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一章 桃花局1

第四十一章 桃花局1

  岑祖航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那香已经烧完,只剩下香梗了。他让曲天睡在沙发上,走向了我,从身后抱住我,也不说话。跟他相处这么长时间,我已经了解他的性格了。他就是多说句话会死星人,他现在就是在等着我说话呢。

  “酒店老板的小女儿,今天在酒店门前,被车子碾死的。”

  “嗯,她是兑没错。”

  我推开了他,转向他直视着:“她死了啊!就那天我们看到的那个小女孩,骑在厨师的肩膀上的小女孩。那个厨师就是她舅舅。现在还在,她已经没有了。当场死亡!”

  “嗯。”

  看着他那淡定的样子,我感觉更加的生气了。我低呼道:“如果那天我们能速度快一点的话,她就不会死!我们明明可以改变这个悲剧的。”

  他愣了一下,然后一笑,说道:“那是她的命,她父母的命。他们注定命中无子,就算那天我们告诉了他,他真的不砍树了,那个孩子也会在别的因果下意外死亡的。”

  “可是……至少这一次我们能改变啊。”

  “我们能改变的事情很多,但是每件事都有它的因果,并不是我们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的。所以不要因为这件事不开心了。”他依旧朝着我微笑。

  我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讨厌,一个我们可以挽救的生命在我们的面前消失了,他却没有一点难过的样子。我一声冷哼,说道:“我出去散步。”说着我直接拿了一旁的钱包就出了门。

  我就是觉得心里堵着一口气很不舒服,出来走走也就是为了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下了楼,楼下已经全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这么慢慢地朝小区外走去。

  心中依旧是一团的乱,对于岑祖航的态度我不能理解,对于他说的因果我也不能理解。心乱的情况下,自己走了多久,走了多远我都没有感觉,只是这么一直走下去。

  路旁一对情侣正在分手,男的转身就走了,而那女的就站在路上,哭着喊着他的名字。她是没有了男朋友,但是她还有命在啊。

  路旁一个乞丐缩在角落里,喝着别人丢弃的奶茶。他是没有了家,但是他还有命在啊。

  那小女孩难道真的就是注定的吗?

  路旁,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那,吸引了我的目光。呃,那是金子姐的车子!

  我们的城市其实很小这样偶遇也不是不可能,而且看着车牌号,那应该就是她的车子,但是她的人并不在这里。反正心烦,就正好跟她说说话。很多话,都是秘密,而这些秘密就连最好的朋友都不能说的。真的要找一个能谈谈的人,也只有金子姐了。

  我站在她的车子旁,给她打了电话,好一会电话才接通。她说道:“在忙。有事情简短说。”

  “呃,金子姐,我在你车子这里,我想和你聊聊。”

  “这么巧啊?也对这里离你学校近,就这么一条路的。二十分钟后我就出现了,再见。”

  我不知道她到底在忙什么,二十分钟还是能等一等的,反正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做。二十分钟对于等人来说有点长了,但是对于有心事的人来说,却是很快就过去的。

  金子姐过来的时候,她的身后还跟着零子。零子正将一个小小的木牌系在自己的脖子上。我以前见到他的时候就有问过,怎么有人把那种一点艺术感都没有的木牌子戴在脖子上,就像狗牌。

  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养着的小鬼。

  零子看到我,说道:“哟,这都能碰上啊。”

  “这条路里面就是他们学校啊。她要出门直接走出来都能看到我们的,碰上也不奇怪啊。只是,可人,你怎么了?不对劲的样子啊。”

  零子说道:“大半夜的,不在家里待在,一个人出来闲逛,肯定的有事。一般情况就的吵架了。”

  我瞪了他一眼,这些他都能猜到。

  金子姐拉我上了车子,道:“正好跟我们吃宵夜去。”

  宵夜也就在马路对面的宵夜摊上解决了。就是今天我和覃茜吃粉的地方。他们点了很多东西,但是我都吃不下。目光看向一旁同样在宵夜摊上边吃东西边哭的那个刚刚被男朋友甩的女生。

  金子姐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大晚上的跑出来。”

  我看着斜对面的那个酒店,说了事情的经过。还有岑祖航那让人气愤的态度。零子看向了那边的酒店,低声说道:“那我们后天就去那转转,这生意我们接手了。”

  “不对,小孩子的魂应该还在这附近的。可是刚才我们从那边走过的时候,没有一点感觉啊。”金子说道,然后她转向了我,“可人,你看得到那个孩子的魂吗?”

  我摇摇头,那孩子我有印象,要是看到了我绝对认得的。

  听着我们正在谈论着那边孩子的事情,小摊的老板也说道:“是啊,多好的孩子,就这么没有了。而且那孩子是昨天才过生日的。在酒店摆了十桌,弄了个好大的蛋糕呢。这就没有了。可怜这孩子的。”

  “昨天?!”金子反问道。

  “是昨天啊,我都看着呢,那蛋糕能用汽车轮子这么大个了。”

  零子已经拿出手机翻了起来,看着他们那么严肃的样子,我问道:“怎么了?”

  零子很快就说道:“昨天,要是时辰对的话,那么就是纯阳命。她可能被人拘魂带走了。他妈的,希望只的巧合。”

  金子说道:“那吃慢点,等到一点多的时候,我们去那边做实验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魂。”

  “嗯。”

  他们的谈话完全把我忽略了。好一会,金子突然说道:“可人,我觉得这次的事情是你的不对。你不了解这行改变别人的因果,风水先生是要背债的。有时候甚至是血光之灾。这一点,岑祖航也知道,他只是在保护你罢了。”

  “保护我?!”

  “对啊,你刚学,要知道学这个是会有五弊三缺的。你这么冒失的话,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危险的。”这些我真的没有想到。

  我刚沉默着,需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的时候,隔壁桌子那女生就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为什么他要分手?为什么不要我?我又不丑。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男生喜欢我呢?呜呜~~”

  我觉得她挺丢脸的,但是人家正在最伤心的时候呢,丢脸估计都没感觉了。

  金子姐,走了过去,坐在那女生身旁,问道:“被男朋友甩了。”

  “用你管!”

  “这个我还真管不着。想要有更多好男人给你选吗?”

  她狐疑地看着金子姐。我也是一头雾水,都不知道金子姐打算干什么的。金子姐就将一张黑色的名片递给了她。我记得那是零子的名片,并说道:“打这个电话,他能让你的生活中充满桃花。妹妹相信我,要找好老公,桃花不能少。女人找男人结婚,就要像打地鼠一样,拿着锤子站好等着。一个个老鼠冒头了别急着打,等多几个冒头了再找最好的那个打。他有办法让更多的老鼠冒头。试试看。”

  说完了,金子姐就回到了我们这边桌子上,我几乎是惊呆地看着她。她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出这样的广告词呢?

  我压低声音问道:“真能让男人喜欢她啊?”

  “布个桃花局就行了。”金子一笑,脚下轻轻踢了零子一下,说道:“他养的小鬼弄坏了我的东西,要赔钱的。不多多接业务,他怎么赔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