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九章 打不开的门

第九章 打不开的门

  这种感觉真的很压抑,我想说话但还必须压着声,只能不停地咽唾沫。又过了一会儿,我见睡得好好的牧羊犬忽然站了起来,歪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忽然,敲门声真的响了起来,即便我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

  秦一恒倒很镇定,用手比画了一个“嘘”的手势。敲门声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似乎是在很温柔地敲击,显得敲门的人非常儒雅。我紧盯着牧羊犬,可是牧羊犬并不叫,这下连秦一恒都是一愣。我连忙低头一看,着实吓了我一跳。因为刚刚的确没有注意,秦一恒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断线了。也就在这个工夫,牧羊犬忽然开腔了,我一听心就凉了半截。因为这是一只半大的狗,并没成年,所以叫声太稚嫩了,而且最让我心寒的是,牧羊犬并没有冲着门叫,而是冲着男主人上吊的卧室在叫。

  秦一恒见状一拍大腿,说坏了,咱们估算错了,妈的,每天晚上敲门不是他想进来,是他想让人打开门放他出去,这门里面八成有夹层,这个房子绝对有问题!

  我说你也别喊了,赶紧说怎么办吧,都乱成一锅粥了。

  秦一恒听完,从包里掏出一把黄豆,让我用左手攥紧了,要是忽然感觉冷,想打冷战,就撒一粒出去,依此类推。咱们已经来了,不如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么一折腾我是彻底乱了阵脚,可是,既然秦一恒说不能跑,我也只能强挺着了。牧羊犬依旧在叫,我都怀疑为什么周围的邻居没有来警告我们不要扰民,难不成都把这当成这个宅子闹鬼闹得变本加厉了?

  就这么一想的工夫,我还真感觉浑身冷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有秦一恒在我身边,我倒是很清醒,立刻撒了几粒黄豆出去。本来我只想撒一粒的,但是实在紧张,控制不住力度。

  撒了这一把,有什么东西逼近我的感觉就消失了。这种感觉之后又来了两三次,每次我都用同样的方法撒黄豆出去。我手里的黄豆已经不多了,还想管秦一恒再要的时候,牧羊犬突然不叫了。

  我和秦一恒见状都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敢动作。

  我问他,为什么刚才有东西进来的时候他感觉不到。

  秦一恒表示他也不知道,说恐怕跟这个宅子的布局有关系。想要弄明白,得把宅子的装修都弄开,或许就能找到答案。我们平静了一会儿,秦一恒带头去卧室看了看。我跟在后面进去,发现卧室并没有任何变化,我的手机还在原来的位置,只是已经关机了。我又打开手机,发现还有不少电量。对于脏东西能影响电子设备,在恐怖片里已经见过无数次了,只是我之前从来没在生活中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我也并不能通过这一次就断言是那个东西影响的,因为的确也有可能是手机系统出现故障。

  拿回手机后,当晚再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敲门声也在牧羊犬叫声停下的时候戛然而止。

  我跟秦一恒待到了天亮才回宾馆,一路上我们俩都在聊着当晚的事情,做着各种猜测。事实上也只是他在不停地猜测,而我只是附和着讨论而已。

  秦一恒猜想,大概这个房间装修的时候被一个高人做过手脚,所以男主人死后一直困在房间里出不去,不能投胎,并且他总是在他死亡的那个时间去重复一次死亡的过程。秦一恒说这种东西并不太可能会害人,只是他每天都觉得自己很委屈,如果有人住进来,久而久之房主就会生病。至于男主人为什么会上吊自杀,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这对我们来说也不是最重要的地方,因为我们是奔着这房子的价值来的。秦一恒说,以现在的状况肯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除非我们把房子买下来,把墙纸和装修的东西全部弄掉,或许就能找到答案。其实我真的有兴趣买下这个宅子,只是现在看来,的确是有一定风险的。因为即便把宅子买下来,很有可能事情也解决不了。不过,我也赞成秦一恒买下来的建议,毕竟我也是有好奇心的。就这样,我们俩合计了一下,觉得可以再跟女主人压压价,如果价钱合适,就买下来。

  一夜疲惫,直接睡到了下午,我们找到女主人,我又费了些口舌,总算把价钱压到了一个理想的价位。签完合同,我和秦一恒就回宾馆休整,决定第二天叫一群工人来把房子弄一下。

  第二天,秦一恒先是把狗折价卖回了宠物店,接着就拉了四个工人过去干活。单刀直入地,进去先拆了宅子的木门,大刀阔斧这么一劈,果然发现了蹊跷。木门应该是特殊定制的,在木板中间夹着一层东西。我用手摸了一下,不是很硬,还有点质感。秦一恒放在鼻子底下闻了半天,又端详了一阵,告诉我说,这大概是用朱砂、驴胶、木屑,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东西混合到一起做的。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木屑肯定是用了很多年的辘轳上的木头绞碎后弄成的。辘轳常年按照一个轨迹运转,加上接触人气,在某些学说里说是可以保团圆。这么做,辟邪是其一,最重要的就是可以保夫妻和睦。要是以现在的情形看,恐怕这门的改造应该是他们夫妻中的一人所为,没想到弄巧成拙,让男主人困在了宅子里。

  而后,我们把墙纸和吊顶也依次敲开,倒是没发现什么新鲜的东西。最后,秦一恒让门窗大敞着,放风几日,说,那个男主人应该会自行离开了。虽然秦一恒说没事了,但我心里一直记挂着那个男主人,好端端的就轻生了,这还真是个谜团。

  秦一恒却说,很多事情都有它的定数,很多自杀的或是已经患病多时的人都会在大年三十这一天选择死亡,多数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巧合,其实不然,说深一点这跟命格、阳寿什么的有关系,说浅一点就是那个俗话,阎王要你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而且,他大胆假设了一下,如果那晚他没有失手把小偷吓得掉下去,也许小偷来他们家行窃就会杀掉他们全家。从命理上面来说,一物一事一行,都是有一定原因的,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男主人的选择。换一句话说,也可能是置人于死之后心理受到了很大影响,久而久之抑郁成疾并产生厌世情绪。但他选择在大年三十这天死恐怕真是个错误,鞭炮是辟邪的,家家都穿红挂彩,如果没有小鬼带路,男主人恐怕真的找不到轮回的门。

  这个宅子我并没有赚钱。隔了一个月,我托中介租给了几个一起准备考研的大学生,只收了很低的价格。当时,我也直接告诉了他们这个宅子死过人,但已经被我找高人做过法了。所幸这几个大学生并不害怕,倒是一个个很高兴地住了进去。这件事之后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细想起来却又没总结出什么道理。总之,这个宅子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而后,我们俩的生意耽搁了一小段时间,隔了十多天愣是没有收到一个宅子。这主要是因为袁阵那边因故出了趟国,所以,一直也没新宅子的消息传过来。幸好我们一起做的小生意也开始起步了,有事情忙就不会感觉到那么空虚。等到袁阵回来,我们才又接手下一个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