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二章 化煞龟2

第四十二章 化煞龟2

  我和覃茜从一家小公司里出来的时候,脸上都是失望。大公司咱们进不了,这种小公司还连经理人都见不到。这算什么事啊。

  覃茜嘟着嘴,说道:“这算什么事啊?前几天明明约好的时间。现在却说家里有事不在公司。”

  “人家也是家里白事啊。”

  “不是头七了吗?怎么还不上班啊?”

  “理解一下吧,白事……理解吧。”如果是以前,我估计也会跟覃茜一样发唠叨的。可是现在的我,却理解了这些。

  “扑哧”她笑道,“他们那经理鼻子边那颗大痣,好可爱。”人我们是没见的,照片见到了,就在职员表里呢。

  既然今天没有办法应聘,那么我干脆就给岑祖航打电话让他出来一起吃饭。对于我能主动给他打电话约吃饭,他很意外,马上就答应出来了。

  其实吧,我会叫他出来也是有原因的。这么几个晚上,他都要跟我这样那样的。从一开始会吐,到现在的……呃……嗯……闻到那血味也没事,甚至会觉得那种全身心都浸再那味道中,会有一种……很奇怪的快感。

  我想我是被他改变了。

  今晚正好,跟他吃个饭,逛个街,一会再回我家拿点东西,然后再来个散步回家。估计就能拖到十二点,到时候就能借着实在太累了的借口不跟他爱爱了。

  吃饭的地点,我选了远离我们那片区的地方。这样一会来回的距离也可以磨去一点时间。

  岑祖航,或者说是曲天过来的时候,身上穿着一件新的T恤,粉色的,有着暗色的花纹。这种衣服不像是他穿衣的风格啊。就算是平时的曲天也不会穿这样的衣服的。

  他在我对面坐下的时候,也注意到了我紧紧盯着他衣服的目光。他解释道:“刚才在学校出了点小插曲,顺便换了衣服的。”

  “什么小插曲,需要换衣服啊?”我疑惑着。

  他一笑:“吃醋了?”

  “谁吃你这种醋啊。那个女生送你衣服是她没眼光的。这些衣服也只能穿着曲天的尸体上。”

  “嗯,我穿的只有你烧的衣服。”

  我的眉头更皱了起来:“你今天怎么了?说话都比以前多了。受打击了?”

  岑祖航这次只是笑笑没有再说话,一下恢复到了他多说一句话会死的状态。

  这顿饭我吃得很慢,就是故意的。拖着回家的时间。计划似乎很顺利。吃晚饭就是逛街,正好给他买衣服。买衣服也只是我一个女人的爱好罢了,但是没有想到他是换上了新衣服,那件粉色的T恤就直接丢了。

  我还嚷道:“你不要浪费好不好,这一个就是新衣服啊。而且也还好好的干嘛丢啊?”

  他没有回答,只是拉着我不让我去垃圾桶去捡回那袋子。过了好几天,会学校开大班聚会的时候,才听说,那件衣服是曲天班上一个女人送给他的。具体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听到的也只是删减版的。说是那女生将一碗油汤泼到了曲天身上,这样就给了曲天换上自己送的衣服的借口罢了。难怪岑祖航直接丢垃圾桶里去了。

  逛完街,都已经十点多了,我还提出要回家拿一样其实一点不重要的东西。

  就在我刚提出这个借口的时候,岑祖航的正在开着车子。手机响了起来。他现在开车已经熟练很多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去考驾照呢。他趁着红灯,接听了手机。

  “喂!”

  “岑祖航!赶紧过来凑热闹啊。炼小鬼出现了,你不来,我们直接弄个灰飞魄散的,你要是还想问什么就难了。”手机中传来了金子姐的声音。

  我心中暗暗想到,太好了,这样基本上就要到明天的了。早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宁愿那天晚上回家被岑祖航捅到哭了。

  祖航开着车,按照金子姐留下的地址找到那地方的时候,才意外着这个世界的巧合。那不正是前几天我们在这里看的那死了化煞龟的家庭吗?

  我们下车的时候,房子面前已经摆好了法案了。其实是摆地上的,一个碗,一个香炉三炷香,一个小纸人,一段红线。而这些东西的旁边跪着一个男人。

  我下车就说道:“零子,你当大师啊?”

