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十章 断掉的财路

第十章 断掉的财路

  这次的宅子并不是民宅,严格意义上来讲,是一个原国有食堂改建之后做的库房,但因为地段不错,而且是在中部地区的一个大城市里,我跟秦一恒都觉得可以改成一个洗车场,所以潜力还是比较大的。

  宅子很早的时候并没有死过人,而是一个食堂的管理员忽然旷工不来了,并且带走了当时保险柜里为数不多的钱,一直没有消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直到一个月后,这个管理员才出现在天津,主动走向迎面开来的火车,自杀了,死的时候身无分文,没有任何随身物品,甚至连身份证也没有。而他家里人说,他走前并没有任何征兆,只是跟当时年幼的女儿说出去买菜,也没有带走任何行李衣物。而后国有企业改制,这个食堂就被改建成了库房,租给了一个小轧钢厂。

  此后平静了好些年,直到近几年,这个轧钢厂又出现了一个同样的事件。一个刚进厂没多久的小工,晚上偷卖了厂里的一部分钢材,第二天算是畏罪潜逃了。可惊人的地方是,这个小工也死在了天津,并且用了和之前那个管理员一样的方式自杀了!

  因为之前管理员的事情在这个城市传得沸沸扬扬,所以,当这个小工死后,人们旧事重提,很容易就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之后,那个轧钢厂也不知怎么的就开始亏损,没多久就倒闭了。之后在这里又开过一个洗车场,依旧是赔钱。很多人都说这个库房很邪,一来二去,这个地方就没有人愿意租了。

  一个商铺赔钱的原因有很多种,经营不善、商业竞争的挤压等,甚至还包括风水玄学方面的因素,反正原因林林总总。如果说一个商铺赔钱的话,相比较来说,是因为有脏东西作祟的概率微乎其微。首先脏东西很少会断财,因为钱财对于它们来说并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当然,这也不排除有一些已故的守财奴,我倒是很早就听说过一个传言,说一个守财奴非常抠门儿,简直是一毛不拔,突然有一天心脏病发作去世了。他的儿女想要分家产,却怎么也找不到他本该有的存折,一家人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当然这不排除老人生前就已经把存折藏好了。但蹊跷的是,子女给这个老人烧很多金银财宝的时候嘴里念叨说,阳间的钱他也花不了,还不如留给子女,子女好给他换些阴钱下去。结果念叨这么一回,再去找存折的时候,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传言经过口口相传传到我耳朵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添油加醋,不过我相信是确有其事的。但这个宅子显然跟守财奴没半点关系,所以一切还得亲自去了才能见分晓。

  我和秦一恒简单准备了一下就动身了。一路上我们俩经过交流,都觉得这个宅子不会难办。因为宅子并没有特别奇怪的事情发生,虽然有两个曾在里面工作过的人死了,但也不是死在里面,所以这个宅子并不能称为凶宅。

  而且现在无人问津的原因是租这个宅子做生意的人会赔钱,赔钱的原因太多了,充其量也是跟风水有关而已。我和秦一恒合计,说不定我们把这个买下来,用什么方式冲冲喜,再找个不信邪的老板租下来,中间起码可以赚个差价。

  到达当地的时候正好是早上,下了飞机我们直接去见了这个宅子的产权人,简单地交涉了一下,对方还没带我们看房子就先开出了价格。我并没有想到他会开出这么高的价,所以就有些犹豫。

  秦一恒倒是希望先去看了宅子再作打算,所以一行人就直接去看房了。这个宅子不小,前前后后、边边角角加起来有将近五百平方米,只是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走进去看着特别空旷。跟着秦一恒像模像样地转了一圈,他冲我点点头,意思是这里挺干净。

  其实经历了这么多次,我也稍微能有一些感觉了。通常有问题的宅子,进去之后人就会觉得很压抑,说不上哪里不舒服。这个宅子并没有这种感觉。虽然现在对这个宅子很有兴趣,但我只能默不作声地假装思考,目的是为了压价。

  产权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倒不是很着急,也没有降价的意思。我就说先回去考虑一下,晚点我们再答复。这次我们没有找借口,因为的确得考虑一下,起码我们俩得交换一下意见。

