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章 大树1

第四十章 大树1

  我看着他们用了手腕粗的绳子绑在树上做着牵引,也隔开了一个防护的范围来。

  祖航已经坐回了刚才的那沙发上,看着我看得很认真,说道:“今天砍树不会出事,但是十二天之内,这家酒店肯定死一个年轻女人。”

  “你确定?”

  “树在五黄大煞的方位,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动了五黄,总要付出点什么吧。而且树是槐树,槐树是阴木。槐字本身就是一个木一个鬼。加上是那么多年的老树。树在这里已经成了风水上的砂了,这么多年影响了这里。先不说那树是不是有鬼魂寄住,或者本身就已经成了精。就说它对这里的风水影响,就能断定,树倒,必然有变。”

  我嘟嘟嘴,说风水,他就能说出这么多的话来。

  “树在风水上很有讲究的。阳宅是这样,阴宅更是这样。我看他们酒店今天倒树,连日子都没有看。谨今天是诸事不宜的凶日。”

  我缓缓吐了口气,问道:“那要我下去跟他们老板说一下吗?”

  岑祖航也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说吧。记住说,你姓岑。”

  我点点头,收拾好东西准备下楼的时候,我才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岑祖航是鬼啊,他就算再强也不好晒太阳吧。外面那么大的太阳,他没有曲天的身体做保护,他怎么出门啊。

  我把我的担忧说了,他笑着点点我的额,在我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确切地说是进入了我的身体中。因为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我的体温下降了,身体里从内向外散这凉意。不冷,就是凉。

  下楼退房才发现,我睡都已经超过钟点房的时间了,只能付了全天的房钱。我没有走酒店的大门,而的从后面的走道走向了停车场。在那围观的砍树的人还真多,老的少的男的女的。

  我晃眼看过去,最吸引我目光的就是一个绑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大概也就三四岁的模样。她特别,是因为他是骑在一个穿着厨师制服的男人肩膀上的,看到大树倒下来拍着那男人的头,大声笑着。

  我不确定这里哪个是老板,但是指挥着的那个人,绝对能说得上话。

  我朝前挤去,但是一旁的人却拦住了我,吼道:“退后!退后!退后!”

  我急着喊道:“别砍树了。这个不吉利的!会出事的!”可是压根没有人理会我。那保安更是一次次叫我退后。

  这么磨磨蹭蹭着,第二棵树也被放倒了。有人说要切了做砧板。也有人说,要小枝丫去当柴火。我却是心乱了。我阻止不了这件事,那是不是说,十二天内,就会有人因为这个而死呢?

  我在心中问着岑祖航,现在怎么办。但是他没有给我一点回应。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先回我们的出租屋了。毕竟床单还晾着呢,总要回去收的吧。

  回到出租屋,岑祖航成了曲天,他一边收着阳台上的床单被套,一边说道:“树都倒了,这也是他们的命。”

  “可是如果我醒得早一点,下去早一点是不是就能救了那个人一命呢?”

  “该是她的命就是她的命。”

  “那你知道死的会是谁吗?”

  “正西,兑宫。如果老板有个小女儿,那就是小女儿了。如果没有,就是酒店里年轻的职员。”

  他说这些的时候,我马上就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个骑在厨师肩膀上的小女孩。那小女孩跟兑的性格太像了。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曲天已经将床重新铺好了。看着那熟悉的床,想着昨晚的事情,我的脸上禁不住红了起来。同时心里对自己说道:“这几天一定要找个机会,去那个阴差那买套套了。”

  收拾好东西,曲天就说答应了金子今晚去她家吃饭,顺便谈点事情的,时间也差不多了,问我去不去。他说道:“如果你不舒服就别去了,在家继续睡吧,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宵夜。”

  我还是决定跟他一起去了,睡了这么长时间也睡不着。只是在出门前,我翻了曲天的衣橱,找了好一会才找出了一顶棒球帽给他戴上。他头上那伤口,我们没有送医院,就这么洗干净而已。这别人要是看到了,还不吓坏了。

  我们开车来到金子姐家里的时候,已经接近晚饭的时间了。家里很热闹,金子姐,金子老公,零子还有那个小漠都在。家里装修也并不奢华,但是到处都透着温暖的感觉。我还特意看了一下上次来的时候,金子姐放在门边上的那个关公像不见了。他们家的小三危机铲除了?

  快吃饭的时候,金子姐才对着房间里玩着电脑有个五岁的小女孩喊着吃饭了。那是金子姐的女儿幸福,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手中捧着一只纯黑的小猫。

  那只小猫在看到曲天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整个就炸毛了,就连尾巴都竖上天了。看到这一幕,大家都明白了,只有那阿姨说道:“小猫怎么了?它怕什么啊?”

  小猫的姿势很快就变成了前肢低矮,后面翘起来的预备进攻模式。金子姐就说道:“幸福,你到房间去吃饭吧。我给你端过去。”

  那小女孩一下就高兴了,抱着小猫就回到了房间电脑前。金子姐盛好饭端给她,还把房门都关上了,吩咐阿姨在房间里陪着孩子吃饭。

  这下这里留下的都算是知情人士了。金子姐先说道:“那是给我幸福养着的灵宠。才养了两个多月,看来它挺厉害的啊。”

  大家围着桌子坐下,都是该吃吃,该喝喝。等着吃喝差不多了,曲天才说了那天晚上在阴楼里的事情。他说得依旧很简单。

  “我一进去就感觉气息不对,怨气很重,而且很混杂。应该是有好几个鬼气在里面。岑梅……她一句话不说就袭击我。我试图跟她沟通,她都没有听到一般。我就直接退出来了。就这样。”

  他基本上都是多说几句话会死的模式,所以我也不奢望他能说什么详细的出来了。

  零子是转着筷子说道:“那就是说,对方在炼化岑梅。应该没有成功。如果已经成功的话,就能执行任务了,而不是这么胡乱的在街上吃鬼。这样毕竟危险。”

  “炼化过程而已,要是我们有办法阻止炼化,她还有清醒的可能。”岑祖航说道。我听着怎么都感觉不大好。她清醒了之后呢?哼!

  金子姐也是用筷子撑着手指上玩耍,边说道:“假设,魏华就是炼化岑梅的人。岑梅是纯阳命的女人,好了,我安全了。上天保佑。”

  金子老公就抽走了她的筷子:“认真点啊,不成熟!”

  零子说道:“不对!我们的思路错了。之前我们推测他炼化小鬼是为了复活僵尸,控制僵尸。后来结果证明了,他想要复活的是他自己。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就算他有炼小鬼也没用了。那么他还执着于找炼小鬼为什么?目的在哪里?换个问法,炼小鬼就是用来复活僵尸的,那么他这回要复活的是谁?这是第一个疑点。第二个疑点,前段时间有纯阴的男生被抽魂了。他手里既然已经有了岑梅,为什么还要去伤害别人?他嫌不够麻烦?”

  金子说道:“因为他需要两个炼小鬼,一男一女!”

  这句话之后,大家都看向了曲天,或者说是岑祖航。岑祖航和岑梅,当初就是岑家的童男童女。一个纯阴,一个纯阳,这不就是现成的吗?岑祖航魏华控制不住,达成协议放了。岑梅就被封了这么多年,现在拿出来炼了。那么他应该还要找一个纯阴的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