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三章 是个圈套

第三章 是个圈套

  要是一个你住了很久的房子,你闭着眼睛走到厕所或是厨房,想必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可问题是这个别墅我就来过两次,让我闭着眼睛走到楼下还要出别墅的大门,这简直太困难了。我闭着眼睛一步一步地挪,恐怕摔跟头。起初,我还能听见秦一恒走路的声音,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听不见他的声音了,心里顿时一慌,本能地就想睁开眼睛,幸好被我及时忍住了。

  其实,有秦一恒在,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底气的,实在不行我还能大声喊他来救我。这么想着就站定平稳了一下情绪,继续向前走。我扶着扶手下到了一楼,前进才开始艰难了起来。首先我的气已经完全不够用了,再憋下去我就要因缺氧晕倒了,而且没有扶手的帮助,我连方向都分不清楚了,想走出去谈何容易。走了没两步,我实在忍不住要喘气了,就感觉我面前有一个东西。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感觉,即便闭着眼你也能感觉到在离你面部很近的地方有没有东西,甚至很多人在被人注视的时候明明看不见对方,却也能感觉得到。

  我心想,秦一恒是让我撞到什么的时候再吐出嘴里的东西,现在我还没撞到呢,然而再走一步就会撞到了,我到底是吐还是不吐?嘴里的东西刚才一直因为害怕都忘了感觉了,现在才反应过来,真是恶心,这他妈的是什么味道啊?脑子里犹豫这么一下,加上嘴里那东西恶心味道一勾引,我彻底闭不住气了,直接把嘴里的东西干呕了出来,然后止不住地咳嗽。

  这样一折腾,我下意识地就把眼睛睁开了,刚睁开眼皮我就后悔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眼睛还不是很适应,模模糊糊看不太清楚。我用手向前拍了一下,很奇怪的是刚才能感觉到的在我面前的东西消失了。这下我反而更害怕了,因为刚才的感觉太真切了,不像是幻觉,何况我现在既没有闭气也睁开了眼睛。我连忙叫秦一恒的名字,却没人应我。

  我左右看了一下,自己已经走到大厅里了,门口就在离我没几步的地方,瞅准方向,我撒腿就朝门口奔过去。打开门又跑了好几步远,才敢停下来喘气。

  依旧不见秦一恒的影子,我用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又等了一小会儿,我才看见他从门里面缓缓地挪了出来。出了大门,他睁开眼睛看见我正在看他,就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然后也是一阵干呕。我真后悔没带瓶水过来,看见他干呕,我他妈的又想吐了。

  秦一恒问我怎么比他还先出来,我也挺不解,刚才明明是走着走着他就没动静了,按理说应该是他走在我前面才对,可能是因为我刚才是睁开眼跑出来的,所以很快?不过刚才也就跑了几步远而已,并不能节省多少时间。现在我也顾不上细想这些问题,嘴里的味道实在让人作呕。我问秦一恒给我嘴里塞的是什么,太他妈的恶心了。

  他撇撇嘴说,告诉我的话我反而会觉得更恶心,还是不知道的好。我一想到之前他用童子尿的那套路数,心想这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就说,你就告诉我是不是屎就行了。

  他点点头,说是的。

  我立刻又是一阵干呕。

  秦一恒说这是羊粪球,要在一段时间内只给公羊吃艾草,等到公羊完全清肠之后,拉出来的粪便就是了。我听了倒还舒服了一些,起码比人粪听起来干净点。

  接下来我问他,你说有东西回来了,是什么东西?冤魂吗?

  他沉思了一下,说,好像是。

  这下我心里更没底了,因为他看起来像是很不安的样子。我寻思着也别管什么金银财宝了,贪心不足没什么好下场,直接就按照二十万元成交吧,这趟浑水我是蹚不起了。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儿就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秦一恒简单地给我解释了一下。公羊艾草的粪便含在嘴里据说可以让经脉震动平静下来,而且喷出去有很强的驱邪作用;闭气则是减少阳气外散,防止被不干净的东西侵体;闭上眼睛是给那个东西尊重,你看不见它,它就不会来招惹你。他说,同理,生活中如果看见不干净的东西最好不要说出来,如果在晚上去谈论质疑它们的存在的话,也很容易引起它们的注意,会给自己惹祸上身。

  我听完他说的话,才想起来把我没闭气睁开眼跑出来的事情告诉他。他听完脸色就不太好看了,抽了根烟又跟我说,这房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卖了,只能自己留着了。我想细问,他就摇摇头说,不能告诉我。

  回到宾馆,我心里一直很不安,躺在床上只能不停地抽烟,一宿基本没怎么睡,有几次睡着了,却过个十分八分钟就又醒了。

  第二天一大早,土大款就打电话找我来签合同。看来他还真是很着急。我找了个特牵强的理由延期了几天。土大款还挺不甘心,又劝说了我半天,我也只能继续敷衍。撂下电话,我就问秦一恒,下一步我该怎么做。他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说,咱们这回中计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跟着慌了。如果是合同上面有什么漏洞,我们被坑点钱也就算了,但听他的语气,想必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麻烦。我连忙问秦一恒我们中什么计了。

  秦一恒叹了一声说,古代的墓葬规模都是有一定规范的,比如皇帝的棺椁有七重,诸侯五重,大夫三重,等等。之前我们就收到消息说,当初别墅里面已经有棺椁存在了。按照消息里面形容,应该只有一副棺椁,而且后来棺椁的去向我们也不知道,土大款讲的时候也并没有交代这件事。之前我们也是太大意,感觉不到里面有邪性的东西存在,就一直没往深处想,而这次再去居然遇见了一个什么东西,这显然是完全不符合常理的。

  秦一恒说到这儿,喝了口水。我嗓子眼儿也发干,不过我是急的。

  他说,如果是按照很低级的墓葬规模,只有一副棺椁就够了,可是回想起来别墅内墙上的那些壁画,我觉得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也就是说,也许连那个别墅都是这个墓葬的一个椁,我们进了别墅,恐怕会被主人当作陪葬的童男了。即便我们安然无恙地出来了,恐怕也会在一定的时日内死掉。

  很多棺椁的内壁上都会画上一些臆想升天或是描绘主人一生所为的画,这点我倒是知道的。可是听他这么一说,我却完全不能把这些联系到一起,因为在我的概念里,既然是墓,那肯定应该是在地下的,起码棺椁应该埋在地下吧。如果整栋别墅也是一个椁的话,先不说现在原本的棺材已经没有了,单说棺椁暴露在地面上也是说不过去的。

  秦一恒也在沉思,想了半天又说,我们还得去那个别墅一趟,这么下去只能是等死了。那个土大款很可能早就知道这一点,他是故意引我们进去的。

  本来我对那栋别墅已经有了抵触心理,听他这么一说,我是真有点不敢去了。可是他也不像是危言耸听的样子,我也只好跟着,总不能为了挣钱把命给丢了。去之前着实折腾了一番。秦一恒让我把身上脖子以下的毛发都刮掉了,连阴毛也没放过,说这样会更像童男。我觉得自己挺滑稽的,但也笑不出来,一切只能听他安排了。而后,他用一坨黏黏糊糊的东西像做面膜一样涂在我脸上,跟我说这是陈年的糯米,要在除夕那天熬的才管用。这一切准备停当,我俩能做的就是等天黑了,这副德行要是白天出去真是没法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