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章 大树2

第四十章 大树2

  小漠拍拍身旁的零子,问道:“一男一女的炼小鬼,有什么用吗?”

  零子直接就用筷子指了过来:“不知道,问他们岑家。我手里就岑老的那三本书,没写有这个。”

  曲天皱了眉,说道:“我也不知道。在我的记忆中,没有这样的情况。不仅是这样,还有很多事情,应该不是我们看到的这样的。例如族谱上记录的一些东西是不对的。我们甚至要对我们手中的证据提出质疑。”

  “族谱怎么不多?”金子问道,“当初我们研究族谱也好几天,除了那些缺页的都没有问题啊。”

  “是少了人,少了岑祖泽。我们一共是三兄弟的。我、岑祖跃和岑祖泽。出事的那年,岑祖泽应该是在县城里读高中,用时间算,他应该不在村子里,他一定还活着。族谱没有他。”

  那个年代,高中教育有几年是荒废的,所以能读到高中的,都是难得的人才了。

  对于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他们都很惊讶,祖航继续说道:“在他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大家都沉默了,思考着。好一会零子才说道:“那么大的男生却没有入族谱,只有一个可能他妈妈是小三。”

  金子老公就瞪了过来:“那年代没小三!”

  金子看向了我:“可人跟我说过,族谱上你和岑梅的婚约是提前写上去的。那么他的没有出现是不是也是提前这么安排的。就好像,家族里安排了你和岑梅结婚,所以提前写上去一样,家族里从他一出生就安排了他一个很特别的任务,让他根本不存在,所以连族谱都没有记载。”

  这么说的确就能说得通了,我点点头。只是是什么任务,能特别生出一个孩子来完成呢?

  零子说道:“好了,现在分配任务。负责监视魏华的还是我和岑祖航,我姐和我哥加上小漠就麻烦找点关系,查查岑祖泽的事情吧。这个人一定要找出来。不管是不是关键点,有一点疑惑就不能放弃。”

  这顿饭之后,就很晚了,我和曲天离开的时候,都已经是八点多了。在我们离开的时候,那只小黑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扑到曲天的脚背上。曲天是直接抬脚就踢开了。小猫在空中打了转稳稳地落下。我们赶紧关门离开了。

  我在电梯中问道:“那小猫很厉害啊?”

  “风水先生养出来的灵宠,这么小就敢对鬼伸爪子了。以后大了更不得了。如果不是我,是一般的游魂没什么能量的话,看到这猫直接就跑了。”

  回去的路上,曲天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那家阴差的香烛店。我不知道他去干吗了,但是我确实是挺想去买纸套套的,只是他在我也不好意思,身体因为这么一整天的恢复,也已经好了很多,但是那一夜的记忆还是那么的深刻,所以我就连车子都没有下。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去买这个东西的。他是付钱了,让那阴差直接烧给他了。

  车子在回去的时候路过了我们住过的那个酒店,看着那本来应该存在的两颗大树,现在已经光秃秃的了。

  曲天说道:“砂被改变,附近的形势也就会,人为的害人了。”

  (砂,风水上作为名词用,风水上,所有事物分为砂和水两种,河流,道路之类流动的都为水,其余都为砂。)

  “这么说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小时候的时候,那巷子里有家人院子里有棵大树。后来有风水先生说,那大树影响了他们家的风水,让人砍去。结果树倒下来压到了他们家的围墙。也不是很严重,就掉了几块砖,可是那几块砖把他家老人打得住院了。”

  “什么风水先生看的,这行,半懂不懂乱说话,就是害人了。砍树很麻烦,特别是家里的大树。有些甚至是要选日子,先提前做法,烧了通阴文书,提出砍树的申请,通知附近神灵,才下手的。”

  之后的几天,曲天依旧很忙。他要忙着学校毕业的事情,还要配合零子的行动。就算是同睡一张床上,他也只是和以往一样,亲亲抱抱而已,没有再深入了。

  他又一次提到,要不举行冥婚仪式。现在的情况,要我和曲天去领结婚证,曲天爸妈不会同意,他也不会同意的。冥婚还好,至少没有人会反对。

  其实冥婚反对的人也还是有的,只是没人敢提出吧。反正我爸是这样的。

  在第五天的下午七点多,我和覃茜一起出了学校,打算在附近的街边小摊吃碗螺丝粉当晚餐就行了。今天我们在图书馆上网看招聘的信息,刚才出门的时候,都已经七点多,食堂都关门了。

