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九章 岑梅出现2

第三十九章 岑梅出现2

  说着他就朝着里面大步走去,我急着喊道:“喂!喂!岑祖航!你怎么能这样啊?”我是想要跟过去的,但是零子却抓住了我的手臂,说道:“我看着你,放心,有事我们两先溜。这地方不适合我们,但是适合岑祖航啊。你也想跟过去?你当你是我姐啊。这种世家,喏,阴时了,这种时间,我姐都不敢过去的。等着吧,岑祖航比你想象的厉害得多。”

  “可是……那里面如果不是岑梅,而是魏华呢?他不就是有危险了吗?”

  “魏华伤害不了岑祖航的。他和岑祖航那是签了血盟的。炼小鬼和主人之间的协议,一旦被破坏了,炼小鬼就会发狂。魏华还不至于自己找死。”

  我皱着眉,那里面的利益关系我没办法去理解。我只知道岑祖航这么进去有危险。知道那种明知道自己在乎的人在危险的地方,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吗?知道那种等待有多么的痛苦吗?

  以前我都不理解那些明明就有消防员在救火的火场,已经逃生的人,为什么还要冲进去去找自己的亲人。看到这样的画面我都觉得他们很傻。这样进去只会增加消防员的负担。可是现在我理解了他们的做法。

  如果不是零子拉着我,我肯定也跟着跑过去了。我知道,我在乎岑祖航,我已经习惯了他在身边,我爱上了这个男鬼。哪怕他没有温暖的身体,没有钱没有房子,跟他在一起,我们也不会有未来。但是我还是爱上了他。

  我开始哭了,就在那巷子口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肩膀,哭了起来。我不希望他出事。而且里面很有可能是岑梅。祖航对岑梅的感情我不确定,而岑梅对祖航的感情我也不确定。也许她爱着祖航,她不会伤害他。也许在她看着祖航挖出自己的心脏,一口口吃下的时候,她已经不再爱,而是恨他了。那么祖航这么去追她就有很大的危险。她要是一心报仇的话,会不会也把祖航的心脏挖出来吃掉呢?

  我知道自己这就是在胡思乱想,但是我现在真的控制不住我的胡思乱想。我的脑海中就是岑祖航被挖开了胸口,浑身血淋淋的样子。这个画面让我害怕得浑身都在哆嗦着,这种不安抽走了我全身的热量,我就好像在冻雨中被浇透了一般。

  我的生物钟对时间的估计出现了错误,我不知道我们在这里等待了多长的时间,也不知道我到底哭了有多久。在看到零子的脚边出现第四个烟头之后,有人从里面出来了。

  路灯很昏暗,在那人走出院门的时候,我就想过去,但是零子却再次拉住了我的手臂,压低着声音道:“等一下,冷静点,看清楚情况。”

  我不得不说,在处理这些事情方面我确实做不好。我远远没有他们的冷静和能力。那人影渐渐近了,更近了,我闻到了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

  “有问题!”零子拉着我就后退。不过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影用极快地速度用冲了过来抱住我,血腥味冲入我的鼻孔。我看到了那抱着我的人。

  那是曲天的身体,他的头上,脸上都是血迹,甚至抱着我的手,都在滴着血。那血浸入我的衣服里,成为了血手印。

  零子长长吐了口气,才说道:“你没疯吧。没疯就放手,回去再说。”

  可是抱着我的曲天却没有一点反应,反而把我抱得更加的紧。我低声说道:“祖航,你怎么了?”

  他还是没有给出一点反应。

  零子手中做出了剑指,说道:“最后一次,放手,要不我就按你发狂了处理。”

  这个最后通牒之后,曲天缓缓松开了手,距离稍稍拉开之后,我看清楚了他。他的头上应该有伤口,血是从头上流下来的。甚至流到了他的眼睛里,让的他的眼睛都透着血红了。

  他没有看向我,而是低着头,皱着眉,一句话也不说。

  “祖航?怎么了?看到岑梅了吗?她弄伤你的?你伤到了吗?”我问着。

  他没有回答,而零子也急急的说道:“行了,回去再说。你们慢慢走出去,我跑过去开车。”

  零子离开之前,在我耳边说道:“他要是发狂,就想办法让他喝点你的血。他再狂,也会认出你的血的。”

  我点点头,虽然不理解,但是现在我只想先回家。我不确定曲天身体上的伤会不会影响到岑祖航本身。而且这伤这么厉害,万一曲天的身体不能用了怎么办?

  我牵过曲天的手,拉着他朝巷子外走去。他走路似乎都觉得吃力了,要我拉着才肯走动。时间已经挺晚的了,这个巷子没有人走过。我们走得很慢,直到上了零子开过来的车子。

  在车子上,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沉重得就像凝固了一般。

  零子送我们上了楼,他也跟进了屋子里。看着曲天那模样,我找了衣服,让零子先给曲天换了衣服,再擦干净他身上的血迹。头上的血早已经凝固了,零子说曲天本来就是一个死人,他的身体里流出来的血液很容易凝固的。

  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才把曲天的身体打理干净,清洗了所有的血迹。可是曲天就这么坐在沙发上,就是一句话都不说。

  我拦下了准备离开的零子,问道:“那祖航怎么办啊?”

  零子看看那沙发上的曲天,道:“你用筷子夹他左手中指,使劲往外拽,把岑祖航拽出来就行了。一个鬼能伤到哪里去啊。他还能听得懂我们的话,没什么问题的。我先回去了。”

  零子一走,我就更加的不安了。现在我就和曲天加上一个岑祖航了。曲天已经打理好了,那岑祖航呢?要我自己去面对了。

  我拿着筷子忐忑地坐在了曲天对面的椅子上,低声说道:“祖航?我带你出来?”他没有一点反应,就是这么皱着眉,低着头。

  我不喜欢他这个样子,他感觉就是还沉浸在岑梅的世界中。哪怕那个世界也许对他并不好,但是他却出不来。我狠狠心,用筷子夹着他的左手中指就使劲往外拖。

  岑祖航是被我拖出来的,直接跌在了沙发边上。他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身上也没有血迹。

  他抬手皱皱眉头,才抬头看向我,然后淡淡地说道:“你先睡吧,让我冷静一下。”看着他站起来,在客厅的小几下面,抽出一炷香,点燃了。我就问道:“你见到岑梅了?”

  他点香的动作僵了一下,才说道:“嗯。我不想谈这个。”他拿着点好的香走向了阳台,同时拿了一个苹果当香炉用。

  我长长吐了口气,就好像胸口被什么东西紧紧压着一样。我那么担心他,他倒好,理都不理我。我气呼呼地走到阳台,在他刚刚插好香的时候,拉着他面对我,低呼道:“你什么意思?你不想谈这个?你以为我想啊?我巴不得岑梅从来没出现过呢!曲天怎么伤的?你在那阴楼里遇到了什么?”

  他没有说话,转过身依在阳台的围栏上,看着外面的天空。天空阴沉沉的,感觉是要下雨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我更加生气了,就吼道:“说句话会死啊!”

  他还是沉默着。我心中压着的那气团就好像一下膨胀开去,气愤下,我拉过他的手,就狠狠咬了下去。我知道我这么做有多幼稚,但是气愤下,我真的没有多想什么,就是不由自主的,做出了咬他的举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