  零子蹲在那地上,用打火机把小人烧掉,说道:“常规程序罢了。其实应该不会有用的,炼化过的小鬼没有这么好说话的。怨气太重了。”

  我看向一旁跪着的男人,好眼熟啊。特别是鼻子旁边的那颗大痣,今天还被我和覃茜嘲笑了一番的。他耷拉着头也不说话。

  小人和着一些元宝一起烧掉的时候,没有风,但是那些灰却突然扬了起来,本来盆子里烧得很好的火,也就因为这些,灭了。

  跪着的男人惊慌着,终于抬起头看向了我们。金子姐说道:“人家不接受。进去看看吧。”

  “嗯。”零子应着看向我,说道:“岑祖航,你把王可人带来干嘛啊?现在这么留下她,不合适,带着她也不合适。”

  祖航看了我一眼道:“回车子上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下车就行了。”他朝我一笑。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这段时间,他的努力有成效了。他说对于鬼怪来说,我看着也就是一个鬼,还是一个厉害的鬼。所以我在这里要防的是人就行了。

  “我不能去看看吗?”我问道。

  “别去,那上面情况还不确定,放心吧,零子金子他们之前就有对付炼化小鬼的经验了,今天这个是刚开始炼化的,怨气大,但是实际伤害不会很大的。”

  边说着,他边将我推到了一旁的车子里,关上车门,走向了零子他们。我在车子上看着他们几个带着那个男人上楼去了,这街道似乎只有我一个人了。

  不是,不远处有别人的。那边那个翻着垃圾的老太太,还有那边匆匆走过的男人,还有……梁逸!

  我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真的是梁逸!就算他那头杂毛已经变成了黑毛,我也知道他就是梁逸。如果是之前,我记忆他这个人的办法就是那头杂毛,要是他把杂毛弄成黑毛,我很有可能是认不出来的。但是现在,接触了好几次,他那张脸我已经清楚地记得了。

  不只是脸,还有他的衣服我也记得。那件衣服就是和我一起去看那家的十字房梁那天穿的。如果说,是我坐在车子里没看清楚,那也不会有相似的人脸,还穿着一样的衣服吧。梁逸没有双胞胎兄弟的。

  我看着他站在零子烧的那些东西前面,一个冷笑,然后就走向了一旁的小巷子钻了进去。

  他要去哪里?他为什么在这里?

  刚才并没有听零子提及梁逸在这里。而且要是他真的是跟着零子一起行动的话,刚才就应该安排他和我在一起啊?

  这里的地形我不熟,那条小巷子通到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直觉着,他一定的有重要的事情的。

  我犹豫了一下下了车,悄悄跟了过去。梁逸这个人,正邪还未定,目的还未定,零子他们冒险将他当棋子中,但是也都很清楚要提防着他。

  跟着进了那小巷子,我忍不住捂住了鼻子。这几天岑祖航对我的训练重点是在血腥味上,而现在那小巷子竟然是人家丢卖剩的烂菜帮子,鱼内脏的地方。加上几天的发酵,我走进去的时候,差点就吐出来。这个也太臭了吧。我宁愿去闻血腥味了。站在那巷子口,捂着口鼻,看着地上一片狼藉。我都不知道要把脚落在哪里了。

  对了,我都受不了这巷子的脏乱差程度,作为超级屌的官二代梁逸,怎么会走进这样的地方呢?就算他是为了查事情,一些本能的东西,至少也应该让他在巷子前停留一下吧。可是他刚才没有任何的停留,就是这么走进去的。就连速度都没有变。

  我开始怀疑我看到的人到底是不是梁逸了。

  我还是走了进去,那地方没法下脚,而且今天我又是出门应聘,穿着高跟鞋的。我的鞋跟丁进了那些鱼内脏里,真的好恶心。

  我没有直接过去,而的停在了巷子的转角偷偷探出头,看向梁逸消失的方向。

  他就在那边的房子后面,一根红线从三楼窗子垂下来,线头在梁逸的手中。因为我在巷子口的犹豫,让我没能看到那红线是怎么出现的。但是他停了下来,让我看清楚了他的脸,那就是梁逸!

  他将红线缓缓拉下来,最后,红线的另一头,也掉了下来。下降得并不快,让我看清楚了红线上绑着的红色的纸人。因为纸人是打开的原因,从楼上落下来,就算绑着红线也有着这么一点风筝的意思,落得比较慢,让梁逸能伸手拉出它上面一截绳子,控制着它,将它放在了手中的那只盒子里。

  盒子?我心中惊了。那只盒子我怎么会忘记了。那是我冥婚聘礼的盒子啊。呃,其实那个也是仿制品,有可能人家仿制了很多个,我那里只是其中一个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