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笔记

返回首页凶宅笔记 > 第十一章 没人味的别墅

第十一章 没人味的别墅

  很可惜,这套房子即便我真的觉得升值空间很大,却最终也没有买下来,不过,这次去起码我还是有收获的,至少长了很多见识。回到家后没几天,我就生了一场小病——感冒发烧。我还以为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这也是做了这行后产生的一个惯性思维——整日疑神疑鬼的。

  秦一恒看后说是真的感冒了,结果吃了几天药果真就好了。好了的第二天,就有一个大学同学找到我,他听说我在干这种神神叨叨的勾当,就想让我帮着出出主意。他们家很富,是一个县城里的大户。自己家在县城里面盖了一栋四层的楼,一层办公用,二三层自住,四层倒是装修好了一直空着。结果这半年来,他每晚在三楼睡觉的时候都能听见有人在四楼穿着高跟鞋走动的声音,有时甚至还能听见挪床的声音。这个同学很害怕,也不敢去查看。而白天壮着胆子去的时候,又什么都没发现。我带了秦一恒过去,他简单看了一下,就说只是无家可归的野鬼看见这里有空房子没人住,就住了进来,并没有恶意,供奉个神位什么的就能解决了。我的同学照做,果然,那个声音就再也没出现过。

  这次事情虽小,我却明白了一个道理,房子不宜太久没有人气,否则很容易被无家可归的野鬼当作住所,这也就是我们在搬新家的时候会请很多亲朋好友来吃饭、壮人气的原因,因为毕竟房子从建好到装修住人还会空很长一段时间的。虽说一般住在这里的小鬼都没有恶意或者伤人的能力,甚至很多人至今还在跟这些东西共住一室,但长此以往,还是会或多或少地受到一些影响。

  为这个同学解决了他家的事情之后,我和秦一恒就忙了起来,因为当时已经有了房地产回温的征兆。袁阵那边依旧消息不断,不过并没有太诱人的宅子。所幸又等了几日就有了一个靠谱的,也是一栋别墅,价格虽然不低,但是我和秦一恒都有很大的兴趣。

  这个别墅是在一个度假村里面。三层楼,第三层其实只是阁楼,并没有太大的面积。别墅的主人是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在当地很有名。事情的起因也很古怪,这个老板也许是发多了不义之财,加上本人也很迷信,所以一直很喜欢开光的护身辟邪的东西。按理说这些东西常在身边,必然百无禁忌。可是自从这个老板从泰国花三十多万元买了一个据说是当地大师开光的翡翠佛坠之后,怪事就开始发生了。

  先是这个老板在度假村度假的时候经常会梦见有人要来抢他的翡翠佛坠,而且基本每晚必梦。几次下来,老板很恐慌,就把翡翠玉坠送给了一个跟了他很多年的保镖兼司机。这个司机也不知道对老板做噩梦是否知情,反正他是把玉坠戴了起来。没想到,没过几天这个保镖居然吞玉坠自杀了,而且就死在这个别墅里。

  本来我并不想去看这个宅子的,一来是别墅的价格太高,二来也不太容易转手。无奈那段时间实在是闲得发慌,有个宅子看总比空等着强,所以我和秦一恒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宅子所在的城市不大,算是二线城市的末流了吧。不过,任何地方都有富人,二线城市并不太影响这些富人购买奢侈宅院。别墅区在市郊的位置,周边还有一个不大的高尔夫球练习场。

  我和秦一恒到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么远,下了飞机先去了宾馆,然后打车赶到这个别墅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幸好之前已经联系了这个老板,他安排了他的一个员工等我们。简单地交流了一下后,发现这个员工做不了主,他只负责带我们看一眼房子,并且把价格维持在一个他老板之前交代的价位上。

  所以谈了一会儿,我就觉得这不太靠谱。房子即便死了人,价格也没有降低多少。

  这样一来我们就没有任何利益可图,加上本来就是晚上,我也不建议这个时间去看房。万一房子有什么问题,我们这么贸然进去,就是白白牺牲了。

  不过,既然这么晚了,我们只能在这个度假村睡一晚。房间价格贵得离谱,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第二天上午,我们就跟着那个员工去看房子。别墅装修得还挺有艺术感,就是没有我想象中的大。

  外面看起来是三层,实际能住人的只有两层。第三层是一个只能猫着腰进去的小阁楼,撑死放点杂物什么的。

  我和秦一恒楼上楼下转了一圈,他走走停停地看,我就在一旁跟那个员工随口聊天,聊天的内容是围绕那个已经死了的保镖。这个员工看起来人还比较实在,只是可能老板走之前交代了什么,说到那个保镖他就吞吞吐吐的。等到秦一恒看完,我也没问出来什么,只能跟他约了个时间再谈,就和秦一恒撤了出来。

  出了门我就问秦一恒,感觉怎么样?

  秦一恒说,挺好的。

  我说,挺好的有多好?

