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一章 桃花局2

第四十一章 桃花局2

  宵夜吃完了,金子姐就叫我自己回去吧。他们要去找找那个小女孩的魂,还明着说:“你和岑祖航做过了吧。身上那么重的鬼气,你在这里,小女孩都不敢出来了。”

  我脸上就红了,低着头也不敢回话。可是偏偏这个时候,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岑祖航。他……这是来找我的?

  我正疑惑着看着他的时候,金子姐就说道:“他都在那里站了两个多小时了。回去吧。就这么点事情,要是都想不开的话,那么你也别学这个了。”

  我磨磨蹭蹭地朝着岑祖航走了过去,他没有说话,只是牵着我的手,就回家去。

  一路上,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给金子姐这么一说,我是想通了,就像他们说的,道法能让人借助一些装备长生不老,那么有钱就能让风水先生给弄个长生不老的,那世界不就乱套了吗?要是明明就是阳寿已尽的,给我们救下来了,那么是不是就有一个胎儿没有魂,变成死胎了呢?

  想通了这件事真的不算什么,而且现在零子金子他们已经开始帮助那小女孩了,希望她平平安安的没有被坏人抓走吧。

  岑祖航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回到了我们住的地方。其实我是想通了,但是我就是受不了他这种不说话的性格。他不说,我也不说,就这么等着他好了。

  不过很可惜,我跟他这种说句话会死星人比沉默终究还是我输了。因为我在生气地胡乱翻着床上的东西的时候,看到了他枕头下的一个小盒子。这个东西我见过的,是那个阴差那里买的纸做的套套,还说是可以根据意识来改变的东西呢。

  我还站在床上,看到那东西就叫道:“你怎么会有这个?”

  “买的,买了,老板帮忙烧给我。”

  我额上的黑线啊。开始庆幸我那时候没有去买这个东西。既然已经起了说话的头,他就抱住了我说:“对不起,但是有些事是注定不能改变的。”

  我点点头。突然觉得这条路不是外人想的那么美好而神奇的。这里面有着恐惧,有着无奈,还有这痛苦。

  ***

  以前总想着,毕业了回家,帮着老爸去看那小店就行了。可是现在家里住着一个小男孩,那小店估计也不用我去看了。我这几天就跟着覃茜和黄依依一起去找工作。

  一些街边的小广告店招人,但是我们都不想去,那些大的公司,也不想要我们这些刚毕业的。真的很矛盾。

  早上,在从一家公司里失望地走出来之后,我们三个就在街边的快餐店吃十块一份的快餐。找工作的人是没有钱来浪费的。

  看看我身上穿着的职业套装和高跟鞋,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就算穿成这样,人家还是在看到是学校刚毕业的就直接回绝了。可不是穿什么衣服就能确定自己的什么资历的。

  依依边吃边说道:“要不我们下去先去做头发吧。把自己弄成熟一点,说不定能行。”

  “不靠谱。别浪费钱了。”我说道。

  覃茜就说道:“可人,你让曲天家里给安排一个事业单位应该不难吧。”

  “算了,不想依靠他们家。”其实是,曲天爸妈压根就不可能会帮忙。他们不添乱就好了。“

  我翻着手中的小笔记本,那上面记录着我们今天要去尝试的地方。还有一个公司,那是我们城市比较有名的广告公司。招几个副手的。我们这样的不求一进去就是设计师,能从副手做起就不错了。

  吃过午饭,就在快餐店的洗手间里整理一下,就出发了。

  要知道这种广告公司中午没什么休息时间的,这个时候去正好合适。

  正如我们所料,一进入那公司,一楼看着井井有条的,说明了我们是来应聘的,人家直接叫我们去后面场地找老板。

  走到后面场地,那基本上就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地方了,工人各种忙碌,公司这个词压根搭不上边。说实话我心里挺失落的。

  看到我们过来,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走了过来,问了我们一些情况,直接就说道:“我们这里不要没有工作经验的。都是吃不了苦的,做几天就走。你们也看到了,我这可不是你们在学校了对着电脑画画那么简单。”

  直接就被拒绝了。在走出那公司的时候,我的目光被那公司大门旁的一个身影给吸引住了,那个女人是记得啊。就是那天晚上在街上哭的那个,说男朋友甩了她的。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问道:“小姐?小姐?”

  那女人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才发觉她是捧着手机在哭的。她赶紧说道:“有事吗?”那天她哭着,也看不出到底长得怎么样。现在站在我面前,我不得不说她还真是漂亮呢。只是怎么这么漂亮的女人会没有男人好好爱呢?

  我摇摇头:“我见过你的,那天,在宵夜摊上,那张名片。”

  “哦,对。很抱歉,那天失礼了。”

  “哦,不,嗯,你有找过零子吗?”

  她摇摇头:“这种也就是街上的骗子罢了。”

  “我认识他们的,他们不是骗子,很厉害的。你应该试试。”

  我说着,朝着她点点头,转向了覃茜他们。突然觉得其实我也能像金子一样,在街上这么拉业务了。这个感觉挺好的。

  覃茜她们很奇怪,我也没有多跟她们解释什么,只是笑笑罢了。

  不过我没有想到,这个业务最后接手的会是岑祖航。晚上零子就打来电话说,他现在那边有业务在帮人看坟山。没一个星期回不去的。而金子姐一家三口去旅游了,这样一来那布桃花局的业务就让给我们了。

  祖航明显对这个不怎么感兴趣,挂断电话之后,就低声说道:“桃花有什么好的。”

  想着那天晚上那个女生哭成那样子,我就说道:“你不觉得好,但是人家觉得好啊。帮帮忙吧。“

  岑祖航说道:“很简单的。流年飞星,九紫的宫位放花瓶,插玫瑰之类是红色粉色的花。或者就按着生肖找就差不多了。”

  “这么容易啊,那这么多人没桃花?”

  “先查是不是童子命,如果是,这招没多少用。”

  “总要去看看吧,都答应人家了。”岑祖航,岑大师啊,如果让他去抓鬼,估计他兴趣比较大的。

  看着我上前抓着他的衣袖,那可怜的样子,他笑道:“好啊,明天跟你一块去。”

  我高兴了,马上给覃茜他们打电话,说明天我就不去应聘了。反正估计也找不到合适的。

  只是他这次算是看着我的面子才答应的,我就要付出点什么。鉴于第一次我们在一起那局面太过惨烈了,他没有真正做。就算套套就在枕头下,他也没有要求我什么。我自己都有些后怕的。特别的那痛,还有那一床斑斑驳驳的血迹,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我的。

  第二天,按照零子留下的电话,我们找到了那个女人住的地方。她是和别人一起租房子住的,同租的姐妹已经去上班了,只有她一个人在。

  她没有穿着职业套装,而是很简单的运动服,看上去显得很年轻。

  她给我们倒了茶,说道:“我都二十九了,长这么大,就碰上一个男人肯跟我在一起。不过也就那么一个月,就分手了。之前也都是没人喜欢我。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她说完苦苦一笑。

  我也想不出为什么,她挺漂亮的,工作也好,看着脾气也好,怎么就这样呢。

  岑祖航一边喝茶一边用手机起了奇门遁甲局。这个我知道,他们在风水布局之前都会用奇门遁甲看看事情的本质,看看布局合不合适的。这个是术数风水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