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八章 十字横梁之祸1

第三十八章 十字横梁之祸1

  进来房间,房门一关,我看着曲天就不自在了。这个房间曲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进入了。而且就连曲天原来的床,我们都换了。

  我低声说道:“我不要和曲天睡。”在我心里,曲天就是一具尸体。虽然白天看着他能动能说话的,但是他躺着不动的时候,那也就是一具尸体啊。大半夜的要是我醒来了,看到身旁躺着一动不动的曲天,我肯定会被吓死的。

  曲天或者说是岑祖航犹豫了一下,走向了那边的衣柜。

  曲天本来就是一个臭美的男人,家里又有钱。他在这里的衣橱,那都是七开门的大衣橱。平时我和岑祖航用的也就是三四门罢了。剩下那几个,连开都没开过几次呢。

  曲天进去了,岑祖航出来把衣橱门关上了。我心里想着,这都是恐怖片的桥段了吧。开衣橱,就看到了一具尸体。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去开那衣橱门了。谁能保证那里面有没有尸体呢?

  熄了灯,躺在床上,目光在黑暗中看着那衣橱门,我还是紧张得有些睡不着。一只微凉的手搭上了我的腰,将我往后面那微凉的怀里带去。

  “嗯~”我微微挣扎着,我不想在这样的环境下跟他有任何的亲密的举动。曲天的尸体还在那边衣橱里呢。而且白天看到的曲天就是个会动会说话的人。恐怖片里不是经常有吗?一对夫妻在床上爱爱,衣橱里的鬼或者尸体在偷看。这心里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感觉到我的拒绝,他不再动了,在我耳后低声说道:“那个被吊起来的娃娃有可能是岑梅。我开始被炼化的时候,她还没有被抽魂,她知道的事情,肯定比我多。而且我也想问问她,关于岑祖泽的事情。一个大活人,在族谱里就这么消失了,难道是我死太久了记忆出现了混乱?”

  “她会有意识吗?”

  “不确定,要等找到她。按照上次我们看到的那样,她应该还是有意识的,所以才会被绑着,被困着。”

  我突然翻过身,在黑暗中直视着他。这是他第一次那么主动跟我说这些话,他是担心我误会吗?还有一个疑问。“上次在那看到那个布娃娃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岑梅了是吗?”

  他微微愣了一下,才说道:“不知道。那时候它被七星阵困着,我感觉不到她的气息。只是在看微博,说了那女鬼的模样,我才想到的。”

  “那……如果你找到她,她没有被炼化呢?”是不是就会和她在一起了?我没有把后面那句话说出来。

  岑祖航沉默了一下,低声道:“睡吧。”

  这个晚上,我几乎是睁眼到天亮的。天亮了之后,才睡着。等我睡醒的时候,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了,曲天不在,梁逸也不在。我不知道他们是一起出去的还是分开出去的。我依然不敢去开那衣橱的门,而且我开始脑补着,那衣橱里依旧有着曲天的尸体,而且他的尸体在看着我。

  我几乎是用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换衣服出了家门的。学校的课程基本上已经完成,东西都已经整理结束了,我无聊的就去学校图书馆去。要知道这样的资源在毕业之后是不能享受了的。

  从我们那旧小区走到学校,是要通过一条二十多米的小巷子。那小巷子两边都是自建房。有些是比较久远的自建房,重新翻新的。

  出了小区,远远的就看到了一家人门前已经摆上了香炉案,这种香炉案一般是做白事用的。而棺材就放在房子的大厅里。走近了,斜着目光来看,真的就是这家人在做白事啊。从那棺材前的照片来看,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连遗照也没有准备,用的还是一张普通的生活照。

  在房子旁边有不少亲戚在低声议论着,说那男人什么从部队里回来就开始身体不好,才半年就死了。说什么这个家运势都不好。

  我一边走向学校,一边疑惑着,这边的房子,之前我们给那个做还阴债的女人看房子的时候,是测量过朝向的。同一排的房子,基本上山向差别也不会太大。那么这家也不应该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啊,至少绝对不会是大空亡。怎么就死人了呢?

  我在图书馆待了一天的时间,等到下午给祖航打电话,确定他会回家之后,我才离开学校的。现在让我一个人呆在家里,看着那个衣橱我就发寒。

  我是在学校后门看到曲天的。他就坐在那边的小树林边的石椅上,折着手中的黄符纸。相处这么长时间,我知道,只要他心里有事的时候,他就会有这个动作。

  走到他身旁,他已经收了黄符纸,也没有多说话,陪着我默默走向后门的小餐馆。在小餐馆里吃了晚饭之后,我们才回去的。

  走过那条小巷,我还想着今天白天看到的那棺材,忍不住靠近了曲天,暗暗伸手扯着他的衣角。

  曲天感觉到我的举动,牵过我的手,说道:“应该已经出殡了。只有二十六岁,没有结婚,这种情况是不会停灵太长时间的。”

  确实在走近那家的时候,看到了家门口的很多没有燃烧的纸钱。这种是火葬场的车子过来拉的时候,在车子启动前撒的纸钱。

  那家的大门还开着,里面坐着不少人,估计是亲戚吧。既然是不停灵直接火化的,那么今天白天就应该完事了,这些没有来得及赶回去的亲戚就在家里住一晚的。

  其中一个就拦下了我们。那是一个女人,很年轻,我是认真想了想才记起来,就是这个女人上次还阴债的。那个女人说道:“是你们啊,我就说你们是住在这附近的。就在这门前等着终于等到了。”

  “你有事啊?”我问道。

  那大姐拉着我们就往那家带去,当然没有进门,只是在他们家门前,那家的家主就走了出来。那是一个憔悴的老人,他问道:“你们会看房子风水吧。听说你们给他们家看过的。”

  我看看曲天,得到他的暗示之后,才点点头。

  “那请你们给我家看看房子吧。我儿子死得蹊跷啊。他是个当兵的,才复原回来半年就病死了。”

  “是什么病?”曲天问道。

  “脑子里长瘤,晚上睡觉,压迫大脑,脑内出血,就这么死了,早上我们一家人才发现啊。”

  曲天微微一笑,拉过我,道:“七天之后,我们再过来吧。”

  七天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说是七天里,刚死的人会有一口气留在家里,等七天后那气散去了,外人才能进家门的。

  朝着我们租的房子走去,我问道:“会是什么问题啊?”

  “天花板有问题。那人是卧室天花板有问题。天花板代表一个人的头,脑内出血,还是只有半年的时间就能让一个人死,那房子算是凶宅了。”

  “凶宅啊,详细一下啊。”

  曲天看看我,我朝着他一笑,我知道他平时话不多,但是说风水的话,他还是挺能说的。他一边带着我往家里走,一边说道:“天花板上的横梁是一座房子的风水柱。好不好,大梁起很大的作用。所以自古上大梁,都会有风水先生看着的。但是现在的房子,特别这种老房子,有些是在破四旧的时候建的,那基本上的打压风水先生的年代,建房子就不会有人帮看大梁,就会导致上大梁很混乱。房梁在床上方,会有人身体弱,容易生病,烦躁。就算不压着床上面,在房子中出现也是不好的。最凶的就是十字的房梁。十字的房梁要是出现在卧室里,那基本上就是要死人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