  秦一恒说,还真看不出来什么,可是这个别墅让人感觉很别扭。

  我听他这么说,心跳就开始加速,不过看他的表情也不像是有多大的问题,就问他哪儿别扭。

  他啧了一声说,这个别墅这么大,可是为什么没有厨房?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刚才在房子里面转的时候,似乎真的没注意有没有厨房。可我觉得这也正常,一个度假别墅,没必要非得有个厨房。度假村里本来就有很多高中档饭店,况且来度假的人是来休闲的,想必没人愿意做饭吧。我把我的想法跟秦一恒一说,他先是点头,然后就开始摇头。

  他说,的确,度假村没有厨房是正常的,一个房子鉴别阳气的一个最基本的方式就是看有没有立火,也就是有没有生火做饭。现代生活倒是对这个概念比较模糊,但是在古代,没有立火的房屋基本就是空房了。这个细说起来比较烦琐,往简单了说,就是这个房子里面没有人味,所以我们会发现,很多灵异事件都会发生在宾馆里,其实也是这个原因。有人味的地方阳气会慢慢盛起来,除非的确有脏东西,否则一般无害的游魂是会被人味冲跑的。

  秦一恒继续道,刚才我们去过了,房子除了人味不大之外,看起来一切都正常,这样的话,那个死了的保镖并没有怨念作祟,这就有两个问题,假设那个保镖的确是死在了那个屋子里,那么第一,那个保镖是横死的,必有不甘。而他刚死不久,也没有外力干扰,这个房子又没有厨房,魂魄不可能这么快就散去;第二,保镖若是真的阳寿已尽,这对我们来说倒是个好消息。可是,那个老板作为一个商人应该还是会唯利是图的,不可能把一间没有任何问题的房子就打折卖给我们。如果他找高人看过了,并且高人解决不了,那我们买下来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坟了。

  说完,秦一恒就看着我,半天没再说话。被他这么一看我就有点发毛,连忙问他是什么意思。

  他说,要不,我们晚上去做个试验?

  我一听就急了,这样的试验我们俩已经做过太多回了,就没有一次能安安稳稳过去的。

  秦一恒说,这次的试验很简单,我不去也行。他说完,我寻思了一下,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这回总没事了吧?反正我一个人回去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跟着去看看热闹,于是,就点了点头。

  秦一恒见我同意,就带着我简单地准备了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很常见,但是组合起来我又完全不懂是什么意思。我们先去了超市,秦一恒选了一个大号瓷碗,在耳边敲敲打打听了半天,接着又买了一大把筷子,也是一根一根地挑了半天。最后,他用瓷碗盛了一碗水,临睡觉前放在了我们房间窗外的墙根下面。第二天他才把那碗水小心翼翼地捧了进来,告诉我说今天晚上就看这碗水的了。

  当晚,我们俩又悄悄地溜回了那栋别墅。一路上因为捧着这碗水我们走得出奇地慢,所幸现在也不是度假的季节,度假村里并没有什么人。

  秦一恒打开了别墅的一扇窗户,告诉我说这是他那天特意留的,叫我先钻进去,把碗接过来,他再爬进去。

  简单的几个动作,因这碗水的原因累得我够呛。因为水基本是与碗沿齐平的,秦一恒又交代一滴也不能洒出来,所以,我即便干捧着也很耗费体力。

  翻进了别墅,秦一恒倒成了甩手大爷,让我先捧着碗,然后他就开始在别墅里面乱窜。

  我的胳膊实在是有些受不住了,就想把碗放到地上。还没等我猫下腰,秦一恒就回头嘱咐我,千万别把碗放到地上。这样一来我又要往回收力,这可真他妈考验对肌肉的控制力。幸好我也是足够小心,水没有洒出来。

  等到秦一恒过来接过碗的时候,我的两只胳膊已经麻到快没有知觉了。

  秦一恒接过碗,也是一步一停地捧着碗,走到了别墅的一个角落,把碗轻轻地放在了地上,然后把一根筷子横着搭在了碗沿上,就拉着我撤退了。

  回去的路上我才想起来,不会有摄像头吧?一边往回走我就一边来回张望,庆幸的是这个别墅区安保设施并不完善,只在每个小路的路口才有摄像头,我们俩翻窗入室的过程并没有被拍到。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秦一恒就把我叫了起来,又带着我悄悄摸了回去。翻回到别墅里,我们就一起蹲在那个碗旁边。他不动,我也就不敢动,可是我不知道我们俩在等什么。

  过了十几分钟,秦一恒看了下手表,跟我说了句时间差不多了,让我留点儿意,我这才反应过来他可能是在等天亮。

  天亮得很快。我集中注意力盯着碗半天,稍不留神看窗外,再回头的时候天已经亮开了。

  秦一恒也一直皱着眉头看碗,可是直到听见窗外麻雀叫了,碗也没有任何变化。

  他“咦”了一声,歪着头左看右看了半天。

  我想问他是怎么回事,又怕误了他的什么方术,只能一直憋着。

  他又看了一会儿,就叫我跟他从窗户跳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秦一恒一直在奇怪,说他虽然不是什么所谓的高人,但至少这些方术的使用上并没有这么失败过,本来他今晚是想看看那个保镖究竟是怎么死的。据他说,水是自然界里最有灵性的东西(科学上也认为水是生命最重要的元素,秦一恒一直认为,目前科技能解释的事情就叫作科学,不能解释的,就叫作玄学。事实上也许并不是玄学有多么高深莫测,只是现在人类的科技还不能解释而已),他盛的那晚隔夜水是有说头的,夜露和晨露是阳间最接近阴间的水了,这叫无根之水。相比较起来,比单纯的水更容易通灵。他把碗放到了那个别墅正南的位置,放了一宿。如果那个保镖真的死在了这个屋子里,除非他真的是被地府收走了,否则无论如何都能从水上面发现他存在的痕迹。即便人感觉不到、看不出来,但比人敏感的水是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而那根筷子,是用来在天马上亮的那一段时间内蘸水举高,等着水珠自然落下,水珠飘向的地方,就是那个魂魄所在的位置。只是连那碗水都没有任何反应,这一部分就没必要再做了。