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八章 高层

第八章 高层

  这之后我们收的第一个宅子是个新宅,住在里面的人家入户也只有几个月时间,之前一切正常。这是一栋高层楼盘,共28层。我所说的这个房子在20层,算是很高的一个位置。

  说来也是离奇,起先是有一个小偷坠楼死了。小偷坠楼的原因也很巧合,他不知道怎么爬到了20楼的窗外,大概是想爬入高层的一户人家盗窃,结果阴差阳错20楼的住户开窗户无意把他推了下去。警察来过之后认定这是一个想要来盗窃的小偷,所以事情就不了了之,这户人家并没有负任何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那个小偷坠下去的时候这户人家并不知情。据我推测,应该是男主人突然开窗的时候小偷受到惊吓,当时正值冬季,天气寒冷,人肢体本身就很僵硬,可能失手滑了下去。第二天清晨,有人下楼才看见小偷的尸体,已经摔得惨不忍睹了。据后来那栋楼底层的住户讲述,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摔碎了一个西瓜。

  但事情过去没多久,男主人就离奇地上吊自杀了,而且死之前没有任何征兆。最重要的是,他选择上吊的日子是阖家欢乐的大年三十这天。据说他在看春晚的时候跟家人表示有些事情要做,准备换衣服出门,结果就在卧室里自缢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停止。男主人的妻子和一个比较小的女儿每天都声称听见男主人回来敲门的声音。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种感觉,你可以听出一个很熟悉的人的脚步声,能听出你一个要好朋友的车从自己家楼下驶过。所以男主人的妻子和女儿一直断定就是男主人在敲门。

  敲门声持续了好些日子,男主人的妻子和女儿起初并不害怕,反而更加思念他。初期每次都会去开门,期望能看见男主人的鬼魂,然而什么也看不见。而后,两个人再听见敲门声就只能默默地掉眼泪了。再后来,男主人的妻子和孩子的悲伤逐渐散去,就都开始害怕了起来,于是,就搬到了娘家住,这栋房子就空了起来。因为男主人每晚会来敲门的传言早就传开了,所以并没有人敢租住。

  我和秦一恒收到袁阵的消息就赶了过去。这个宅子并不是很近,但因为是新建的高层住宅,升值空间和潜力都很大,我们两个都很动心。中间的路途虽远,但是有直飞的航班,所以去的时候只是提高了旅行成本,并没有多浪费时间。

  我们通过袁阵给我们的联系方式联系到了男主人的妻子。这是个风韵犹存的少妇,话很少,简单说了一下价格就一直低着头听我一个人胡扯。

  我其实也不想当话痨,但砍价是必须的。为了利益最大化,我只能不停地说这个房子多么吓人,多么危险。无奈她却不接话,最后我也只能闭上嘴,先跟秦一恒去看一下房子再作打算。

  这个房子不小,装修还很有格调,140平方米左右吧,前后都有阳台。只是久未住人,已经落了不少灰。秦一恒照旧去查看这栋房子里面有什么东西,我则站在原地跟女主人闲聊。一般秦一恒进到宅子里只用十分八分钟就能转完了,这次却很反常,快二十分钟了还没看完。

  我一直给他使眼色,他看看我,只是撇嘴,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找了个借口把他拉到另一个房间,问他怎么回事。

  秦一恒眉头都拧到一块儿了,跟我说,这个房子被人动过了。

  我听了也是心中生疑,动过了?毕竟跟着他做这行也有一些时间了,也开始能理解他嘴里蹦出来的行话,动过了,也就是说这个房子在风水布局上被人刻意改过。

  说白了,秦一恒对风水并没有很深的了解,只能算略懂皮毛,但不会开车的不代表不认识车标,所以他说这个房子被人动过了,我没有任何怀疑,只是这样一来房子就暂时不能定下来了。秦一恒提议我们回去先合计合计,反正这房子基本是没人敢买的。

  我心说稳妥一点也好,就跟女主人随口搪塞了个理由,两个人就回了宾馆。到了宾馆,秦一恒一边抽烟一边在思考,很入神。我在旁边干看着,也帮不上忙,只能跟着一起抽烟。秦一恒想了半天,还是摇头,说他还是不懂,咱们有必要找个高人来看看。

