐惧我的声音都是颤抖着的。

  你相信我,我还不相信你呢!我心里暗骂着,但是恐惧却让我说不出话来。这小区本来就是老旧的了,所以门上都没有装猫眼。我看不到外面的人。就算真有猫眼,那么多猫眼看出去的鬼故事,在这个时候,我也不敢去看啊。

  “那个……太晚了,不方便吧。”

  “就是因为太晚了,我才来找你们啊!”他有些不耐烦了,捶着了几下门,接着就说道:“是这间吗?”

  原来他并不确定我们是哪件房子啊。他上次送我回来是看着我上楼的,但是依旧不是很确定,才会打电话来让我开门的。

  我站在离门口挺近的地方,门口突然被这么撞击着,我是着实惊了一下的。握着手机的手,带着手机一起压在了我的心口处。我能感觉到撞击那加速的心跳,似乎心脏马上就会跳出来一般。

  我长长吐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知道这门我是绝对不能开的。因为我没法知道门那边的,是人是鬼?是好人是坏人?

  正在我感觉我的心跳要超负荷地准备罢工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曲天的声音说道:“梁逸?你怎么在这里?”

  曲天回来了!外面真的是梁逸。我再次长长吐了口气,感觉着终于可以安心了。

  门是被钥匙打开的,曲天走了进来,接着就是梁逸。看到梁逸那张脸第一时间是惊讶的。因为他的脸上有着青紫的眼圈,破了的唇角,甚至是还沾着血迹的鼻子。在那短袖T恤露出的手臂部分,还有着青紫。同时他走路的时候,那姿势都是不对劲的,一边脚应该是崴着了。

  “你……怎么成这样了?”我吃惊着。

  梁逸直接坐在了客厅的那沙发上,我张张嘴,本来是想叫他不要坐那里的,那沙发基本上就是曲天的尸体的专用位置。平时我是连碰都不会去碰的。

  可是我现在也不能把这个说出来啊。他坐下之后,就闭上眼睛,靠在沙发背上,很累的样子说道:“我爸打的。”

  他发出的那条微博,估计以他爸的权利要查出来也不难。这么大的事情,没有把这个儿子打死就不错了。

  曲天低声对我说道:“你看着他吧,我去洗澡。”

  他靠近我的时候,我也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皱着眉头点点头。看着曲天进了浴室,我才拿着一些药走向了梁逸。不过我还是没有坐在那沙发上,而是从卧室里,把电脑椅拖了出来。

  “你爸下手这么厉害啊?”

  “他那个私生子也在,他就是要打给他私生子看的。哼,还将我赶出门了。他这辈子都别想我还会回去。他死了,就让那个私生子给他抬棺材吧。”

  我皱皱眉,魏华在?如果是魏华出手的话,估计梁逸现在已经没命了。他爸出手,也就打个青紫红罢了。我想着是不是梁庚怕魏华真的对梁逸出手,所以才这么自己揍他一顿赶出门的好呢?

  我不在现场,我也不知道对于梁庚来说,他儿子和魏华哪个比较重要。这些也就只是我的猜测罢了。我没有把我的这个猜测告诉梁逸。对于他,我心里还是防备着的。在我给他上药的时候,曲天洗好澡出来了。以往这个时候的曲天会躺在沙发上,然后岑祖航回房间去。

  而现在,沙发被梁逸占据着。曲天就靠在我们的房间门框上,看着我帮梁逸脚踝喷着云南白药,说道:“你爸打你的时候,魏华有说什么吗?”

  “没有,他一直就站在一旁看着。那种小屁孩,我哪天非捏死他不可。”

  “那他之前有说过什么吗?”

  “没有。我回家的时候,他已经在了。我和我爸吵起来,他就一直看着也不说话。”梁逸沉默了一下,直直看着曲天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怀疑魏华是一个很厉害的风水师。我知道岑可人也会一点风水,所以我才想着跟她学点的。我想知道,那个魏华到底想干什么。”

  “你怎么知道他是很厉害的风水师?”

  梁逸这次没有回答,而是眼神中有着很明显的恐惧的含义。甚至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他那已经肿得很厉害的脚踝的时候,他都没有出声。在我上好药之后,说道:“伤口都弄好了。就是脚踝这里肿这么大,我怕会伤着筋骨什么的。要不明天去医院检查吧。先睡吧,都一点多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梁逸点点头,看看那脚踝,已经成一个大馒头了。

  我起身朝着房间里走去,脑海中还在想着今晚和曲天要怎么过这一夜的时候,沙发上的梁逸说话了:“喂!我……我……”

  曲天依旧靠在门框上,没有一点变化,他就是在等着梁逸说出来。梁逸的脸色越来越不好,身体也渐渐缩在了沙发上,双手抱着自己,呈现出了恐惧的姿势说道:“我在那仓库下面,看到了一个被吊起来的娃娃。下面还点着七盏油灯。那娃娃是被红线吊起来了的。你们……你们也看到了吧。那天……那天……我,我跟着你们的。”

  “你进了那个房间?”

  “嗯,我进去了,我……进去了。我还……踢灭了一盏灯。然后……然后……啊,真的有鬼!真的有鬼!我不知道我该跟谁说。没有人会相信我的。我不知道。呜呜……”

  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在回忆这些的时候,痛苦恐惧让他哭了起来。我缓缓吐了口气,在我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还好,有岑祖航在身旁陪着我。而梁逸,却是一个人承受着这些恐惧。

  我为梁逸动容了。刚想上去安慰一下,曲天就拉住了我,淡淡地问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那娃娃开始滴血,眼睛里,嘴里,手指头,都开始滴血。我惊慌地跌倒在地上,爬着朝门外爬去。就在这个时候,那绑着娃娃的红线断了,那娃娃掉了下来。我最后一眼看到的,就是在那剩下的六盏油灯中央站着一个穿着黄绿军装的女鬼。她的胸口被挖开了,浑身都是血。”

  岑梅!我心中就是冒出这两个字。穿着黄绿的军装,滴血,女鬼,这些都和那寡妇楼里出现的女鬼描述很接近。而且这个女鬼还和魏华扯上了关系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胸口被挖开了!在很多年前,就是岑祖航挖开了她的胸口,一点点吃下了她的心脏。而那个时候,她的眼睛,就这么看着他。

  我看向了曲天,希望能透过他看出祖航的情绪变化。可是在曲天的身体中,岑祖航永远都是隐藏得最好的。他没有表现出一点点别样情绪来,只是这么淡淡地看着已经接近崩溃状况的梁逸。他整个人缩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痛哭着。

  我张张嘴,刚要安慰几句,曲天就拉住了我的手,暗暗使劲,提醒着我。压低着声音说道:“让他哭一下吧,把这种情绪先宣泄出来。”

  看着梁逸那样子,再看看依旧握着我的手的曲天,或者应该说的岑祖航,他就这么自然地加大了一些握着我的力道,让我感到安心。

  好一会,等梁逸哭累了之后,曲天才说道:“先睡吧,有什么明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