  那小摊就离那酒店不是很远,也就隔着一条马路吧,就是在酒店的斜对面。我们过去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一群人围在酒店面前。

  覃茜说道:“那边出事了。”

  “好像是吧。不知道怎么了。”

  那粉摊的老板就说道:“一个孩子,在酒店门口玩,结果车子倒车没注意,把孩子卷到车子下面去了。还碾了一次,估计是当场米了(死了)。”

  孩子?我心中一惊。倒树的宫位是兑,就是小女的宫位。我急忙问道:“那酒店老板的女儿吗?”

  粉摊老板说道:“你怎么知道?才三岁多,蹲在地上,倒车根本看不到。他们夫妻就顾着酒店生意,也不给个人好好看孩子的。要不,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

  我的心里一下想到的就是那天那个被厨师扛在肩膀上的羊角辫小女孩。我让覃茜在这里等着我们的晚餐,我过去看看。覃茜拉着我说道:“喂,这种看什么啊,交警还没过来呢,120也没有过来,现场没处理呢。一会你吃不下粉的。”

  “我就过去打听一下。”我还是坚持过去了。因为我心里在想着这件事是不是跟那天砍树有关呢。总要去看个究竟吧。就好像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就想了解结果。或者就像赌博一样,我压砍树会出事,现在就是揭示结果的时候了。

  我穿过了马路,挤进了人群中,一个女人已经哭得快要昏倒了,被人搀扶着不肯离开。

  那穿着厨师制服的酒店员工,就那天将小女孩放在肩膀上的厨师,现在就蹲在地上,低着头一动不动。

  在一旁有个掂着大肚子的男人,拿着手机打着电话叫人。而更多的酒店员工围着车子叫嚣着,那司机没敢下车。

  人太多了,我挤不到里面,只能从人和人的缝隙中看到那车子。那车子有些眼熟,那天砍树的时候,那车子就在后面停车场,是一辆皮卡车,那种脱漆的感觉很容易让人记住。

  120先到了,人群让出了一条路。接着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车子下的情景。一个小小的身体,地上的血,那小脑袋上,就是两羊角辫。

  我惊得倒吸口气。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我还是惊讶了。那个小女孩多么天真活泼就这么没了。

  120宣布当场死亡。交警也过来了,那司机才敢下车。结果还是被那大肚子男人打了好几下,警察都没有拦住。

  从他们的语气和旁人的议论,我才知道,那小女孩就是酒店老板的女儿。那就是这酒店里的兑。我退出了人群,心中很沉重。这也许就是命吧。那天我试图改变过的,可是我改不了,还是让这些发生了。

  看着我都没胃口吃东西,覃茜还没好气地说:“看看吧,叫你不要过去凑热闹的。现在好了,吃都吃不下。”说着她压低了声音道,“万一那小女孩跟着你啊,你就完蛋了。”

  我没心情跟她开玩笑我心里沉重得不得了。而且我也知道,那小女孩是绝对不会跟着我的。我不是她的冤亲债主,而且我现在的身体似乎已经有了变化。上次做了全套,我也没有发烧啊。就像岑祖航说的,现在我身上应该都是他的鬼气了。在鬼的眼中,我就是一个鬼,还是一个厉害的鬼。

  吃过东西,我就直接回去了,慢慢地走回去,因为心里不好受。回到家,我也学着岑祖航,点上一炷香,插在苹果上,站在阳台,看着已经黑沉下去的天空发呆。我不需要闻香,但是那香味就好像祖航也在身边一样。

  也许大家根本就没有办法体会我现在的心情,那种错过的感觉。那天,我明明知道结局的,我明明可以阻止的,可是我没有做到。如果那天我醒来比较早,能早点去阻止,也许小女孩就不会出事了。如果那天我下楼之后脸皮更厚一下,就直接冲到那砍树人面前去喊,也许他们能听到我说话,小女孩就不会出事了。因为我的懦弱,让小女孩失去了一次活下的机会。在别人眼中这件事跟我完全没有关系,但是我知道,我错过了。

  这种感觉很难受,就好像心上压着大石头,让我心脏跳动都困难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