  回到宾馆,秦一恒拿计算器算了一笔账,按照当时当地的门市房价来看,我们用产权人开出的价格买下来其实还是很赚的,只是我们必须得先弄明白这个宅子做生意为什么会赔钱的问题。他说,从风水上来看,外面的大环境并没有什么问题,况且房子里一片通透,连桌椅隔断都没有,并不存在风水的问题,所以,很显然,这个房子用来做生意会赔钱多半是因为经营问题。不过总结了以前的教训,我觉得不该贸然作决定,还是应该继续观望,恐怕有什么遗漏的问题还没有被发现。

  接着我们俩讨论了那两个人都拿了他们单位的钱出走,最后都是选择撞火车自杀的问题。我倒是很担心,因为觉得虽然这两个人相隔的时间很长,但未必会这么巧合。而秦一恒倒是很乐观,说世界上殊途同归的事情太多了,不过我的担心也并不是多余的,因为很有可能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联系,但细想一下,两个人的年纪并没有相差很多,也就无法推论第二个死的小工是第一个死亡的人投胎转世的。

  这次的价格的确比我们预想的要高一大截,所以我们还是有些犹豫,探讨了半天,也没有探讨出成熟的建议来,秦一恒就说,姑且再看几天,多观察观察,兴许就能发现些什么了。

  这么待了几天,我们俩每天早晚都会去看一趟那个宅子,多数时候只是在外面观察。几次看下来,还是觉得没有怨气在里面,这个宅子应该是安全的。

  然而,正当我们准备下决心买下这个宅子的时候,反而让我们真的发现了这个宅子奇怪的地方。说来也是巧合,有天晚上,我们照例去这个宅子外面查看,正巧赶上给已故人烧寒衣的日子,很多人在十字路口烧纸钱元宝。秦一恒看见了就倒抽了一口凉气,拍拍我说,看来我们等这几天是对的,这个宅子果然有些奇怪。

  我听了很不解,但也能猜到他是指这个宅子跟烧寒衣的那些人有关系。

  我问他,看出什么来了?

  秦一恒想了一下,说,我也说不准,但是我发现那些被烧掉的纸钱都送到了这个宅子里面。

  我听了也是一惊,这么一说,这个宅子里面有人劫阴钱?

  秦一恒也说这很奇怪,只是他也讲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除非我们现在就进去看看。他这么一说我就打退堂鼓了,坦白讲,之前的经历虽然让我变得没那么胆小了,但是我对这些半夜去宅子里面等着见鬼的事还是有本能的恐惧。

  幸好他没有坚持进去,只是说我们起码现在不能买这个宅子了。临走的时候,秦一恒也去买了一些纸钱在路边烧了,跟我解释说,这是给没有人送钱的孤魂野鬼们烧的,让我别跟着掺和,这个东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烧的。

  我只能在边上一边看着,一边想他刚才说的话。按照他说的分析,阴钱都会被这个宅子收起来,难不成在这里做生意赔钱也是这个原因?里面果然有什么脏东西很爱财,阴阳两个世界的钱都不放过?然而,现在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我们就先回了宾馆,又讨论了一番。秦一恒分析说,因为之前我们进去看的时候,前后并没有到烧纸钱或是祭拜的日子,所以,兴许里面的东西只有在这些特定的日子才会回来。这样就有必要第二天再去宅子里面看一下。

  他说的我倒是赞成,反正也是白天去,起码心里很有慰藉,也就用不上提心吊胆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装作还是对这个宅子很有兴趣,又叫了产权人来带我们看房。打开门,我本以为这次能感觉到什么,然而宅子里面依旧很正常,有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有问题的宅子。

  秦一恒照旧绕了一圈,这次他绕得很仔细,然而还是一无所获。没办法,我们又装作回去筹钱,简单地应付了一下产权人,就又回了酒店。

  这次我们俩彻底迷糊了,谁也没想到,宅子不凶也成了一个阻碍。琢磨再三,秦一恒说,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我们也买些纸钱元宝,晚上也去那个十字路口烧。这次我们烧给已故的亲人,到时候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听了他的建议,我觉得是个办法,可是我也跟着担心,万一出现什么问题,我们两个应付不了可怎么办。

  他就安慰我说,看情况来说,即便是有什么东西,它也是求财,并不一定会伤人。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安心了一些,想了想,正好可以顺便祭拜一下死去的外公。通常到了祭拜的时间都是家人去烧的,所以我很少有时间亲自去,这次我也来表表孝心。