  我说咱们都到这儿了,也没有地方找高人啊。

  秦一恒又想了想,说,那唯一的办法就还是在里面睡一宿,看看晚上来的是什么东西。说完他就不怀好意地看向我。

  我被看得心里都发毛了,这意思又是他妈的让我堵枪眼啊。幸好秦一恒又说,今晚他和我一起去,不过之前我们要准备很多东西。

  一下午的时间,我都跟在秦一恒身后准备晚上要用的东西。东西的种类很繁杂,我们先从超市买了很多黄豆,又专门杀了只鸡放血,把每一个黄豆浸泡过鸡血后收好,接着准备了一些香烛纸钱之类的常用品(说是常用品,其实用到的机会微乎其微,只是有备无患而已),秦一恒又拿了一瓶白酒,几种卤味。我一直以为他买这个是要供奉给谁的,结果问起,他却说是晚上用来吃的,不然干坐着会很无聊。

  最让我意外的是,秦一恒还去宠物店花一千多元买了一只半大的牧羊犬,用红绳子套好。这让我实在摸不着头脑。他解释得倒很简单,狗有阴阳眼,晚上有只狗在相当于多了个帮手。接着他给我细讲了一下:很多养过狗的人都会有所经历,尤其在夜晚出去遛狗的时候,狗经常会对着一片虚无的黑暗或是一个没有人的方向乱叫,这是狗看见了脏东西的表现。而某些村子里,通常是一只狗先叫之后,全村的狗都会跟着一起吠。据说这是有地府的小鬼押解着冤魂经过。而黄豆是明正气的,可以辟邪。鸡血就更不用说,自古就是驱邪中常用的道具。

  之前的这些准备虽然看似荒谬,但也都是有理有据的。可是最让我哭笑不得的是,秦一恒准备的最后一项是给我们两个人的电话每人交了五百元钱话费。这点我就完全不能理解了,他也没多解释,只是说到时候我就会知道了。

  傍晚的时候,我们去找女主人拿了钥匙,说想晚上再去看一下房子。女主人直接把钥匙给了我们,并不想跟来。恐怕她自己也清楚,这样的房子我们也不敢在里面造次。

  一切准备停当,我们就牵着狗背着包直奔那个宅子。说实话,我心里虽然没底,但我并不害怕。首先因为秦一恒在,并且我们事先有所准备。其次,这栋楼很新,而且人也基本住满了,所以在里面并不感觉阴森恐怖。进电梯直接奔到20楼,推门进去后秦一恒就开始在房子里布置。我在旁边也看不懂,只能抽烟逗狗玩。

  差不多准备了十分钟,秦一恒连酒菜都摆好了。我们席地而坐,边吃边等。一切其实和我预想的一样,风平浪静的,直到快晚上10点了也没有任何动静。我们俩怕喝多了,所以都很克制,加上晚上其实已经吃过饭了,所以卤味基本都喂那只狗了。

  虽然心里明知道真的会有敲门声,但等待的心情还是很不安的。那只牧羊犬也是吃多了,没一会儿就找了个角落趴着睡着了。我见状就跟秦一恒说,你买的这个狗不靠谱。他却摇摇头,说,还没到时候呢。说完他用他的手机给我拨了过来,让我接了之后,把我的手机放到了男主人自杀的卧室里。然后他把他手机的免提打开,放到我们面前的地板上。

  我这才知道他为什么临来的时候交了那么多话费,只是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解释说,这是双保险,说白了很多事情都是与时俱进的,能发现脏东西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非得照着老的套路来。通常,电话的电波还是比较敏感的,在这么静的房子里,稍微有一些嘈杂就能听得到。如果我们和狗都没注意到那个东西来,起码还有一个提醒我们的东西。

  我不知道他说的有没有合理的依据,但听他这么一说,我的注意力就全部移到了电话上。电话很静,似乎都能传出来我们两个人对话的声音。我开始安静下来,屏住呼吸,仔细听。秦一恒也开始闷不作声,对着发亮的手机屏沉思。瞬间,屋子就变得无声无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