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二章 出师不利

第二章 出师不利

  我们首先相中的是同省另一座城市的一处别墅,别墅的年代比较早了,应该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建的,别墅的主人是一个姓王的土大款。我跟秦一恒遇见他也算是机缘巧合。有一天,秦一恒无意间在网上一个房产论坛上看见了他发的售房帖子,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结果没承想还真让我们撞对了,当即就约了时间见面。时至今日,这个土大款的生意早就已经越做越大了,不过还是改不了一身的暴发户气质。见面的时候,我粗略地估计了一下,他身上的金饰前前后后加起来足有好几斤,说话时手指点着桌面,手腕上的金表晃得我眼睛直晕。据土大款讲,当初他趁着刚改革开放的好时机大赚了几笔横财,手头上的钱多了以后,自然也就开始贪图享受,这个宅子就是他发家之后买下的。住了几年,他就搬到了另一个新宅里。因为并不缺钱,所以别墅也就没卖,只是转租给了一个画家当创作工作室。这个画家也没什么名气,人据说也非常诡异。本来住在别墅区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基本不喜欢跟邻里交往,所以这个画家就一直神神秘秘的,从住进去那天就再也没出现过。

  过了一年,等到他来收房租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画家早就死在别墅里了。这也是这个别墅最诡异的地方,说起来真有些像天方夜谭,整座别墅被画家装饰成了墓室的样子,墙上画满了壁画,都是羽化升仙什么的愿景蓝图,大厅中间不仅有棺材,还有棺椁,规格看着很高。整个别墅门窗紧锁,只有几盏早就熄灭了的长明灯。当时,王姓大款见状就吓得屁滚尿流,然后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就认定是自杀,这个宅子也就这么一直空了下来。时至今日,楼价水涨船高,他即便再有钱,看着这么一栋宅子空着也心疼,寻思着,不管卖多少钱,总比这么看着堵心强,于是,这才让助理上网发了帖子,又去了房产中介登了记,打算把别墅便宜点卖出去。

  听土大款说的,这个宅子还真是很玄乎。秦一恒就提议先去看了宅子再作打算,毕竟现在也只是纸上谈兵。土大款似乎对那个别墅很忌惮,只是交给我们钥匙,让我们自己去看房。我们也没耽搁,拿着钥匙按着地址就去了。

  我们去看的时候棺椁早就已经清空了,只是墙上的壁画还在。不用说,凶宅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推门而入的时候就能感受到空气阴森森的。

  整栋别墅在这片别墅群里面不算大,230平方米左右。客厅倒是很富丽堂皇,挺符合土大款的审美观。我和秦一恒转了一圈,他四下看了半天,脸上就有了喜色,告诉我说这栋房子根本不算是凶宅,完全没有冤魂之类的东西,我们买了就是纯赚了。听他这么说我也很高兴,也不那么紧张了,就好奇地去看墙上的壁画。

  壁画也的确诡异,用的都是油画技法,很写实,但完成得比较潦草。内容应该就是这个画家幻想自己从这个房子里面羽化升仙的情景,身旁一群童男童女护法跟着他往天国走。因为是用油画技法画的中国传统的东西,所以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的。我大概看了几幅,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这画里升仙的是个女人。这不是头发长短的问题,虽然很多画家的头发也不短,但因为画得很写实,所以还能看出这个女人的身材还挺不错的。

  虽然觉得奇怪,但我也没细想,本来嘛,这艺术家的思想我们常人是很难揣摩的,况且我对此也并无太大兴趣,我只是赚我的钱而已,所以跟秦一恒简单沟通了一下,就打算下午跟那个土大款签合同。合同签得很顺利,价格也在我们预想的范围之内。这套别墅市值应该九十多万元吧,我们只用了十万多一点就拿下了,而且双方都认为自己获利了。土大款不仅解决了一块心病还拿到了钱,我们也算捡了一个大便宜,所以几个人都很开心,吃饭喝酒都很尽兴。

  接下来就是这套房子的用途问题了。我倒是挺喜欢这套别墅的,虽然比较老旧,但起码也是别墅啊。对于出身穷苦的我来说,这辈子能住进别墅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所以,我希望能重新装修一下,留着自己住。秦一恒倒也没反对,只是跟我说,这个房子虽然没有什么鬼神,但好像从风水上有点说头,不过他也不是很懂,我们得找个懂风水的人给好好看看。谁知道隔了一天,还没找到懂风水的高人,那个土大款就找到我们俩说要把别墅买回去。作为一个商人,我当然很乐意这样,只要他给的价钱合适,让我赚一笔,我这就等于白捡了钱一样。谈了谈价格,土大款决定出到二十万元。我寻思着净赚了小十万,也差不多了,就松口答应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刚卖给我们的房子,为什么会这么着急买回去。晚上我和秦一恒一合计,觉得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就决定把合同缓一缓再签,先从侧面打探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在附近的麻将馆、茶馆一类的地方问了问,才知道,当初死的不止一个画家,还有画家当时正在画的一个裸体模特也和画家死在了一个棺材里。这样一来倒是和壁画上的女人对应上了,可是土大款为什么对我们说只死了一个人呢?难道是他不知道?这显然不应该,况且已经都是凶宅了,他说死了一个人和死了两个人其实没太大区别,显然他是说谎了,原因肯定不是这个。这下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秦一恒也很有兴趣,我们决定再仔细查查。最后,我们合计了一下,就又去了那栋别墅。

  再到别墅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其实也是没目的地在别墅里面乱转,看来看去,倒真没什么发现。我又跑去看那些壁画,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我俩站在二楼的阳台抽烟,聊这件事。

  他说,估计这个老板是怕我们发现他的什么秘密。

  我也同意这一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秘密八成也是这个老板近期才发现的,否则他就不会把房子卖给我们了。

  我猜想可能是老板把那个女的杀了,然后正好撞见了画家把别墅打造成了坟墓,就索性也把女人的尸体放进来干扰视线,这样他就能脱罪了。

  秦一恒倒觉得这个推论不太现实,因为这样的话,壁画上的那个女人就很难解释了,他更倾向于别墅的某一处说不定藏着那个土大款的什么东西,可能宅子出售前土大款并不知情,等到宅子卖了,他才忽然发现或是想起来,这才找我们亡羊补牢的。

  宅子里埋着东西?我听了还挺兴奋,心说这要是古董财宝什么的,是不是现在在法律上就算是属于我的了?那我赚了这十万元差价岂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如果是这样,宅子我是铁定不卖了。

  我俩聊着聊着,眼见着太阳已经落山了,两个人都说话说得口干舌燥,就准备打道回府,寻思着第二天再回来好好寻一下宝,万一真如我们所想,那这宝贝可不能轻易这么丢了。磨蹭了一会儿,我们就准备下楼。刚走到楼梯上,秦一恒忽然扭头对我挤挤眼睛,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赶紧凑到我耳边说:“有东西回来了,你赶紧学我的样子做。”

  这一句差点儿把我吓得尿裤子。这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我往下看去,朦朦胧胧的,视野不是很好。这时候秦一恒把一个东西塞到了我的嘴里,告诉我要闭气,嘴里的东西千万不能咽下去,闭着眼跟他走,感觉撞到什么东西时就把嘴里的东西用力喷出去!我还没听利索,他就已经先走下去了,我只好照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