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二章 化煞龟

第四十二章 化煞龟

  这个区离我们住的地方已经比较远不是一个区了,这边的菜市场我们也不熟悉。好不容易找到地方停好车子,一下车子就听到路边的人指着那边的房子议论着,说什么死人了,说什么是他们家之前死的老太太回来整死了媳妇。

  我皱皱眉,这种桥段不是电视剧里才有的吗?岑祖航却看着不少人围观着的店面,警察已经拉了警戒线,在那大门口抓耳皱眉的警察,不正是遇上过好几次的那个刑侦的警察队长吗?

  祖航走了过去,低声道:“去看看。虽然已经很淡了,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有炼化过的小鬼在这里出现过。”

  “喂,人家能让我们进去吗?”我急急说着,脚步也马上跟上了他。

  站在人群里,看着警察进进出出的。很快尸体就被抬了下来,跟着下来的法医跟那队长低声说着什么,然后就离开了。当然,尸体抬走了,接下来还有长时间的刑侦取证的任务。这房子至少也要围着一星期了。

  岑祖航给零子打了电话,让零子再给队长打电话,意思就是让我们进去看看的。

  十分钟的转折之后,那队长重新走出了房子,在人群中朝着我们招手,喊道:“曲天!”并示意一旁的小警察让我们进去。

  走出了人群,走进那房子。因为尸体已经被抬出去的,我也比较大胆一些。

  一楼的铺面,二楼是他们租给别人住的,三楼才是出事地点。在上楼的时候,那队长就说道:“哎呀,真没想到这么巧啊。法医刚才说了,那女人应该就是用刀割断自己的颈动脉,导致流血过多死亡的。我们在现场也没看到什么搏斗或者有外人进来的痕迹,倒真的像是自杀。可是说是自杀吧,她没有理由啊。生活得好好的,孩子好好的,夫妻好好的……”

  说话的时候,我们已经上到了三楼,进入了那死者的家里。一走进客厅,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血腥味!这段时间跟着岑祖航,他身上也总有血腥味,只是比较淡。不注意是不会发现的。甚至现在习惯了这种味道,我根本就不会有感觉了。可是这里那么浓的血腥味,我还是有着想要呕吐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想到了那在水箱里的尸体。我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吐出来。

  祖航接着那队长的话说道:“他们家的龟,可不怎么好。”

  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了那沙发脚下的一只龟。还挺大的,直径大概八九厘米了。我想到了风水龟,即使难受,也注意了一下这房子里的装修摆设。电视墙上是蓝色的波浪线,在正南的方向,放着一个巨大的红色中国结,还有很多的小细节,仔细想来总能感觉到这屋子是给人布过局的。那么这个乌龟应该也不是养着好玩的吧。

  祖航走了过去,把那只乌龟拿了出来,乌龟的龟头是缩着的,但是四个脚却是露出来了,摇一摇还晃几下的,很明显就是死了。

  队长说道:“死了?死乌龟是不好,但是跟它有什么关系啊?”

  “这个是草龟,放你在家里,会随便爬,满家爬。就是化煞的作用,风水上叫化煞龟。这种龟,放在那不理,吃点空气里的微生物都能活个好几年的。看它的样子和出现的地方,很明显就是有人喂养的。这样的化煞龟,突然死亡的原因只有一个,煞气太重,将它克死了。能让化煞龟都死掉的东西,应该很厉害。”

  那队长惊讶着说道:“你是说,这个真是那东西做的案子?”

  “应该吧。我去厨房看看。”

  他跟着那队长走了过去,还特意看了我一眼,我也只好跟过去了。厨房……呃……我只看到一地的血,然后就匆匆退出来,出了屋子在楼梯那长长吐着气。

  一旁的一个小警察还笑道:“这种地方就不是女人该来看的。小心晚上做噩梦。”

  我白了他一眼。晚上我身边睡着个更厉害的鬼物呢,这点画面算什么?但是心里还是会害怕的。其实想想,也就是自己吓自己,不就是一地的血吗?能有什么啊?

  不一会,岑祖航也出来了。看着我那样子,笑道:“这点血还会晕啊?”

  我摇摇头:“不是晕血,是……味道太重了。”

  他笑了笑,拉着我下楼去了。下了楼,楼下那流动的新鲜空气,让我猛地吸了好几口,才问道:“那东西那么厉害啊,人家的乌龟都能弄死了。”

  “嗯,已经确认的炼化的小鬼无误,是从厨房窗子进来的。他们家灶神都挡不住。我能感觉到那血里,有死者的血,也有小鬼的血,就是不知道法医能不能验出来了。”

  “验出来也没用啊。喂,龟怎么就能化煞了。我小时候也养过小龟的,没几天就死了。”

  “龟的背部拥有龟纹,龟纹中央有三格,代表天地人三才,旁边有二十四格,代表二十四山,亦有十格代表十天干。龟壳的底部又有十二格,代表十二地支。化煞很强,而且到处在家里走,还能挡住阴灵的。这会却直接被炼小鬼的煞气给克死了,对方绝对不简单。”

  “是岑梅吗?”我急急问道。上次碰上岑梅一次,就没好事。

  “不是。好了去买鱼吧。鲤鱼!”

  我们城市有着一条很干净的河流,就在市中心,但是祖航还是开着车子去了郊外的河流上游去放生。他说那里钓鱼的人少,鲤鱼等容易活下去。

  车子开到郊外,风景很好。下午的阳光让河面有着微波粼粼的样子,河水很清,可以看到下面的石头。中间的部分却很深,什么也看不到。河边还有很多树,我们就站在树下,开始放生。

  我本来以为就是往河里丢就行的,但是祖航将鱼放在河边,对着鱼说了很多话,都是念经文一般的。最后,我听着他用很低的声音说道:“愿此功德,回向……回向……岑梅。我知道没用的。她害死过人,她是炼小鬼,她回不去的。我也一样。都回不去了。走吧,鲤鱼,让可人好好活下去就行。”

  我承认,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有些意外。冥婚,他不是应该希望我早点死了去陪他吗?历史上的冥婚,活着的那个,大部分都会自杀,剩下的小部分会被逼死。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受不了晚上鬼老公鬼老婆的骚扰,还是什么别的。这几乎都成了冥婚的套路了。

  但是岑祖航却说希望我活下去,我真的感到很意外。这个意外,让我忽略了他一开始说的,回向岑梅的话。

  (关于放生的流程,大家可以去问度娘。)

  那天,我们是在外面吃的晚饭,一家小餐厅,点了几个菜。没有什么浪漫不浪漫的说法。毕竟是已经住在一起有好几个月的了。而且我们也有着夫妻的关系在,那种浪漫都被冲淡了。

  他依旧吃很少,只是叫我多吃,不然没力气。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有些莫名其妙的。晚上又不用做什么事情,要力气干嘛?再说回家就是直接睡觉的,吃多了不好消化,不好睡觉。

  可是那天晚上,他还真让我做了一件很花体力的事情。他在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释放了自己身为炼化过的小鬼的气息。浓烈的血腥味,让我不适。我知道之前他也有这样做过的。不过那时候都是让我处于迷糊的状态。这样清醒的时候,这么做还是第一次。

  血腥味好浓,就好像他的这种味道进入了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和我融入在了一起。后来我才知道,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对炼化的小鬼的煞气有一定的抵御能力。后果就是我吐了三天,让覃茜以为我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