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八章 十字横梁之祸2

第三十八章 十字横梁之祸2

  还有就是有些人家在装修的时候,在天花板弄吊顶,本来没有梁的,非要弄个高低不平的天花板出来,那也就成了后天加上去的梁,也按房梁算,都是凶的。天花板上弄什么八卦,镜子什么的,也是不好的。有些人家有阁楼的,用阁楼当房间,天花板的斜的,住久了容易出神经病患者,或者老年痴呆。就跟住楼梯下的房间会出老年痴呆是一个道理的。我猜,他们家是十字梁,所以半年就死了人。”

  “那么厉害的横梁啊。”

  “嗯,所以看上大梁的风水先生,那基本上都是供起来的佛,没人敢得罪他们的。他们就是在大梁上弄个钉子,弄个布头什么的,都能让一家子人出事。”

  我点点头,其实我很想马上就去看看那家人的房子是不是真的就算这样的,但是七天啊,还是等等吧。

  回到我们租的房子,我才问起关于梁逸的问题。梁逸的立场是什么?曲天说,他今天去找了零子了,已经计划好让梁逸成为他们安排在梁庚那的棋子。用零子的原话说就是:“这种年纪的男生都愤青,很容易骗的。”估计他也是这么被人骗过来的。

  我心中苦笑,我和梁逸一样,在这件事里就是棋子。岑祖航还说:“可人,你可以接近一下他,也可以教他一点皮毛。但是关于这些事,都别说就行了。”

  我点点头。其实这些事,我知道的也不多。

  七天的时间,其实过得很快的。以为要拆展,要聚餐,要跟着同学们一起准备应聘什么的。

  到第七天的早上,我急急得出门,准备和覃茜一起去学校文印室蹭这打印个人履历的时候,在那小巷子里被那个老人拦住了。如果不是再次见到他,我估计都忘记这件事了。

  老人说了原因,身后还跟着一个更老的老太太,还有他老婆。没有孩子了,这个家应该是独生子女吧。看着他们眼中的期待,还有那老人说的:“我就想知道,我儿子为什么会死。”我决定给他们看看。

  在我给曲天打电话的时候,曲天在手机中急急说道:“我和零子在守魏华,你自己去看看吧。”

  “我一个人去啊?”我低呼着,也没敢让身旁的老人听到,只能又走开了几步,拉开距离。如果不是死人的话,我倒也敢一个人去看看的。但是这房子里七天前才刚死了人啊。还是就死在房子里的。而且我要看的重点就是他睡的房间,就是他死的床,我不敢啊。

  “怕什么啊?”那边传来了零子的声音,“让梁逸陪她一起。又不是什么难题。”

  曲天说道:“你等二十分钟吧,让梁逸过去找你。我一会要关机了。”

  他就这么挂了电话,关机了。我还疑惑着他的话,仔细想想他话里的联系。得出的结论是,梁逸跟他们在一起。他们已经让梁逸加入他们的行动了。

  二十分钟呢,我看看时间,正好能够让我回去拿装备的。跟那老人打了招呼,让他们等一下,我马上就过来。

  等我拿着装备过来的时候,梁逸的车子已经停在那家人家门前了。看到我走近了他就笑着打招呼:“表姐,你好厉害啊。”

  我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什么,就没有理会他。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是这家的?”

  “你老公说的。”

  老公?我脸上一红,瞪了他一眼。就对他说道:“进去吧。”话是我说的,但是不是我先走进去的,而是老人第一,梁逸第二。我第三。

  后面是那老人的老妈妈和老婆。这个家的女主人陪着我们走了家里一遍,边介绍着情况。“这房子是他奶奶结婚的时候就建的。新房子我们都买好了,就等着过几年让孩子娶媳妇的。可是现在……唉,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说着她又低声哭了起来。

  那奶奶就一直坐在家大门口看着外面默默落泪。

  房子走了一遍,跟岑祖航猜测的差不多,这房子横梁很乱,甚至在楼梯那出现了歪的横梁。我拿出罗盘,在大门口测量朝向。梁逸就跟着我的身后,探头看着我。

  我瞪了他一眼:“靠这么近干嘛啊?”

  “跟你学着点啊。以后我要成了大师,我就弄死魏华。”

  我之前以为梁逸是一个挺聪明的人,他能跟踪魏华,救了我,还能暗中跟踪我和祖航的。可是后来呢?他公然挑衅曲天打篮球,之后还公布了魏华是个私生子,现在那么直接明白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果然是个孩子啊,一点都不稳重。就像个半大的小公鸡,踢一脚就能炸毛打架。

  山向确实没有空亡,问题应当就是这些横梁上。我说道:“带我去他的房间吧。”我尽量让自己说得平淡一些,但是事实就是说完这句话,我的心就感觉是在嗓子眼跳动了。

  那女主人带着我往里走去,我暗暗用手压压胸口,告诉自己只是看房间而已。而且现在是大白天的,这里也有阳光照入,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见鬼吧。就算见了,我身上不是有祖航的鬼气吗?在人看来我就是一个人,在鬼看来,我可是一个很强大的鬼啊。

  女主人推开那房门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漏了一拍。梁逸倒是大大咧咧就走了进去,上下打量着这个房间。

  我第一眼看的就是房间的天花板。果真,就在床脚的地方,横梁交叉成了一个十字。这房子虽然是新装修的,但是却也只是重新刷刷墙,地板用水泥再铺平一次罢了。窗子原来是打开的窗子,后来才改装的推开的玻璃窗。

  房间的布置很简单。一张桌子,一张床,一个大柜子。角落还放着军人用的那种迷彩布料的大背包。

  女主人注意到我的目光,说道:“昨天头七,还想着都烧给他的。但是他爸说怎么都留点东西做纪念吧。要不他还没结婚,没儿子的,连个证明他存在过的东西都没有。”

  男主人就在门口那,也偷偷抹了把眼睛。

  我说道:“他会离开,应该跟那上面的十字横梁有关系。这种格局是大凶,又是在天花板,天花板代表的就是人的头,他脑出血了。”

  我的话说完之后,女主人就打了男主人肩膀一下,就厉声道:“都是你!不肯多花钱把楼上的房间装修一下,让儿子住这房间。当初我就说了,这个房间一直放东西的,不好。你还非说什么省钱,不装修楼上了。你省吧,省得儿子都没有了。”两人都哭了起来。

  原来他们儿子是半年前复原回来之后,才住这间的,要不这房子住这么久也没说死了谁啊。其他房间应该没有这个格局吧。

  “喂,”梁逸在隔壁房间喊道,“这个房间也有横梁啊。”

  我过去看了,那横梁在靠近墙边的地方,没有在床这边。就问道:“这个是谁的房间啊?”

  “我奶奶的。奶奶也是这半年才搬这里的。之前奶奶也住二楼。”

  “嗯,我妈住着了之后,也经常说身体不舒服。我们还以为只是人老了呢。能化解吗?”

  我看看那天花板上乱七八糟的梁,犹豫了一下,说道:“搬家吧。不是已经买了新房子了吗?别不舍得住了,找日子尽快搬吧。”

  两人也都同意的点点头了。我和梁逸的午饭就是在他们家吃的,人家家里刚死了孩子,我们也不好胡闹,吃了饭收了红包就马上离开了。

  出了那家门,梁逸才问道:“喂,那横梁就没法化解吗?”

  “有些风水先生会在横梁上挂金钟。不过我觉得,横梁啊,不是这么容易就给搞定的。还是搬家比较稳妥一些。你怎么不叫我表姐了?”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