  下午我们就去买了很多纸钱元宝,然后秦一恒临时又决定去买了一大把枸杞子,让我一口吞了,说是能固阳,别再一不小心招上什么落魄的小鬼。

  等到晚上,我们俩就动身去了宅子那条街。在十字路口,秦一恒先是在地上用粉笔画了一个有开口的圆圈,然后把纸钱都堆在圆圈里,点着了火让我用木棍挑着,一边让我跟着念叨给外公送钱,外公注意查收之类的话。

  当晚的风有些大,很多纸灰被吹了起来,扬了我一脸,我只能强忍着,继续把所有纸钱烧完。秦一恒一直在旁边盯着我,一言不发。等到所有的纸钱烧完,我见他还在看着纸灰皱眉头。

  我就问他发现什么了。

  他告诉我,这跟我们预想的不一样。

  纸钱不是被人抢走的,而是被人收走的。

  他这话我完全没听明白,抢走和收走有很大的区别吗?不还是钱都到了别人手里了吗?

  秦一恒却解释道,这肯定不一样,从字面上的理解其实就能知道,如果用个很“人间”的说法就是,抢走的是违法的,收走的是合法的,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他这么一说,我想了一下,大概懂了他的意思。那么按照他说的,刚才是碰见来收钱的小鬼了?

  秦一恒点点头,说,就是这个意思,但现在最重要的是那些阴钱,包括其他在这个路口烧的阴钱,都被收到了那个宅子里面。虽然现在看不出那个宅子里具体有什么,但是可以推测出,那个宅子是阴间的驿站。驿站就是古代传递情报、文书、信件等中转休息换马的地方,其实也就跟现在的地方邮政所差不多。

  如果他猜得没错,那些阴钱是从那里回笼,然后再由小鬼分发出去的。那么,在这个位置做生意会赔钱也就不难理解了。所谓财路,其实说白了就是阴路,我们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而这个地方阴路长期被占用,所以必然会堵塞财路,无论你如何开运布局风水,除非你真的有通天的本事,否则作为凡人,想要用一个风水布局让阴差给你让路,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寻思了下,有过给故人烧送纸钱经历的人都知道,很多地方的习俗是要在烧纸钱之前,烧一个写有收钱人姓名的纸,或是干脆烧一个信封。另外,多数人会在给自己家已故亲人烧纸的同时,烧一些给孤魂野鬼的小钱,希望不要夺了自家亲人的钱财。

  按照秦一恒的说法,这些阴钱被收起来汇总,然后再统一安排发送出去,这听起来倒是很有工作效率,只是我们任何人都没有亲眼见过,并不能窥其真假。

  现在听他这么一解释,我就有些蔫了。这不,意思就是这个宅子甭买了,无利可图。秦一恒也表示无奈,不过这的确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这个钱我们赚不了。

  两个人站在路边聊了一会儿,都冻得够呛,然后就赶紧回了宾馆。回去的路上我还在纠结之前死的那两个人的问题。秦一恒说,因为人已经死了,并且死在了另一个城市,所以想要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死,也就只能招魂了。可是这样的魂,一是想要招来很困难也很费工夫;二来就是如果招来了担心会给自己惹上麻烦,所以,为了这么点好奇心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不过,他现在知道那个宅子的原因了,也可以推测一下那两个人。

  其一,那两个人的八字肯定是数阴的,并不一定是最阴的那种,或许他只是那一段时间倒了霉运,譬如钻过经期女人的胯下之类。

  其二,两个人的确都很贪财,想要偷拿公家的财产,但不知道怎么机缘巧合就被阴差盯上了,最后八成是被当成了阴差的马骑,陪着阴差送东西到那个地方。最后魂魄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回不了阳,也许是阳寿已尽,都死在了阴路上。

  秦一恒顺着这个话题又讲了下去:很多道路的修建哪怕是火车铁轨的铺设,都是按照什么规则选址的呢?这其中会有地域、地形、政策,甚至是资金等因素,但里面也会包含一种信息,那就是风水。从中国古代的建都选址,到大小道路的开辟,都是通过推算、计算、演算等方式总结而成的,所以,至今我们也能发现一个现象,但凡是古朝建都的城市,从来不会发生大规模的天灾,而道路也是如此。这些所谓的玄学看似玄妙,不可参透,不可否认里面包含了太多我们不能理解的内容。

  每一条路的建设,古道最为明显,都是按照这些道理按部就班地选择开辟的。而路,并不是只有人在走,所以,那两个人死在了火车道上,其实也就是死在了阴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