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四章 占冢

第四章 占冢

  天黑得差不多了,我俩轻车熟路地到了别墅门外面。四周的别墅还有人住,只是亮着的灯光都不太强。加上每栋房子的间距很远,更显得这栋别墅阴森了。早知道是这样,打死我也不买这房子了,比之前的那套麻烦多多了。

  秦一恒带头推门进去,我在后面跟着。他停下我就停下,他走我就走。

  转了几圈,秦一恒站在别墅里面的一个角落,跟我说就是这儿了。他让我站在这儿,一会儿有什么动静都别动,什么时候他说可以跑了,我再玩命地跑出去。但是切记,跑的时候不能抬头,只能看着地面跑。

  他说的话就是圣旨,可是我在心里很害怕,我问他,我这么在这儿站着安全吗?

  他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看现在咱俩这德行,像不像随葬还没烧的纸人?放心吧,只要别乱动。我这才明白他为什么让我画得跟鬼似的了。我倒是有印象听过相关的传闻。据说除夕那一晚其实是一年中非常特别的一个日子,在两年的交会之间,会有那么一瞬间是阴阳不接的时候,那时候熬的糯米属于不阴不阳的一种东西。具体说起来,我并不了解,但看现状,这个糯米能阻挡我的“人味”。不过我也没心思瞎琢磨,聚精会神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大门,我得算计好到时候埋着头跑的路线,不然很可能撞到什么东西。

  秦一恒把我安排好就转身去别的地方绕了。我俩谁都没带照明设备,只有门口能映进点光来,其他地方都是黑漆漆的。我看向四周,他已经进入黑暗里,找不到身影了。

  我哗哗地掉冷汗,实在是太紧张了。不过说实话,我很好奇自己会看见什么,但又怕看见什么,这种感觉很纠结。

  站了一会儿,我好像听见了敲敲打打的声音,有点类似敲门声,又有点像跺脚声,反正听得我汗毛倒竖。看来高利润真的是伴随着高风险,而且还是生命危险。我在心里一直骂自己,做完这一次下次就再也不碰这行了。正想着,敲敲打打的声音居然消失了。

  我屏住呼吸仔细听,一点动静都没有了。我想喊秦一恒的名字,又怕破了什么规矩,只能耐着性子等着。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敲敲打打的声音突然猛烈了起来。我听见秦一恒的喊声,叫我往门外跑。

  我跟听见发令枪一样低着头往外狂奔,腿都忘记要软了。我对于自己在这种危机四伏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敏锐的方向感十分钦佩。

  埋着头飞奔出去,很快就从大门冲了出来。没几秒钟,秦一恒也跑了出来,急急忙忙地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挂鞭炮,用打火机点着了从大门甩了进去。顿时鞭炮声大作,动静着实不小。

  还没等我问他现在什么情况,他就问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红色的,赶紧拿出来。我想了半天,好像就钱包里有几张卡是红色的。越紧张手就越不听话,当我哆哆嗦嗦地把卡掏出来的时候已经耽误不少工夫了。这时鞭炮声已经停止了,周围的几栋别墅里也热闹了起来,开窗户看热闹的人竟然还不少。

  秦一恒看了看我掏出来的卡,选了其中一张红色比较正的,说感觉有什么东西拉自己的时候就用这张卡往拉自己的那个力量的方向丢过去,说完他往卡上吐了口唾沫,塞到我手里。

  我把卡拿在手里真是百感交集,怎么他的办法都这么恶心呢?不过经过前几次我差不多都已经习惯了,只能攥住了卡。

  就在这个工夫,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仿佛真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拽我的手。这并不是幻觉,而是实实在在的感觉。我感觉这股力量想将我往别墅里面拖,可是我一紧张竟然忘了手里还有卡,只是本能地扯着脖子喊秦一恒救命。

  他听见我喊,就骂我,叫我丢卡。我这才如梦初醒,把卡朝着拉我的方向丢过去。还别说,那股力量瞬间就消失了。我愣在原地,琢磨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刚刚发生的是不是真的。

  秦一恒见我没事了,长出了一口气,告诉我说,今天我俩命大,周围的人都从窗户探头出来看热闹,阳气比较盛,要不真不知道我会有怎样的结局。之后他拉着我退到一个明亮的地方,我俩才一起蹲在地上喘粗气。

  我问他刚才在里面是去干什么,秦一恒撇撇嘴,说他找了一个别人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上,找了个方位把地板撬开埋了进去。而且最让我目瞪口呆的是,他说那个字本来应该是要用女人的经血写的,可是他一时着急没找到,就用母狗的经血对付上去了,所以我俩今天能出来真是命挺硬的,看来以后能吃这碗饭了。

  我听他说得神神叨叨的,都赶上盗墓的了。其实我哪敢再继续干下去,就问他刚才拉我的是什么。

  秦一恒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那张红卡上面抹了唾沫,是稍微带着点人气儿的,说白了,刚才就是丢车保帅。然后,他继续告诉我,生辰八字埋在了别墅里,相当于把墓主人的身份换了,意思就是把它的户口注销了一样,所以那个东西很生气。不过这样一来,那张纸上写的那个人恐怕要有血光之灾了,最次也得是折寿。

  说实话,他的这个办法很损的,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人都是这样,我们俩谁也不是来普度众生的,都只是为了一己私利。不过,我问秦一恒具体写的是谁的时候,他却不肯告诉我了,只是一再声明,我俩现在没事了,这事算是了了。但经过这么一闹,不知道土大款那边会有什么反应。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土大款又主动找到我,说把价格提到三十万元。我跟秦一恒一合计,赶紧应下了。回过头他才告诉我,看到土大款这么着急,他似乎猜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墓是土大款给自己准备的,画家死在里面肯定跟土大款脱不了干系,这叫作占冢。

  让一个跟自己生辰八字相同的人先替自己死进去,肯定经过某个大师布局。这是占用那个画家的阳寿呢。而那个死了的女模特,恐怕也是如此。正因为要占阳寿,而不是享阴寿,所以棺椁必须在地面以上。

  这次让我们进去,八成就是想害我们的性命,给之前死在里面的画家和模特随葬。之所以这么做,可能是最近那个画家和女模特的怨气开始压不住了。秦一恒估摸着,这个土大款每当发现宅子里怨气压不住的时候就会骗人进去随葬。轮到我们俩,说不定已经是第几条性命了。而现在经过我们俩的破坏,这个精心布局的别墅恐怕是废了。不出意外的话,土大款现在的寿命,是跟写了生辰八字的这个人的寿命是一样的了。

  这个别墅虽然只是经经手我们就赚了将近二十万元,但也是我头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这些灵异的东西,并且切身感受到对方的存在。我们俩回去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挣到大钱的喜悦,反而跟吃了败仗一样垂头丧气。

  不过,经过这次,秦一恒坚信我们俩的命都很硬,硬到那种钱不赚的话都是暴殄天物。

  我不置可否,因为金钱的诱惑对我真的很大,可是同样我也是心有余悸,生怕以后再碰到这种祸事。

  倒是他安慰我说,这么牛叉的宅子,恐怕这一辈子就能碰见这么一回,因为大师必定还是有数的。我听了才觉得安心,没休息几天就又蠢蠢欲动了。除了秦一恒的招式比较恶心以外,想想其实也没那么难以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